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隨軍報客戶端記者感受軍營獨有的“痛”

來源︰解放軍報客戶端作者︰周圓、周海濤、王嬌、李嫻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6-02-11 10:14

不到軍營你不會知道的“痛”

你看到照片中邊防軍人踏著皚皚白雪巡邏時留下的背影很美麗;你想象著水兵在大洋深處躺在甲板上仰望星空很浪漫;你听到九零後拉練途中響起的歌聲很文藝……可是,你是否想過,有那麼一種感覺,不到軍營,不上“戰場”,你永遠都不能感同身受。親愛的網友們,又到新春,端端們就帶你去感受“不到軍營,你永遠體會不到的‘痛’”!

到了高原才知道的“痛”

■ 解放軍報客戶端記者 周圓

到達崗巴邊防營塔克遜哨所的第一天,我還“仗著”年輕一直不服氣︰戰士們都能在這里搞訓練呢,我怎麼就連跑都不行?然後把軍醫“不要劇烈運動”的叮囑置若罔聞,一路小跑完成了取景、出鏡、訪談一系列工作。當時還悻悻地以為“不過如此”,只是有些頭疼罷了。

上圖︰解放軍報客戶端記者周圓在海拔4800米的塔克遜哨所采訪藏族群眾

到了晚上才知道自己真是“Too Young Too Simple”。

躺在床上,頭痛癥狀不僅沒有減輕反而愈加嚴重。白天的頭痛是在滿是蒸汽的大棚里打鼓——感覺是悶悶的,讓人不清醒。而到了晚上,則清醒得閉不上眼楮,像是有人扯著你眼皮相向用力,左右眼快要重疊在一起。出于對第二天身體狀態的隱憂,緊張情緒下,我的高反癥狀越發嚴重,胸口氣滯疼痛,像壓了一塊大石頭,讓我難以呼吸。整夜難眠,我半坐中度過了在高原上的第二個夜晚。

上圖︰在塔克遜哨所,軍醫為記者測血氧飽和度,記者此時血氧飽和度不足70%。(一般低于75%就非常危險了)

第二天的目的地是查果拉哨所。3800米,4800米,5300米,車輛從日喀則一路向南,越攀越高。沿途少有樹木,兩側的石頭山上,常有巨石作攔路之勢,仿佛隨時都會從山上滾下來。車輪碾過,黃泥飛濺,很快便在車窗上糊上一層,讓你在車內難以辨識這里究竟是青藏高原還是黃土高坡。人坐在車里,雖然少了體力上的辛苦,但是上下顛簸讓胸悶、惡心等一系列高原反應更加嚴重,好像頭部和身體只剩一根食管連接,稍有不慎就會從中折斷,把心肺脾胃腎“一股腦兒”都吐出來。

上圖︰記者在查果拉哨所前出鏡報道,大風吹得人站不住腳。

我現在感受到的,正是駐守在這里的戰士們初登高原時感受到的。

崗巴營三連一班班長邢亞西6年前初上雪域高原,對西藏的了解僅僅是畫冊中的秀美神秘。然而,現實中的西藏似乎不那麼友好。剛到拉薩,高原就給了他一個下馬威︰胸悶氣短,頭痛欲裂,這些高原反應讓邢亞西一下飛機就忍不住吐了起來。短暫的休整之後,邢亞西隨著部隊進駐日喀則,在那里他再一次向高原交了“公糧”。現在的他,駐守在海拔4800多米的崗巴營,這6年里從沒停止過和高原的較量︰從一開始的難以忍受到習慣了頭暈目眩、胸悶氣短的折磨,再到高原上巡邏、訓練沒有再吐過,他把所有的苦都咽了下去。

上圖︰記者采訪崗巴營戰士邢亞西

何止邢亞西?駐守在這里的每一個人都在和高原較量,和艱苦的環境較量。戰士們也是肉體凡胎,也會頭痛欲裂,徹夜難眠,而他們依然守在這里,靠的就是“缺氧不缺精神”的勁頭。

上圖︰海拔5300米的查果拉哨所

崗巴營營長胡廣軍說︰“我覺得‘塞’就是國門之上高一點的地方。而我們在塞上,向前,看著國門;向後,護著家園。”

正是他們這樣的“瞻前顧後”,才讓西藏可以成為禪香縈繞的靜謐之地啊!

上圖︰高原第二天記者的臉就被曬傷,洗臉時火辣辣的疼。看到臉上的一抹 “高原紅”,自己忍俊不禁。

上圖︰崗巴營的難眠之夜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