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區熄燈,戰區吹響起床號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雲靈責任編輯︰康哲
2016-02-01 11:35

浪奔,浪涌。軍改如潮,涌到軍區大門口。

這一輪潮汐,是軍改的高潮。往日夜晚燈火通明的軍區大樓,如今黯淡了。還剩幾盞燈光,從善後辦的窗口透出,映照著走出大樓、頻頻回首的軍人的眸子。

軍區辦公樓,最後一次吹響熄燈號。至此,具有輝煌歷史的陸軍七大軍區謝幕。當明天的起床號吹響,戰區的軍旗與太陽一起升起。

熄燈號和起床號。兩個軍人最熟悉的號音,以往用來分隔日夜,如今用來劃分時代。

軍區隱退,戰區崛起。這些天,這些夜,軍區大院里熄燈號悠長的顫音揉搓著很多軍人的心。很多原陸軍軍區指揮機構的軍官們告別熟悉的辦公樓,打起行囊,拿起機票船票火車票,奔赴另一個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院落。

那里,是戰區機關的營盤。

軍人轉戰,雷厲風行。這些天, 嗒 嗒的關燈聲,在7個軍區機關的辦公樓雨點般響起。往日軍人們川流不息行色匆匆的樓道,如今寂寥空曠;往日上上下下繁忙運行的電梯,也滯留在了地平線。

這些天,軍區機關里無數的鐵皮櫃貼上了封條,無數的公章封存、上交;

這些天,往日人頭攢動的機關食堂人去屋空,驀然斷了炊煙……

“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軍人離別,似乎不能沒有酒。

然而,這次離別沒有送別酒,廉政的風暴吹散了聚餐的宴席。

酒不催淚淚長流,那就以淚代酒吧!對于很多告別軍區的軍官,當年參軍入伍的一幕仿佛重演,他們再次以“新兵”的身份開始另一段征程,再次面對單身宿舍的冷衿孤燈。所不同的是,當年入伍,背後是父母凝望的眼神。如今,是愛人和孩子守望的身影。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關那畔行,夜深千帳燈。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與此同時,戰區的營盤正在變得喧鬧,這里的辦公樓徹夜燈火通明。從天南地北趕來的軍人戴上新臂章,啟用新公章。戰區,一台台龐大的軍事機器,在熱血的驅動下運轉起來。

從軍區到戰區,一字之差是新生。戰區的辦公樓里,軍服的色彩從單調變得多彩。陸軍的松枝綠、海軍的浪花白、空軍的天空藍……

今天是混合,未來是融合。戰區的魂,在于一個“戰”字。戰區主戰,它是強軍目標召喚下誕生的軍種部隊聯合體。

如果有一雙天眼俯瞰神州,看營盤,看機場,看軍港,這次指揮機關的變化或許波瀾不驚。戰車還在那兒,戰機還在那兒,戰艦還在那兒。部隊還是那些部隊,兵也還是那些兵。

動棋盤,不動棋子。雖說如此,但常識告訴我們,棋盤變了,規則一定會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