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偉明團隊︰主戰艦艇電力系統被他們“承包”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熊峰 王凌碩責任編輯︰呂欣彤
2016-01-15 02:13
激揚血性的跨越之路
——海軍工程大學馬偉明團隊科研創新紀實
■本報特約記者 熊 峰 記者 王凌碩
馬偉明(右三)與創新團隊成員一起攻關。劉迎軍 攝

2016年1月8日,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國家科技進步獎創新團隊獎獲得者、海軍工程大學馬偉明科研創新團隊格外引人注目。

這是一個對我軍戰斗力建設有著卓越貢獻的團隊——

他們研制出三代集成度不斷提高的新型發供電系統,奠定了我國在艦船發供電領域國際領先的地位;研發的艦船綜合電力系統技術,解決了我國艦船動力“心髒病”難題,被稱為21世紀艦船動力推進方式的革命。

這是一個讓世界矚目的創新團隊——

他們研發的100多項重大技術成果,展示著領跑世界的“中國首創”實力,研發的風力發電和太陽能發電變流技術、新能源儲能技術等,解決了制約我國新能源並網接入技術瓶頸難題,打破了西方國家對我國新能源領域電力電子設備的壟斷。

時至今日,他們先後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一、二等獎各2項,軍隊科技進步獎一等獎15項、二等獎9項。2015年9月,他們被海軍授予“創新強軍馬偉明模範團隊”榮譽稱號。

榮譽背後,是這個團隊充滿血性的超越之路。

緊盯世界前沿,向國防科技制高點發起沖鋒

這是一次開弓沒有回頭箭的沖鋒,更是一場寂寞的“馬拉松長跑”。

上世紀90年代,一位痴迷于電機前沿研究的年輕軍校教員,在心中默默埋下了一個“為國征戰”的夢想。

這位年輕人名叫馬偉明。1993年的一個深夜,正在清華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他與來京出差的同事劉德志徹夜長談︰“做科研一定要靜心研究,緊盯前沿,做出領先世界的成果來。如果一直跟著別人後面跑,以我國的基礎條件,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那時候,西方國家在電力技術領域一直領跑世界,其重大關鍵技術比我國至少領先幾十年。學成回到海軍工程大學後,馬偉明果斷決定拓展研究領域,瞄準電力電子技術、電磁兼容領域研究,推進電氣工程領域發展。

在攻關研制多相電機這一課題的時候,他們發現,我國第一代核潛艇由于沒有電推技術,噪音高,不利于隱蔽。

如果能研制一個同時發出交流電和直流電的發電機,直接帶動螺旋槳,噪聲不就減小了嗎?當馬偉明帶領研究小組打破思維定勢提出這一設想時,得到的幾乎是一片否定聲︰“全世界都沒有做出來”“西方發達國家都認為這條路是走不通的”……

面對質疑,馬偉明說︰“落後不是中國人的專利,外國能做到中國也能做到,甚至做得更好!” 經過10年艱苦攻關,他和團隊終于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交直流發電機系統,中國潛艇真正擁有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中國心”!

接力攻關,步步跨越。他們馬不停蹄,集中力量,向第三代集成化發電系統發起全面沖擊。歷經6年成功研制的高速感應發電機系統,突破多項重大關鍵技術。

20多年過去了,這個團隊三代科研人員接力攻關,積累了一系列原創成果,從量的積累逐步實現質的突破。他們在研發世界首台交直流發電機、艦船綜合電力系統等核心技術時,始終橫下一條心緊盯世界上的“唯一性”,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他們連續用多個首創的雄厚實力,牢牢確立了我國在艦船發供電領域的國際領先地位。

著眼部隊急需,提高創新對戰斗力增長貢獻率

走進海軍工程大學電力電子技術研究所一樓,仿佛進入了艦艇電機的展覽大廳。近千平方米的實驗室里,密布著十二相整流發電機系統、交直流集成式雙繞組發電機系統、高速感應發電機系統……

它們中的任何一台,都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放眼萬里海疆,海軍主戰艦艇的發供電系統,基本上由這個團隊研制!

