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緯52°46'︰一串帶血的手印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賈永責任編輯︰張碩
2016-02-19 10:31

著名軍事記者賈永泣血新作

北緯52°46′︰一串帶血的手印

■賈 永

大興安嶺原始森林盡頭大雪茫茫,中俄兩國界河額爾古納河冰封千里。界河南岸,一處26米高的懸崖之上,迷彩色的哨所巍然矗立。

暴風雪中,沿界河巡邏的官兵整齊列陣,向著高聳的峭壁高聲大喊——

連長……連長……連長……

連長……連長……連長……

長風怒吼,戰馬嘶鳴……遼闊的冰面上,呼喚聲久久回蕩。

這里是北緯52°46′——內蒙古軍區伊木河邊防連連長杜宏烈士犧牲的地方。緊貼界河的懸崖上,一串帶血的手印已被大雪抹去;扒開河面上厚厚的積雪,一灘血跡還清晰可見。

迎風冒雪傲然挺立,軍人的血肉之軀就是祖國的界碑。圖為杜宏生前在哨位上。

2015年12月30日下午,連隊沿界河5公里雪地越野,經過懸崖處,杜宏爬了上去——他要對哨所進行一次突擊檢查,看看執勤官兵的反應能力。沿著懸崖,哨所官兵夏季下河取水踩出的一條“之”字形小路隱約可見。身高1米83的杜宏身手敏捷,平日里攀爬峭壁幾乎如履平地。

兩個小時後,指導員李東風發現,連長沒有回來,電話打到哨所,那里居然沒有看到連長,一回頭,連長的手機還在床鋪上——一種不祥的預感涌上李東風心頭。他急令全連火速出動,尋找連長。“那一天冷得出奇,”李東風回憶,“河面上氣溫至少在零下46攝氏度,但全連官兵連跑帶急,個個滿頭大汗。”

如血的殘陽中,戰友們找到了連長。此刻,他一動不動地趴在懸崖下的雪地里,頭上有一道超過10厘米的口子,身旁是一團凝固的鮮血,眼鏡和手套散落在懸崖邊;一塊尖利的巨石上,血跡斑斑……

杜宏的身體已經僵硬,戰友們抱著最後一線希望,搶救自己的連長。內蒙古軍區、呼倫貝爾軍分區和邊防某團瞬間啟動應急機制,幾家軍隊醫院通過遠程醫療系統指導連隊軍醫實施急救,官兵們一個個挽起袖子等待給連長獻血……他們不相信,生龍活虎的連長從此倒下再不會醒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