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部隊教練員培養︰資質要用戰場認證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謝析搏 王藝責任編輯︰黃楊海
2016-03-17 03:31

從教學到教戰的距離有多遠

——武警部隊探索創新教練員隊伍建設發展路子聞思錄

■本報特約記者 謝析搏 通訊員 王 藝

春寒料峭,太行山下,硝煙彌漫。

武警8640部隊組織的一場模擬城市街區對抗演練激戰正酣。紅方節節推進,突然,原本清剿完畢的陣地上冒出數股藍方兵力,突如其來的變化使紅方措手不及,導致陣腳大亂,戰局一舉扭轉。戰後復盤,藍方指揮員道出“奧妙”︰標兵教練員馬磊指導他們運用“口袋戰術”,將兵力隱藏于下水道、地下室等處,誘敵深入,出奇制勝。

強軍興訓,先強教頭。武警部隊參謀部訓練局領導介紹,教練員隊伍建設水平直接關系部隊軍事訓練落實質量。抓住了教練員隊伍,就牽住了戰斗力建設的“牛鼻子”。

戰斗先在心中打響

是教為評、教為演,還是教為訓、教為戰?看起來簡單的問題,卻曾令武警某部教導隊教員王峰思索良久。談起那場“敗走麥城”的經歷,他仍記憶猶新——

兩年前,為迎接上級戰術考核,王峰精心抽調訓練尖子,並根據以往經驗編好了“腳本”。考核中,部隊快速向目標地域集結。不曾想,途中導調組隨機改變導調方案,命其機動至某陌生山區。一路“敵人”襲擾不斷,“傷亡”人數漸增,未到目的地王峰就成了“俘虜”。考官在考核評語中一針見血地指出︰平時常“演戲”,戰時就挨打。

無獨有偶。去年,某支隊組織教學課比武。為取得優異成績,中隊長程航把示範教案背得一字不差。應考完畢,沒想到考官卻在他的成績單上給出了低分。

原來,前段時間目標單位作出調整,中隊有兩處哨位任務轉換,整個處置行動跟示範教案已有較大出入。考官的話發人深省︰“作為教練員要因人、因地、因時、因作戰任務進行教學組訓,生搬硬套的教條主義不可取!”痛定思痛,他結合中隊擔負任務實際對教案進行了反復修訂,終于在今年的考核中被評為優秀。

“仗怎麼打,課就怎麼教。”武警部隊參謀部訓練局領導介紹,他們教育引導教練員隊伍牢固樹立實戰理念,認真查找解決單兵戰術、射擊訓練、手榴彈投擲、首長機關戰術作業等課目教學組訓中的程序化、模式化、教條化、表演化等突出問題,促使教練員心中時刻裝著戰場,真正實現教為評、教為演向教為訓、教為戰的轉變。

教戰必從學戰開始

單位射擊成績緣何總達不到優秀?議訓會上,武警某團召集教練員對射擊教學展開反思。“這不行,那不行,歸根到底是教練員的教學能力不行。”該團團長何廣勇總結道。

為此,他們通過邀請院校射擊專家來隊、選送教練員進修培訓等方式,對教練員射擊教學能力進行強化。通過學習,該團教練員一改往日粗放教學模式,結合力學、生理學、運動學等原理,針對不同槍種特點靈活運用定型訓練、五步檢查、研討糾正、實彈檢驗等方法,對射擊各個環節實施精細教學,部隊射擊水平得到大幅提升。

教學能力決定打仗實力。武警部隊參謀部訓練局領導介紹,為破解教練員隊伍教學組織不規範、教學組訓能力不強、教學形式不靈活等瓶頸問題,他們幫助教練員在學中教、在教中練,探索總結出理論教學形象化、體能教學科學化、射擊教學精細化、擒敵教學對抗化、勤務教學實案化、戰術教學實戰化的教學模式,有效升級教練員的“能力引擎”。

記者走進武警河北總隊演兵場,一場擒敵對抗訓練正在緊張進行。雙方特戰隊員展開動中攻防,招招擊“敵”要害。教員邢志杰介紹說,他們借鑒外軍先進的搏擊格斗理念,融入職業搏擊、綜合格斗的關節技術和鎖控技法,采取動中攻防對抗、條件變化對抗、模擬實戰對抗等組訓方法,切實達到打得準、踢得狠、摔得重、鎖得住。

“崗位連著戰位,豐富的崗位實踐是提高教練員教學能力的‘磨刀石’。”武警新疆總隊阿克蘇支隊支隊長袁小平介紹說,他們注重理論與實踐相結合,強化教練員崗位實踐錘煉,以任務牽引提高教學組訓能力;按照主官任教、按級任教、專長任教、履責任教的原則,深入開展教學組訓研究,進行戰法訓法創新。

“高度清零,空速清零,測試動力,準備起飛……”記者在武警警種學院教學訓練基地看到,隨著地面站下達口令,3架不同類型無人機同步升空,按照指令采集畫面,並將實時視頻數據回傳至地面處理中心。

“借力軍地資源,拓寬培訓渠道。”武警警種學院交通系主任譚翔介紹說,為提高無人機教練員飛行操控、信息采集、數據處理等能力,他們與國家遙感中心、中科院地理所等單位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共建“無人機系統綜合驗證場與飛控師培訓基地”,共享科研資源,合力開展無人機遙感技術在應急救援領域的研究應用。在去年中尼公路跨境救援中,學成歸來的教練員田斌帶領官兵應用無人機三維建模技術,為道路搶通提供有力數據支撐,大幅提高了救援效率。

資質要用戰場認證

作戰理論深入淺出,戰術動作虎虎生風,戰例教學模擬逼真……前不久,經過層層選拔考核,武警江西省總隊一支隊教員龐龍手捧取得的教練員資格證書,回想起去年遭遇的那次“滑鐵盧”——

原來,在去年的教練員達標考評中,龐龍個人軍事素質優秀,教學考核也均達標,但所負責的教學課目部隊成績不理想。有人認為龐龍軍事素質一直在總隊名列前茅,教學考核也總體達標,可以酌情照顧一下。

“考場上我們放過不合格的教練員,戰場上敵人不會放過我們的戰斗員!”該支隊支隊長龍鳳生的話振聾發聵。經過充分討論,大家形成一致意見,取消龐龍教練員資格。事後,龐龍變壓力為動力,認真學習教學組訓知識,並根據戰士特點創新授課技巧,有效提高了部隊訓練成績,終于在今年的選拔考核中重獲“上崗證”。

記者翻看新修訂的《武警部隊教練員等級考評實施辦法》,發現考評教練員不僅有教學法、編寫教案、制作課件等教學考核,還將裝備器材操作使用、個人年度訓練成績、任教課目評教評學結果、受訓對象訓練成績等訓練實績作為重要衡量指標,全面準確反映教練員教學組訓能力,實現了由單一考評向綜合考評、定性考評向定量考評的轉變。

鍛造能打勝仗“武教頭”,成為武警部隊戰斗力建設新的增長點。近年來,武警部隊一批擅長教學組訓的行家里手、精通指揮打仗的優秀人才脫穎而出,創新戰法訓法80余項,破解制約戰斗力提升的短板50余個,部隊課目抽考優秀率大幅提高,為有效履行使命任務提供了有力保證。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