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時應讓軍人軍屬多些自豪感光榮感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董強責任編輯︰劉航
2016-02-04 21:15

品味年味里的“光榮味”

■董強

春節將至,年味漸濃。可在一些地方,總讓人覺得少了點什麼。兩件舊事縈繞于懷,終于明白少了的是什麼。

1943年2月27日,陝甘寧邊區政府主席林伯渠率解放區群眾代表團趕到359旅駐地南泥灣,為全旅“賀龍投彈手”頒發由他親筆題字的毛巾。幾十年後,一些健在的投彈手已屆耄耋之年,仍念念不忘南泥灣和那塊毛巾。

2005年6月,黑龍江寧安地區發生泥石流災害,數萬群眾被困。某團奉命搶險救災。在沙蘭鎮,一位轉移到安全地帶的老人突然折身而返,從被泥石流沖壓變形的門框上摘下那塊“軍屬光榮”門牌,緊緊抱在懷中。

兩件舊事盡管與過年沒有直接關系,卻讓人看到了榮譽在軍人軍屬心目中的分量。一塊毛巾終歸要用舊用壞,幾十年過去了,當事人為什麼仍然念念不忘?就因為“當年我是好樣的”,軍隊肯定過,人民褒獎過。一塊小小的牌匾,為什麼竟然看得那麼重?就因為“我是軍屬我光榮”,群眾羨慕,政府厚待。

前不久,與一位省軍區的朋友聊天談到,過年的時候,能不能讓軍人多一些這樣的自豪感,讓軍屬多一些這樣的光榮感呢?

年味中理應多一些“光榮味”!

什麼是年味?作家馮驥才曾經用動情的筆調,作過一番生動描述︰“年味就是全家團圓的喜樂氣氛;就是晚輩孝敬長輩圍坐在桌前敬的那一杯酒;就是屋外煙花閃耀飄進鼻內的一股幽香;就是媽媽忙前忙後做的一頓年夜飯中的餃子……”遺憾的是,軍人軍屬很多時候不能享受這種再平常不過的年味︰萬家團圓時,許多軍人仍在哨位,默默地守衛祖國平安;晚輩向長輩敬酒,許多軍屬無緣享受這天倫之樂。更不用說,那撲鼻的幽香無法與親人共嗅,那可口的餃子無法與親人同嘗。

經濟社會發展,物資更加充裕豐盈。很多時候,軍人軍屬“啥都不缺”,就是感覺“缺了些光榮味”。軍地雙方有責任有義務嚴格落實《國防法》《兵役法》有關規定,營造濃厚的擁軍優屬氛圍,讓更多軍人軍屬享受年味中的“光榮味”。

歲末年初,兩則消息令人倍感溫馨。一則說,新年第一天,浙江慈溪市逍林鎮武裝部以免費贈閱的形式,讓全鎮軍屬家家戶戶看上了《慈溪日報》。一則說,陝西寶雞軍分區明確提出“掛好‘光榮軍屬’牌、送好官兵立功喜報,事關軍人軍屬的政治榮譽,事關兵役機關的作風形象,事關擁軍優屬工作大局”,並嚴肅批評了3個工作落後的人武部。

美國歷史學家戴維•蘭德在《國家的窮與富》一書中斷言︰“如果經濟發展給了我們什麼啟示,那就是文化乃是舉足輕重的因素。”撫今追昔,不難感知,多元化的年味中應該有“光榮味”的一席之地,這是文化傳承,更是讓政治工作三大原則代代相傳的一個載體,是確保優良傳統不斷線的一種有效實踐。

一塊毛巾與一塊牌匾告訴我們︰年味里如果缺少了“光榮味”,也是一種精神上的“貧窮”。

年味里的“光榮味”是緬懷,也是告慰。緬懷,說明沒有忘記歷史,知道“從哪里來到哪里去”;告慰,說明沒有忘記先烈,懂得“怎樣做人”“做什麼樣的人”。

年味里的“光榮味”是期盼,也是誓言。期盼,說明奮斗目標清晰,懂得“為了誰”;誓言,說明信念堅定,明白“依靠誰”——奮斗的根基在人民,兵民永遠是勝利之本。

(《中國國防報》2016年02月04日01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