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談聯合作戰︰聯戰聯訓要法治先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梁蓬飛責任編輯︰姚遠
2016-03-10 03:08

聯戰聯訓︰勝戰必由之路

——軍隊人大代表談聯合作戰

■本報記者 梁蓬飛

今年2月1日,習主席向五大戰區授予軍旗並發布訓令,強調建立東部戰區、南部戰區、西部戰區、北部戰區、中部戰區,組建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機構,是黨中央和中央軍委著眼實現中國夢強軍夢作出的戰略決策,是全面實施改革強軍戰略的標志性舉措,是構建我軍聯合作戰體系的歷史性進展,對確保我軍能打仗、打勝仗,有效維護國家安全,具有重大而深遠的意義。習主席還特別指出︰“各戰區要高效指揮聯合作戰,落實軍委賦予的指揮權責,按照平戰一體、常態運行、專司主營、精干高效的要求,推進指揮能力建設,理順指揮關系,強化聯合指揮、聯合行動、聯合保障,扎扎實實組織部隊完成日常戰備和軍事行動任務。”

未來作戰,重在聯合,勝在聯合。開展聯戰聯訓,是打贏信息化戰爭必由之路,這是與會軍隊人大代表的共識。

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如何在各自工作崗位上堅決落實習主席訓令?連日來,記者采訪了幾位來自戰區和軍種的軍隊人大代表,听听他們怎麼說。

觀念上的變革僅僅是開始

●不能雙腿邁進了新體制門檻,腦袋還留在外邊

●如果兩種體制的工作思路都一樣,那就是失敗

●戰爭形態和作戰樣式變了,戰場觀必須跟著變

【中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李鳳彪代表】我們要在工作實踐中堅決落實習主席訓令。這一輪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重點是對我軍組織形態的重塑,解決的是“脖子”以上的問題。雖然“四梁八柱”搭起來了,但觀念上的變革還沒有結束。

我原來是軍區參謀長,現在兼任戰區參謀長,別看只有一字之差,但完全屬于兩種不同的體制。如果兩種體制“參謀長”工作思路都一樣,那就是失敗。

一個人接受新觀念不難,難的是拋棄舊觀念,不能雙腿邁進了新體制門檻,腦袋還留在外邊。舉個簡單的例子︰戰區是專司主營打仗的,心思就應該完全撲在研究打仗、謀劃打仗、準備打仗上,不能老想著派個工作組去檢查督導戰區內的部隊,因為那是軍種的事,已經不在你的職責範圍了。

【中部戰區司令員韓衛國代表】我們的思想觀念必須盡快從四總部體制、從大軍區體制、從大陸軍體制轉過來。在被任命為中部戰區司令員那一刻,我就在思考一個問題︰今後抓聯合作戰,我的崗位在哪里?決不能整天坐在辦公桌前批文件、寫材料,而應該身穿迷彩服、腳蹬作戰靴扎進指揮所,坐在指揮席上推方案、擬命令。

【西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戎貴卿代表】組織籌劃聯戰聯訓,最重要的是樹立新的戰場觀。以前當軍長組織部隊參加聯合訓練時,管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就行。現在坐在指揮席位,面對的都是各種軍情、空情、邊情、社情、網情、敵情。這形象地說明未來作戰是立體作戰、全維作戰、一體作戰,戰爭形態和作戰樣式變了,戰場觀必須跟著變。

按戰訓一體要求搞好頂層設計

●將來打什麼樣的仗?這是首先要解決的問題

●真正的戰爭,發生在戰爭之前

●聯戰聯訓也要突出“中國特色”

【中部戰區副司令員兼參謀長李鳳彪代表】戰區是管打仗的。所以,聯戰聯訓首先要解決的問題是,將來打什麼樣的仗。

曾幾何時,有的人言必稱海灣戰爭、伊拉克戰爭等,殊不知這些戰爭已經離現在很多年了。世界上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也沒有兩場完全一樣的戰爭,如果說有什麼借鑒意義的話,那就是貫徹其中的設計思想。

其實在開打之前,美軍就已經設計好了,打什麼、怎麼打、打到什麼程度,都有一張“圖紙”。然後再按這張“圖紙”設計訓練,制訂部隊訓什麼、怎麼訓、訓到什麼程度的“施工圖”。“真正的戰爭,發生在戰爭之前”,抓聯戰聯訓必須貫徹這樣的理念,把每個戰區將來打什麼仗等問題研究透,按戰訓一體的要求設計戰爭、引領訓練。

【東部戰區副司令員孫和榮代表】這樣的頂層設計必須是超前的,與我國國家安全需求相適應。不能嘴上說的是明天的戰爭,實際準備的是昨天的戰爭。 

戰爭的最高藝術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聯戰聯訓的最高境界何嘗不是如此?記得一位外軍將領曾明確表示︰不怕中國人跟著研制隱形戰機……就怕他們走了一條與我們不一樣的路。所以我們設計籌劃聯戰聯訓也要突出“中國特色”,趟出一條具有“自主品牌”的勝戰之路來。

越是聯合越要法治先行

●“體制聯”已經實現,“機制聯”還需加強

●聯戰聯訓要于法有據

●軍種主建也要有聯合思想

【陸軍參謀長劉振立代表】未來打的是聯合作戰。從目前的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看,聯戰聯訓“體制聯”已經實現,“機制聯”還需加強。越是如此,越需要法治先行。

以陸軍為例,作為聯合作戰的重要力量,融入聯合作戰體系、提升聯合作戰能力,關鍵在于用法治手段在幾個方面求突破︰

一是“理論法規聯”。建議聚焦使命任務,研究全新的信息化時代陸軍作戰理論,制定與聯合作戰法規相餃接的陸軍戰斗條令,編修新一代訓練大綱和訓練指導法,升級陸軍作戰指揮要則、行動協同規則、綜合保障細則。

二是“信息系統聯”。建立上下一體的閉環工作機制,加強信息系統綜合集成,使陸軍真正融入聯合大體系。

三是“軍事訓練聯”。建立新的組訓機制,加大部隊聯合訓練基礎訓練、專項訓練比重,構設面向聯合的訓練內容體系。

【東部戰區副司令員孫和榮代表】聯戰聯訓要于法有據。在設計謀劃聯戰聯訓過程中,理想的戰區和軍種關系我覺得應該是這樣的︰戰區制定標準,軍種提供“產品”;戰區構建體系,軍種提供模塊。這就要求戰區進行年度訓練籌劃時,要向軍種開列“能力清單”,把任務部隊訓什麼內容、訓到什麼程度、形成什麼能力提前明確清楚,任務部隊照單組織訓練。

【火箭軍參謀長張軍祥代表】雖然軍種主建,但也要有聯合思想、聯合意識,牢固樹立聯合訓練引領軍種訓練、軍種訓練服務聯合訓練的理念,切實把聯合訓練作為實戰化訓練的最高形式、檢驗實戰能力的有效平台。同時還要主動與戰區搞好作戰問題的研究對接,推動作戰需求向訓練標準轉化、作戰任務向訓練課目轉化、戰法向訓法轉化,進一步增強聯戰聯訓的針對性、實效性。所有這一切,都需要用規章制度加以確定和固化下來。

(本報北京3月9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