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空雄鷹團”︰毛主席三次點將的“王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江永紅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6-01-18 03:05

王牌

——“海空雄鷹團”記事

■江永紅


王牌,就是在關鍵時刻起決定作用的那張牌。

在毛澤東主席眼里,海軍航空兵S團就是一張王牌。他先後三次點將,在關鍵時刻打出這張牌。

第一次︰1958年8月,美蔣飛機屢犯福州,毛主席點將“派S團去”。部隊時駐青島。12日下午師長李文模駕機飛北京受領任務,13日上午,S團秘密進駐福州機場,副團長王昆降落才40分鐘,蔣軍兩架RF-84偵察機來犯,即令馬銘賢中隊起飛迎敵,當即擊傷敵機兩架。從此,福州的天空得到解放。

第二次︰上世紀60年代初,美制RF-101高空高速偵察機有恃無恐地犯我領空。1964年11月,毛主席在看了總參的相關情報後說︰“海軍航空兵不是有個第X師,X師有個S團嗎?請他們去一趟……”S團秘密轉場到浙東,12月18日下午,在RF-101偵察機再次來犯時,副團長王鴻喜駕殲6一舉將其擊落,首創我軍國產高速殲擊機擊落美制蔣機RF-101的紀錄。被擊落者是蔣軍王牌飛行員謝翔鶴。

第三次︰1965年1月,侵越美軍頻繁派遣AQM-34“火蜂”式無人偵察機對我國南中國海進行偵察襲擾,毛主席問︰“S團在哪里?”于是S團組成小分隊,進駐海口機場。3月24日,中隊長王相一在1.6萬米高度擊落“火蜂”式1架,創造了殲6飛機在高空臨界點擊落敵機的紀錄。接著,副大隊長舒積成又擊落2架。9月20日上午,美軍號稱世界最先進的F-104C高空高速戰斗轟炸機侵犯海南島上空,飛行員高翔將其打得凌空爆炸……

這就是王牌!S團在抗美援朝和國土防空作戰中擊落擊傷敵機31架,創造了零高度殲敵、同溫層開炮等“八個首創”,涌現了王昆、舒積成、王鴻喜、高翔等十多位戰斗英雄或一等功臣。1965年被國防部授予“海空雄鷹團”榮譽稱號。

如今半個多世紀過去了,王牌雄風依舊否?

在S團的榮譽室、營區主干道旁和機場作戰值班室外,都有4塊圖板,頭三塊上分別寫著毛主席三次點將的原話,而第四塊空白……

除了當王牌,別無選擇

有這樣一群飛行員,他們70%的時間在戰斗值班室里度過,24小時必須穿著抗荷服和救生背心,腰掛傘刀和手槍,甚至上廁所也得全副武裝,把飛行頭盔提在手里。睡覺則頭盔為枕,和衣而臥。一有情況,就能保證第一時間起飛執行任務。

“人們總覺得戰爭很遙遠,而對我們而言,每一次戰斗起飛都是一場真正的戰斗。”他們是“海空雄鷹團”的飛行員,說這話的是參謀長羅長明。

這是一個距雄鷹團駐地數百公里的機場。12月13日,下著小雨,有些清冷,只見值班飛機都掛上了彈,加滿了油。在戰斗值班室,值班的副團長吳安濤告訴我,飛行員戰斗值班分三等︰“一等”要坐到飛機上,發動機開著,隨時起飛;今天是“二等”,飛行員必須全身披掛……

今天當班的飛行員都很年輕,最大的耿艷飛不過32歲,最小的黃亞還不滿25歲。機場非常嘈雜,有發動機試車的轟鳴聲,有驅鳥的模擬槍炮聲,但他們對這些早已習慣,可以在高分貝的噪聲中入睡。對飛行員最敏感的是電鈴聲,即使睡得再死,鈴聲一響,就會下意識地跳起來,抓起衣服就往外跑。許多飛行員因此鬧過笑話,包括今天值班的吳副團長。他愛人在醫院工作,有次去接家屬下班,在醫院的躺椅上睡得正香,突然听到鈴聲,一下跳起來沖出門去,跑到外頭才從“夢幻”中醒過來,方知是自己錯把醫院的下班鈴聲當成戰備鈴聲了。

問他們來這里值班多長時間了,耿艷飛輕描淡寫地說︰“7個月了。”一般是9個月輪一次,但也有連續兩三年在這里值班的。差不多天天都要戰斗起飛,近三年起飛1千余架次,最多的一天是5批9架次。

“苦嗎?”“有點,但叫苦就不是當兵的人。”

“戰斗起飛與訓練飛行最大的區別在哪兒?”“你面對的不是假情況,而是真實的對手。”

“打仗就沒有按部就班之說,能應對突發情況,才敢說能打仗。”發言者是應邀回團隊講傳統的老英雄高翔。他80多歲了,愛穿大紅衣服上台,開講第一句話就是︰“戰友們!我愛你們。”高翔成名較晚,34歲時還沒有戰績。當時他發誓︰“飛不上噴氣式,打不下美蔣機,我誓不姓高改姓低!”這話一代一代傳到今天。1965年9月20日,他終于等來了機會,在海南島上空死死咬住美軍一架F-104C,從291米一直打到39米,敵機被打得凌空爆炸,自己的飛機也被爆炸碎片打傷13處,一台發動機熄火……美軍飛行員菲利普•史密斯跳傘後被俘,中美建交後回國。上世紀80年代末,他退休後專程來中國,要見擊落他的高翔。兩人在上海見面,史密斯一直不理解,高翔怎麼敢一直打到距他39米,瞬間就要撞機呀!高翔笑著說︰“我當時想的就是撞也要把你撞下來。”

笑過了,高翔嚴肅地問︰“如果當年不是我擊落他,而是他擊落我,他會專程來中國見我嗎?”答案不言自明,全場寂靜無聲。真正的軍人,從來只尊重精神上的強者。高翔接著說︰“被咱們團擊落的敵機飛行員,不少是對方的‘王牌’,而當時我們還是無名小卒,但打敗了你,老子就是王牌!敗了你就是雜牌。”掌聲雷動。老英雄用親身經歷告訴後來人︰戰場上你別無選擇,只能當王牌,雜牌就是別人的菜。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空戰史表明,60%的飛機是由只佔4%的王牌飛行員打下來的。我軍在抗美援朝和國土防空的空戰中取得的戰果,大多集中在屈指可數的幾個英雄團隊、英雄大隊。

“進S團就要當雄鷹,處前沿就要打頭陣,是王牌就要當標桿。”對這條標語,老英雄們贊賞有加。有次某國提出抗議,說中國飛行員的動作太粗魯。咋回事呢?該國一架偵察機靠近我領空偵察,雄鷹團兩架戰機起飛,用戰斗隊形逼其離開。“笑話!你來偵察我,我不用槍對著你,難道還要我歡迎你嗎?”年輕飛行員對老英雄說︰“我們不主動惹事,但絕不怕事,你要敢動手,我不能吃虧!”老英雄們連聲叫“好”。

在一間小會議室里,牆上掛著外國飛機的圖片,都是雄鷹團的飛行員拍下來的。“這叫取證,拍下證據,防止對手抵賴和反咬一口。”每幅照片的下方,都有發現和拍攝者的姓名,一共發現多少次,時間、方位都有記錄,其中有4種機型是他們全軍首次成功取證。多次成功取證的飛行員耿艷飛和楊楠告訴老前輩︰“現在他們不敢進入我領空,主要是強闖我防空識別區和靠近我領海領空偵察。我們要對他喊話,警告他離開。如對我構成威脅,就要準備還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