“固有振蕩”是電力系統的殺手,振蕩指標超過臨界點,會造成整個動力系統的癱瘓。對于艦船尤其是潛艇來說,動力系統一旦癱瘓,後果不堪設想。

這是一個困擾世界艦艇動力發展的“心髒病”問題,更是一個制約中國艦艇制造的難題。壯志在胸的馬偉明帶領著一個僅有5人的研究小組踏上了攻關征途。

測量,記錄,分析,幾十萬組的數據,難以計數的示波器圖形,試驗記錄和報告堆滿了一間由洗臉間改造的簡陋實驗室。他們綜合運用電機、電力電子、自動控制等多學科的最新理論和數據分析方法,建立起十二相發電機及其整流系統的穩定判據,最終找到有效消除這種振蕩的方法,從根本上解決了固有振蕩這個世界性難題。

馬偉明經常告誡團隊成員,只要是部隊急需的項目,再大的風險也要去闖,再硬的骨頭也要去啃,再重的擔子也要去挑!

那年,一艘剛服役不久的某型潛艇動力系統出現故障,嚴重影響了部隊的正常訓練。設計方進行調查後,斷定是制造方的工藝問題,而制造方則認為根子出在設計本身。

此時,正是裝備形成戰斗力的關鍵時期,部隊官兵心急如焚。

正在做學術訪問的馬偉明聞訊後連夜飛到北京,徑直找到海軍首長說︰“請首長把任務交給我!”

有人說,馬偉明就是一個傻子,搶這個吃力不討好的“燙手山芋”。可是馬偉明的心里卻跟明鏡似的,他明白︰軍人不能心里只想著利益,想著逃避責任,而忘了打贏!

調查,研究,試驗。經過上百次的模擬海上試驗後,最關鍵的故障再現試驗開始了。“ ”的一聲爆炸,試驗結果完全符合分析,故障機理終于查清楚了。很快,一套詳細的修復方案以及事故分析報告,火速呈現在海軍首長面前。

時隔不久,已經趴窩3個多月的潛艇終于重新啟航。對此,馬偉明深有感觸地說︰“我們是軍隊的科研機構,我們的使命就是要圍繞部隊急需搞科研,提高創新對戰斗力增長貢獻率。”

聚力強軍事業,吸引一流創新人才

馬偉明院士常說︰年輕人脫穎而出,是團隊最大的成就!

團隊成員有多年輕?

2002年,團隊承擔新型高速異步電機研制任務,只有24歲的研究生王東被委以重任,執掌主設計師一職。那天,軍內外100多位一流專家匯聚一堂,進行可行性論證。專家們誤認為報告台上的王東只是一名普通的操作員。

經過10年奮斗,這項重大研究取得圓滿成功。如今,王東已成為研究所集成化發電方向的首席專家,博士論文被評為全國優秀博士學位論文,他本人還被遴選為全軍高層次科技創新人才工程學科領軍人才培養對象。

王東的故事並非個別。28歲的某儲能裝備課題負責人歐陽斌博士、37歲的電力電子方向首席教授肖飛……在馬偉明創新團隊,這樣的名單可以列出長長一串。

他們的成長經歷,折射著這個團隊的生機勃勃——現有在職干部過半擁有高級技術職稱,近90%干部擁有博士學位,團隊成員平均年齡僅35歲,形成梯次配備、接力創新的人才方陣。

讓人們驚奇的是,這個團隊不少骨干都是慕名而來。

“85後”博士程思為在國外有著高薪工作,但他最終決定加入這個團隊。與他相似,“海歸”精英羅毅飛、沈洋相繼投奔而來。目前,團隊骨干研究人員中,有超過一半的人員畢業于清華、北大等國內一流高校,專業結構涵蓋10多個一級學科。

是什麼吸引著國內外各個領域的頂尖人才源源不斷地加入進來?

這里有讓年輕人快速成長的舞台。年輕人來了,馬偉明院士讓他們在重大課題攻關中施展才華。近10年來,該團隊先後培養了7名博士後、70名博士和116名碩士,連續兩年獲評全國百篇優秀博士論文。

這里有公開公正公平的激勵機制。該團隊用系統規範的制度機制盤活不同風格和不同學科的人才,每個人的崗位職責明明白白,有為就有位,能唱就有台。上至院士、首席專家,下至剛加入的博士、碩士,沒有親疏之分,沒有新老之別,干得好得到重用,干不好必遭淘汰。馬偉明的一個學生,基礎很好就是不安心,難以適應緊張快速的工作節奏。馬偉明忍痛拍板予以淘汰︰“任何人都不享受保護,我的學生也不例外。”

這里有強國強軍的大事業大夢想。電力系統方向學術帶頭人付立軍,加入團隊之前已經是武漢大學副教授、學科帶頭人培養對象。他感到在這里能為國防貢獻一份力量,毅然攜筆從戎。“如果說這個團隊有磁場的話,強軍事業就是吸引我們的最大磁場。”付立軍說。

(《解放軍報》2016年01月15日 01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