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說再見,轉身之際就是出發之時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趙風雲責任編輯︰張碩
2016-02-01 04:01

不說再見,因為我們的精神永續

■寫在前面

前幾天,有一則名為《再見了,打仗的時候再叫我》的微信在朋友圈熱傳。其中一段話戳中了很多人的淚點︰“軍裝是軍人的皮膚,脫下軍裝就好比脫層皮,這種刻骨銘心的痛,只有當過兵的人才懂。” 

是啊,沒有穿過這身軍裝的人,很難懂得軍人對這身軍裝的愛與戀!沒有經歷過軍旅的人,很難懂得軍人在這場改革中的陣痛與堅強!

“唯願我們的轉身,成就軍隊的轉型。”多少的難舍,多少的惆悵,多少的眷戀,多少的艱難,都凝結在“敬禮——轉身”這一剎那! 

但,我們今天依然不想說再見。

不說再見,因為轉身之際,就是出發之時。“風塵三尺劍,社稷一戎衣。”穿上了這身軍裝,血管里就奔涌著激情和豪邁,胸膛里就裝進了社稷和擔當。任它雄關漫道再迢迢,只不過是從頭越、又踏新征程!

不說再見,因為我們的情感永在,精神永續。幾回回夢里回連隊,雙手捧起那獎牌,千聲萬聲呼喚你,軍旗飄揚在心頭。曾經的輝煌,成為精彩的回響;明天的征程,接續昨日的榮光。哪怕從此天南海北,心里都永遠存著那個軍禮那聲“戰友”。

所有的陣痛,都將化成壯烈的情懷,融入我們這支軍隊的精神血脈,澎湃、澎湃,鑄就新的豐碑。

所有的不舍,都將化成決然的勇氣,融入我們這支軍隊的強軍新征程,疾行、疾行,鑄就新的輝煌。

人生但有軍歌唱,從此山高水又長。軍人的告別,理當壯懷激烈。而那些永不磨滅的精神,將飽蘸信念的力量,激勵我們前行。

“物質不滅,宇宙不滅,唯一能與蒼穹比闊的是精神。”今天,我們銘記那些應當銘記的,為了更好的起程;今天,我們不說再見,因為精神永存、精神永續。

2003年11月20日

那一年,我們告別熟悉的番號

只有在精神上足夠強大、撐得起這身軍裝的人,才能在軍隊改革前進的大潮中,無論進退都不會被淹沒和淘汰。

——某警衛師參謀長 周保家

夜已深,家里的那盞老台燈,依然亮著,妻先睡了。我輕輕掛放好軍裝,想起白天老排長打來的電話,不由思緒翻涌。雖然分別多年、音信稀疏,老排長的聲音還是那樣熟悉︰“保家,你的成長進步,戰友們很羨慕,可我清楚,只有在精神上足夠強大、撐得起這身軍裝的人,才能在軍隊改革前進的大潮中,無論進退都不會被淹沒和淘汰……”

回味老排長的話,感慨良多。當兵25年,因軍隊改革調整、單位轉隸等種種情由,自己先後16次調整工作崗位,每一次都是重新開始。

軍校畢業時,我被分配到原陸軍第63集團軍某步兵團。至今記得,時任政委給我們講團史時說,團隊的前身是晉察冀軍區警衛部隊,先後經歷7次改編,拖不垮、打不爛,在戰火洗禮中成長為軍、師的主力團……那一刻,團隊的精神血脈如小溪般汩汩流進了一個年輕干部的心田。

2003年初,剛30歲的我,被任命為集團軍某標桿營營長。正當我想甩開膀子大干一場的時候,卻得知了“集團軍撤編、我們師改成旅轉隸其他部隊”的消息。當時,全團只有一個營長留隊指標,加上孩子幼小,改革期間在安置方面又有政策傾斜,愛人就多次勸我轉業……實事求是地說,當時我也曾猶豫過,動搖過,但終究是不舍得這身軍裝!

撤編準備期間,工作頭緒很多,既要抓好部隊管理,組織各項交接,還要做好官兵教育引導工作。記得我當時找一名任職4年多本來準備提拔的連長談心時,他說︰“營長,您不用勸我,您自己的去向都不清楚還這樣沒日沒夜地干,我知道該怎麼做!”2003年11月20日,撤編命令宣布後,那名即將脫下軍裝的連長昂首出列,指揮官兵唱響《听黨指揮歌》,所有人都熱淚盈眶……

此後,在我的軍旅道路上,又多次經歷了撤編分流的考驗,即使從原單位最年輕的團職干部到後來優勢漸無,我也從未有絲毫的松懈和彷徨。因為作為一名共和國軍人,我只認一個理︰越是在改革大考和利益調整關口,帶兵人越是要帶頭履職盡責、帶頭穩心盡責,堅決听從黨的召喚,服從組織安排。

(本報特約記者 趙 品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