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集團軍作戰文書“變臉”1分鐘傳至作戰單元末端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武元晉 趙國濤 李志濤責任編輯︰呂欣彤
2016-01-22 10:01

精確指揮,作戰文書大“變臉”

—— 第三十八集團軍四級指揮所演練見聞

■ 本報記者 武元晉 特約記者 趙國濤 李志濤

1月中旬,第38集團軍在燕山、太行山和華北平原3000多平方公里地域內,展開軍、師、旅、團4級指揮所演練,錘煉指揮機構的作戰能力。近觀此次演練,令記者眼前一亮的是,演練全程的作戰文書已不是舊時模樣。

走進隱蔽開設的集團軍“中軍帳”,正趕上集團軍作訓處擬制完成一份《遠程機動命令》。這份作戰文書僅有1頁半紙,卻涉及集團軍部隊機動編組、組織指揮、綜合保障等8項內容,相關行動和保障內容言簡意賅、準確明了。

有著13年參謀工作經歷的作訓處副處長齊小毛,對作戰文書由繁到簡感受頗深︰作戰文書數量繁多、內容冗長,不僅牽扯參謀人員大量精力,而且冗余表達影響了可操作性。此次演練集團軍要求作戰文書精準、精簡,能合並發文一律合並,能不發文一律不發,指揮效率卻沒打折扣。

某機步師師長譚斯龍說,此次四級指揮機構演練,背景由過去的單方向單模式作戰,變為多方向多模式作戰,要求各級指揮員由粗放式指揮轉變為精確指揮,帶動了作戰文書大“變臉”。

據介紹,為實現作戰文書下達由慢變快,在作戰籌劃階段,該師已經進行精確謀劃。到了作戰實施階段,各級通信聯絡傳遞的作戰文書都是約定的信號和字符,避免大量傳輸造成的信息堵塞,還增強了信息傳輸的保密性。以該師某機步團為例,擬定的4類21種文書,現在的傳輸時間還不到原來的三分之一。

熒屏閃爍,信息飛傳。在某團指揮方艙內,一份份作戰文書正從這里傳達到作戰單元最末端的單車、單兵。記者發現,不到1分鐘,作戰文書已傳達至一營警戒分隊。近前一看,原來團指揮所擬定的作戰文書都是表格式、地圖注記式和網絡圖式等形式。

該團團長劉軍介紹,作戰文書正實現靜態到動態的轉變。以往文字式的作戰文書擬制需要參謀人員幾小時乃至幾十小時才能完成,十分繁瑣。這次演練,團里建立的數據庫派上了大用場,電子圖式的作戰文書實現系統生成、網絡傳輸,使大量工作壓縮到幾分鐘完成,而且實時直觀、信息量大,大大縮短了作戰決策周期、增強了指揮實效。

入夜,氣溫驟降至零下15攝氏度。透過集團軍各級指揮所作戰文書的大“變臉”,記者感受到一股改革強軍的熱潮正撲面涌來。

(《解放軍報》2016年01月22日 04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