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永︰縱論軍人素養“三重境界”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賈永責任編輯︰姚遠
2016-03-17 11:31

縱論軍人素養“三重境界”

賈永

作者觀點︰ 勝戰之將並非每戰必贏,卻能贏在關鍵、贏得大局、贏到最後。勝戰之師勇于變革創新,善于因勢而謀、長于應勢而動、精于順勢而為。

《宋史?岳飛傳》有這樣一段記載,高宗問及岳飛何時天下太平 ,岳飛答︰“文臣不愛錢,武臣不惜死 ,天下太平矣。”我向來認為,用“不畏死”來衡量軍人,充其量只是地板標準。如果一個國家的文官愛財、武將畏死,這樣的民族又怎能自立于世界?

“俠客不怕死,怕在事不成。”匹夫一怒,尚且敢于流血五步,作為經受了專業教育和訓練,作為以戰斗為己任的軍人,除了不懼流血犧牲,還應該有更高的追求和標準。

金一南教授有句名言︰“軍人生來為戰勝。”不怕死固然可貴,但是,如果僅僅以為不怕死就是軍人的全部,就代表了軍人的最高精神追求,那就未免低估了“軍人”這兩個字的真正內涵。軍人素養的高下,當以“三重境界”衡量。

敢戰︰風塵三尺劍,社稷一戎衣

敢戰,也就是不怕死。“風塵三尺劍,社稷一戎衣。”樊噲勇闖鴻門宴,怒目項王,是敢戰;張飛面對千軍萬馬,斷喝當陽橋,是敢戰;紅軍長征路上,率部斷後掩護主力過湘江,全軍覆沒後寧肯從傷口處扯斷腸子也決不做俘虜的34師師長陳樹湘更是敢戰。還有縱身跳下狼牙山崖的五壯士,還有托舉炸藥包與碉堡一起粉身碎骨的董存瑞,飛身撲向槍眼的黃繼光,開著戰機撞向敵機的孫生祿,都是敢戰的典範……一代又一代敢戰之士的無畏壯舉,鋪繪出了軍人這一職業的壯烈底色,塑造了人們心目中的軍人形象。

一個真正的軍人,必須能夠克服對于死亡的畏懼。從古到今,對于戰場上的敢戰之士,人們滿懷敬意。但同時也必須認識到,僅僅敢于戰斗甚至犧牲生命,並不意味著一個軍人完成了全部的使命。甲午海戰,鄧世昌等一批以死相拼的將士,足以稱得上“敢戰”。然而,空有現代巨艦而無現代軍事素養的北洋水師,把一場最不該輸的仗輸得一敗涂地,也徹底葬送了這些軍人的勇敢和生命。人們固然可以把戰敗的責任推給國力的式微,推給體制的僵化,甚至推給文化的沒落……軍人的戰敗之責,又豈可推脫?甲午戰爭已過百又十年,甲午之殤帶來的屈辱與傷害,至今都是中國軍人難以釋懷的痛。

善戰︰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敢戰,意味著具備了血性;能戰與善戰,才表明一個軍人擁有了與其職業相配的技能,表明一支軍隊擁有了能打仗、打勝仗的實力。

血與火的戰場,一切要靠實力說話、憑真本事生存。關雲長溫酒斬華雄,靠的是實打實的實力;趙子龍萬軍叢中七進七出救阿斗,憑的是硬踫硬的本事。“林暗草驚風,將軍夜引弓,平明尋白羽,沒在石稜中。”在他們之前,“飛將軍”李廣之所以擁有“飛將軍”的稱號,除了具有射虎入石的超群武力值,他的騎兵戰術也到了出神入化的程度……及至近代的第二次世界大戰,無論是軸心國一邊的曼施坦因、古德里安、隆美爾、山本五十六,還是盟軍一方的艾森豪威爾、朱可夫、蒙哥馬利、麥克?阿瑟、巴頓,無一不是能夠創造經典戰例的能征慣戰之輩。

以“小米加步槍”一路殺將出來的人民軍隊,更是名將如雲……身經百戰,戰計百出,善于在劣勢下捕捉戰機、能夠在險局中贏得勝機,“談笑間”令對手“灰飛煙滅”的戰術大師不可勝數。正是這樣一代敢戰且善戰的軍人,成為新中國得以屹世界東方的重要基石。

抗美援朝,武器裝備處于絕對劣勢的志願軍,把擁有強大空軍支援的機械化美軍,從鴨綠江邊打回了“三八線”……這一震撼世界的戰績,離北洋水師葬身黃海不過半個世紀。它所憑借的,是一代軍人無所畏懼的犧牲精神,更是那一代將軍與士兵豐富戰斗經驗和高超指揮藝術的結晶。一位老紅軍曾告訴我,當年八路軍東渡黃河走上抗日前線,幾番交手之後,小鬼子便開始正視起了習慣戴斗笠的南方兵,為什麼?走過長征,身經百戰,武器雖簡陋,但打得既準又狠,足可以一當十。蕭克將軍生前也曾回憶,抗戰爆發後,連紅軍的衛生員、炊事員也能到敵後發動群眾,開闢一方根據地。

如果說,敢戰,體現的是軍人的犧牲精神;那麼,善戰,體現的則是軍人的職業素養。“敢戰”加上“善戰”,才是我們討論軍人職業的標準起點。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