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個士兵與改革︰心中有戰場,哪里都建功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田鴻儒責任編輯︰呂欣彤
2016-01-28 02:22

走或者留,我听組織的

    

主人公心語︰如果組織要我分流,我服從安排,絕無二話。

——航空兵某團中士孟世寧

平日里,我是一個很果斷的人,但那天晚上,卻遲遲做不了決定。

那夜,指導員劉峻辰把我叫到宿舍︰“世寧,你願意分流到其他單位嗎?”

“分流?”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入伍7年來,我幾次發現並解決飛機存在的重大故障,有效避免了可能出現的嚴重飛行問題,自問表現不差。

指導員解釋道,團里即將列裝最新戰機,因戰斗力需要準備將一部分官兵分流到其他兄弟單位。于我而言,如果選擇分流,就憑我現在的技術本領,到達新單位後定會很快打開局面;如果選擇留隊,面對信息化含量極高的新戰機,我很可能又要從頭學起、從零開始。

那一刻,只覺得改革近在咫尺。

還是走吧!不是有句話叫“人向寬處行”麼?去了新部隊我依然是“香餑餑”,干起來肯定順風順水、游刃有余。可轉念一想,我不是早就盼望新戰機列裝麼?我不是承諾過要親手放飛它們,與它們一起成長、並肩戰斗麼……分流的申請書寫了又撕,撕了又寫。我實在覺得心里堵得慌,便決定去機務工作廠房里透透氣。然而,當看到心愛的戰機,回憶的一幕幕突然涌上心頭——

那天凌晨,我拎起設備檢查一台新發動機。大伙兒都知道,發動機是戰鷹的“心髒”,九級篦齒盤又是發動機的核心部件。我的任務就是對九級篦齒盤進行“體檢”。 

說實話,這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兒。九級篦齒盤上分布著36個均壓孔,每個孔直徑僅5毫米,必須在密閉無光的發動機內,通過直徑不足2厘米的觀察窗,將檢測設備的探桿與36個均壓孔無縫對接,其困難程度猶如盲人穿針。

一個上午過去了,我早已滿頭大汗,手臂止不住地顫抖。“滴滴滴……”突然,檢測設備告警。我更換儀器反復檢測了5次,告警聲依舊存在。根據經驗,我斷定九級篦齒盤上存在裂紋,必須馬上上報。後經專家逐一檢測,證實了我的判斷。經此一戰,我收獲了一枚沉甸甸的二等功獎章……

捫心自問,當初面對困難挑戰的勇氣何在?當初一往無前的拼勁何在……我心頭一顫,朝連隊飛奔,迫不及待地想要告訴指導員我的選擇——如果留下,我定要奮力托舉新的戰鷹飛向藍天。如果組織要我分流,我服從安排,絕無二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