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從來偏愛思戰謀戰善戰的軍人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桑林峰責任編輯︰張碩
2016-02-23 01:43

聚精會神鑽研打仗

五大戰區成立了。如何體現戰區主戰?如何建設絕對忠誠、善謀打仗、指揮高效、敢打必勝的聯合作戰指揮機構?習主席訓令的一個重要要求就是,聚精會神鑽研打仗。   

戰區主戰,鑽研打仗是主課主業。戰場取勝絕非輕而易舉。鑽研打仗是取勝的前提、打贏的基礎。不鑽研打仗的指揮機構,不可能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不鑽研打仗的指揮員,不可能指揮高明、決戰決勝。不鑽研打仗而奢談打贏,無異于痴人說夢。

《關尹子•九藥》中寫道︰“人不明于急務,而從事與多務、他務、奇務者,窮困災厄及之。” 意思是,對于當務之急不明了,而去做那些繁雜事務、無關緊要的事務、新奇的事務,這樣的人,會遇上窮困和災難。對軍人而言,尤其是領導干部來說,如果“不明于急務”,就會耽誤部隊建設的大事。身為戰區指揮員,當務之急就是鑽研打仗。

革命戰爭年代,我軍之所以能以一當十、以弱勝強,就在于有一大批鑽研打仗的指揮員。劉伯承元帥,一生不抽煙、不喝酒、不喜娛樂,一心鑽研打仗,被譽為“論兵新孫吳,守土古範韓”。李達將軍,被稱為“抱著電話睡覺的參謀長”,即使在和平時期,外出也必帶“老三樣”——地圖、指北針、放大鏡,對全國2000多個縣名爛熟于心。

“戰爭是最不確定性的王國”,值得每名指揮員深入研究。況且,“舊戰爭”已經死了,新戰爭未曾經歷,更加需要我們把心思和精力用在對未來戰爭的研究上。只有經過深入研究,掌握信息化戰爭制勝機理,以作戰研究帶動訓練模式和作戰方式轉變,才能提高指揮作戰能力,謀取未來戰爭主動權。

國家的命運始終與軍隊的強弱、戰場的勝敗緊密聯系在一起,“敗仗是萬萬不能打的”。當前,我國正處在由大到強的關鍵階段。作為戰區指揮員,如果不密切關注國家安全形勢,不把敵情我情戰場環境搞透,不把軍事力量運用的特點規律研究透,一旦打了敗仗,就會成為歷史的罪人。因此,鑽研打仗等不得、慢不得,必須聚精會神、日思夜想、一以貫之。誠如古人所言︰“練勇之道,必須營官晝夜從事,乃可漸幾于熟,如雞孵卵,如爐煉丹,未宜須臾稍離。”

勝利從來偏愛思戰謀戰善戰的軍人。面對新的職責、新的使命,只有一門心思鑽研打仗、一絲不苟準備戰事、一腔熱血投身戰場,敢于擔當、擔起所當,才能不負重托、不辱使命,“喝到祝捷的美酒”。

(《解放軍報》2016年02月23日 02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