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軍事變革大勢與未來戰爭形態

來源︰國防參考作者︰李炳彥責任編輯︰康哲
2016-02-24 12:07

我軍深化改革的大幕已經拉開。這場改革是在世界軍事革命浪潮洶涌澎湃的背景下展開的,是我軍發展史上的又一個里程碑。要深刻理解和自覺推進這場改革,有必要對世界軍事變革的大勢和未來戰爭形態作點分析。

何謂美軍眼中“成熟的軍事變革”

1993年,五角大樓借助克林頓政府提出“信息高速公路”建設,首次出台《四年防務評估報告》,報告重新設計美軍未來任務,規劃軍力建設。

與此同時,五角大樓的將軍們,躊躇滿志地提出實施新軍事變革,創造新的軍事優勢。隨後,世界主要大國相繼響應。到今天,這場變革已經進行20多年了。

如果我們把20多年來新軍事變革的過程作個分段,可以概括為前十年,即1993∼2003年,為思想激蕩的十年,輿論準備和理論準備的十年。2003∼2012年、2013年,是思想沉寂的十年,是著眼軍隊轉型、加快技術創新和戰略調整的十年。

2012年、2013年之後,我們感到另一個新的變革潮頭開始興起。主要標志是︰美重返亞洲,推進“亞洲再平衡”,提出第三次“抵消戰略”。在此戰略指導下,開始尋求可改變“游戲規則”的“顛覆性技術”。

2011年,美淨評估辦公室給國防部提交一份重要研究報告,名曰《日益成熟的新軍事變革》。這份重要報告是被譽為“五角大樓的導師”安德魯•馬歇爾主持撰寫的。

這位處于耄耋之年的超級智囊,曾在1993年與時任美國防部長佩里、前參聯會主席歐文斯,率先倡導以信息化浪潮為標志的新軍事變革。為什麼在新軍事變革已經展開將近20年時,馬歇爾和他的淨評估辦公室提出“日益成熟的新軍事變革”?難道之前的新軍事變革是不成熟的?

對此,筆者認為,之前的變革是著眼于共性,基于能力的變革。美《2020聯合構想》繪制的藍圖,是著眼創造美軍絕對優勢的軍事能力,造成與其他軍事強國的時代差。這個藍圖繪制時,誰是主要對手還沒有搞清楚。

直到2006年的《四年防務評估報告》,他們還把中國、俄羅斯、印度,統稱為“十字路口”的國家。奧巴馬政府提出“重返亞洲”、實行“亞洲再平衡”戰略,主要競爭對手才算確定下來。美軍之所謂“成熟的軍事變革”,是對手明確,目的性、針對性、指向性非常清楚的軍事變革。

2012年,美國防部快速反應技術辦公室啟動旨在改變“游戲規則”的“下一代技術”項目,2013年9月,美國一家知名智庫給國防部一份重要建言報告,叫《改變游戲規則︰顛覆性技術與美國國防戰略》。報告提出,美國防部應當把“下一代技術”創新的重心,放在顛覆性技術上,即“以快速打破與對手間軍力平衡的方式,來解決問題的技術或技術群”。

《日益成熟的新軍事變革》把過去近20年的主要變革成果,概括為“信息技術主導下的精確戰能力”,認為這個成果已經擴散到其他國家,成了所有軍事大國共用的作戰思想和作戰方式,也成為中國“區域拒止╱反介入作戰”的手段。

美軍“成熟的軍事變革”,就是要顛覆“信息技術主導下的精確戰能力”,改變“非接觸精確戰”的“游戲規則”。這實際上是吹響了新一輪軍事變革的號角。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