統帥授旗兩年多,這些水兵在做什麼?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熊永新 李樹林責任編輯︰呂欣彤
2016-01-11 02:18

2013年4月9日,習主席視察了南海艦隊某潛艇基地,勉勵官兵在大風大浪、遠海大洋中磨練意志、茁壯成長。基地官兵牢記習主席囑托奮勇前行,用忠誠鍛造敢打必勝的“深海鐵拳”——

“永遠不辱旗幟的美名”

■本報記者 熊永新 通訊員 李樹林

執行重大任務前,面對軍旗莊嚴敬禮。魏 穎攝

冬日,南國軍港海浪輕吟,暖如陽春。記者來到南海艦隊某潛艇基地時,清晨第一縷陽光正打在辦公樓前的國旗上,宛如一團跳動的火焰。

基地官兵告訴記者,2013年4月9日,習主席在視察海軍駐三亞部隊後,就是在這個依山枕海的廣場和大家一起合影留念。

領袖親臨,重托殷殷。兩年多來,基地官兵將崇高的政治榮譽,化作忠誠履行使命不竭的強大動力。

旗幟所指,航向所在——

在某艇員隊,一面軍旗格外鮮艷,這是由習主席授予該艇員隊的。“領袖囑托催人奮進!”基地領導告訴記者,近年來,部隊練兵備戰的激情持續高漲,敢打必勝的精氣神越來越充盈。

弄潮兒向濤頭立,手把紅旗旗不濕。前年那次深海潛行,險情不期而至。急促的警報聲驟然響起,一條管路突然爆裂。巨大的壓力下,水霧一下子彌漫整個艙室,照明燈也瞬間熄滅。第一時間趕到的副導彈長龔明和操縱長張倩沖了上去,不約而同地用身體去抵擋高壓水柱護住設備。戰士蔣偉強、楊陽對爆裂管線實施緊急隔離。這是一個不常用的閥門,隱藏在錯綜復雜的管線、數十上百的閥門中。伸手不見五指的水霧中,兩名戰士憑借平時練就的扎實本領展開盲摸,準確定位閥門,不到2分鐘就控制了險情。

于默默無聞處,干驚天動地事。首次與高風險裝備貼身“過招”,某大隊干部徐慶波身先士卒,打破畏難情緒,被贊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某大隊干部鄧志淵埋頭裝備測試工作,3個月沒出陣地;陣勤大隊官兵長年在狹窄地域彎腰工作,不少人患有腰肌勞損、腰椎間盤突出,無人抱怨。官兵水下自辦的“藍光快報”,字里行間洋溢的,是牢記習主席囑托、堅決不辱使命的高度自覺與自信。

旗幟之下,誓言如山——

水兵餐廳,寬敞明亮,飯菜可口。“習主席就是在這里和我們共進午餐的。”某艇員隊下士班長劉勇自豪地告訴記者,當時還是一名上等兵的他,就坐在習主席的左手邊。

習主席問大家有什麼心願,劉勇說︰“我的心願就是趕上我的老班長,在技能上過硬。”僅僅半年後,劉勇在同年兵中第一個崗位合格,第一個加入中國共產黨。去年7月基地基本技能大比武中,他所在的艇員隊勇奪28個項目中的13個第一以及團體總分第一。

當習主席問及大家是否到過遠海,坐在右手邊的導彈長李宏飛回答,自己現在還沒有,但時刻準備遠航,只等一聲令下。

壯士一諾,萬難不辭。沒多久,李宏飛就接到命令,和戰友一起遠赴深海大洋執行重大任務。他們駕馭的,正是習主席曾經登臨的那艘新型潛艇。

這是一次挑戰極限、戰勝自我的攻堅之戰,這是一次深海練兵、大洋礪劍的淬火之旅。鮮紅的軍旗下,李宏飛和戰友舉起拳頭,誓言如山!

大洋之下,血性奔騰。出航不久,魚雷兵王益輝左眼患慢性結膜炎,眼楮紅腫、刺痛難忍。艇上醫療條件有限,治療後癥狀沒有好轉。為了不影響值更,他索性讓軍醫做了個眼罩把左眼罩住,一罩就是數十天。

在潛艇上戰斗了30多年的工程師尹連順,值守的是艇上最冷的地方。為確保裝備萬無一失,他在變壓器旁搭了個地鋪,24小時守著,白天穿棉襖、晚上裹棉被。

這一次遠海之行,開創先河。他們成功突破裝備極限、生理極限和心理極限,探索實踐了克敵制勝的新戰法新樣式,在驚濤乍起的大洋積聚起雷霆萬鈞的力量。去年,習主席簽署通令,第二次為這個艇員隊記一等功。

旗幟壯美,以命鑄之——

基地軍史館陳列著一面面簽滿名字的軍旗。這是在執行重大任務的特殊時刻,官兵在大洋深處寫下的忠誠之書。

在一面軍旗金燦燦的“八一”下方,記者看到基地原司令員閻保健的名字。2013年4月9日,被任命為南海艦隊副司令員不久的閻保健,在防波堤上向習主席匯報了軍港建設情況。

軍港,他最熟悉的一山一石,最不舍的一草一木。遇有基地重大演習,他總要找機會回來參演。某重大專項試驗任務,他從頭參與。2013年12月,他以指揮員身份參與該試驗的第9次任務。歸航時,他在軍旗上鄭重簽下自己的名字。

正當閻保健躊躇滿志,為最後一次任務作準備時,他被查出罹患肺癌。海軍首長調整了計劃,讓他盡快到北京的醫院接受治療。

可閻保健心里只有任務。他多次向上級請命,懇求允許他出航參試。考慮到閻保健病情惡化,海軍首長指示︰立即治療,刻不容緩!

離自己為之嘔心瀝血數十年的目標僅有數日之遙,卻無法和戰友一道出征。沒人能體會閻保健的內心感受。

2015年上半年,閻保健病情再次惡化。自知生命將走到盡頭,閻保健在家人的陪伴下回到基地,最後看一眼軍港。

踏上潛艇碼頭,這位歷經生死考驗從未低頭的硬漢,此時再也忍不住了。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痛哭失聲︰“老天,為什麼不多給我幾天時間?”未參加最後一次任務,成了英雄遺恨!

閻保健去世後,家人按照他的遺願,將他的骨灰撒在了他戰斗過的那片蔚藍海域。他永遠留在了那里,守望自己鐘愛的事業。

那一刻,汽笛嗚咽,雲水黯然。所有官兵的眼楮都濕潤了。

離開基地的時候,回望軍港,海天之間高高飄揚的那面紅旗,顯得越發鮮艷。軍營廣播正在播放一首艇歌︰“人人牢記領袖的囑托,永遠不辱旗幟的美名……”

(《解放軍報》2016年01月11日 01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