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護軍事遺存 保護凝固的民族記憶

來源︰中國國防報作者︰汪娜 和平責任編輯︰姚遠
2016-03-24 01:10

問題——

在意識薄弱與開發不當的阻滯中困難重重

隨著國內經濟的發展,在大力開展經濟建設的過程中,因意識淡薄、保護不力、開發過度等原因,部分軍事戰斗遺跡和武器裝備遺存正面臨著逐漸消亡的危險,形勢嚴峻。

軍事戰爭遺跡和武器裝備遺存的存在與戰爭或防御等軍事活動有關,如果軍隊選擇地勢險要或邊境地帶駐防,其所處的地理位置也會較為偏遠,不利于文物機構監管,也會因為地區貧困,得不到必要的管理和保護。

記者在調研中還發現,同是戰斗遺跡,保護級別不同,保護狀況也不盡相同。目前,列入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抗戰遺址受到了較好的保護,列入省級以下文物保護單位的抗戰遺址保護仍有欠缺。

據悉,在原南京軍區某機關大院里的原國民黨陸軍軍官學校大禮堂,抗戰結束時曾作為侵華日軍的簽降地,該建築的鐘樓為木質結構,由于當時的保護能力有限,加上白蟻蛀蝕、風吹雨淋,鐘樓早已坍塌。

位于黑龍江省哈爾濱市的731遺址群是世界戰爭史上規模最大的細菌戰遺址群,因70多年的風雨侵蝕、凍融破壞等原因,部分舊址毀損嚴重。

在現實生活中,戰斗遺址受到土地開發、城市建設和商業活動影響和破壞的現象也屢見不鮮。

在重慶市北碚區溫泉公園,周恩來、蔣介石、朱德等國共領導人曾居住過的“數帆樓”,成了紅酒窖藏館……

歷史不可復制,也不可代替。

或許這些歷史遺跡的存在,佔據了一塊地皮,一片天地,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土地的開發和利用,但是我們的眼楮不能夠只盯著今天和眼前的利益,而應該多為我們的子孫後代著想,讓未來的他們可以從這些遺跡、遺存中,知道歷史曾發生過什麼。

不僅僅是戰斗遺址,退役的武器裝備遺存同樣亟待保護。

3月14日是南海“3•14”海戰勝利28周年紀念日,回顧和紀念這次勝利的文章在互聯網被廣泛傳播,而關于此次輝煌海戰的主角——人民海軍第一代南充艦(舷號502)退役後被拆解的一則舊聞再次被“揭開”。

《中國青年報》2012年10月12日刊登了一篇題為《再見,南充艦》的文章。2012年10月,曾參加1974年西沙自衛反擊戰和1988年的南海“3•14”海戰的人民海軍功勛戰艦——第一代南充艦(舷號502),因艦體老舊、維護困難、安全隱患等原因,轉移到秦皇島某回收站拆解,這艘參加兩次海戰的功勛戰艦,經歷44年風雨洗禮的“老兵”最終因保護不善被拆解,實在不能不令人扼腕嘆息。

2012年,記者曾有幸登上南充艦,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登上南充艦。當看到艦艇內的�跡斑斑,艙室內還掛有值班人員晾洗的衣服時,再回想起紀錄片里這艘戰艦的累累戰功,心中泛起一陣酸楚。

與重視近現代軍事裝備遺存保護的美國、俄羅斯、英國等國家相比,我國在管理和維護軍事遺跡、遺存的水平仍存有不少差距。

據悉,曾參加過日俄戰爭,並打響十月革命“第一炮”的阿芙樂爾號巡洋艦,在100多年後的今天仍然被完整保存在聖彼得堡供後人瞻仰;曾見證1945年9月2日日本投降儀式的美國海軍密蘇里號戰列艦,在退役後被改為紀念館,停泊在珍珠港內……

當越來越多的軍事遺址變身愛國主義場館,退役武器裝備遺存被請進博物館,並陸續免費開放後,吸引了眾多參觀者。

展館也是課堂,能幫助大家了解展品的文化背景和歷史價值,但若陳列的形式千篇一律,展品說明又浮于表面,則難以發揮其作用的最大化。

近期,記者走訪了多家博物館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發現大多數展館里的展品,只是對展品的時間、年代、材質進行了簡單的說明,對展品的時代背景、參加過的戰斗等信息也是交代寥寥,語言呆板,信息量微小。

網友“陳林”告訴記者︰“因為工作的原因,每到一個城市,我喜歡走進當地的博物館去了解當地的文化和歷史,我希望每一件展品的信息說明能夠更加翔實一點,這能夠幫助我了解當地的歷史,我還希望博物館里展品的展出方式能夠多元化一些。”

呼吁——

在政府主導與市場配合的努力下走出困境

軍事戰斗遺跡是先輩為了追求民族獨立和自由不惜犧牲生命之偉大精神的重要載體,是對子孫後代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宣揚民族精神的重要基地。

縱觀當今世界主要軍事強國,無一不是極度重視保護本國軍事遺存,並將其用于培養國民,特別是青少年的國防意識和“尚武”精神的載體。

以往,我們忽視了其重大的歷史、軍事、教育等價值而導致了許多不可挽回的破壞。而今,我們亟待要做的就是保護它,並大力宣傳其價值,不但要向學生、市民宣傳,更要向各級政府的領導宣傳。

目前,我國的軍事戰斗遺跡和武器遺存大多是由各級政府投資、修繕、保護,但由于財政經費有限,難以籌措大量資金用于這些遺址資源的有效保護,且大多數地處偏遠且涉及面廣,更是難上加難。

有專家指出,對于戰爭遺跡,應主張“利用”而不是“開發”,否則很容易走樣。要找到遺址保護與利用之間、保護與城市開發之間的平衡點,不能非此即彼。取得價值認同,因地制宜采取措施保護遺址、遺存,是目前各地在探索中的主要思路。

偽滿“國務院”已經被吉林大學接管使用,它的整體面貌未被改變,已成為一座教學樓。目前,長春市大多數偽滿建築都已列入國家和省市級文物保護單位,並被醫院、學校等機構使用。長春市文物管理部門的工作人員表示,每年長春市政府和各使用單位會對建築進行必要的維護和修繕,這樣的方式“目前看來效果不錯”。

我國遺跡、遺存保護的資金來源多為國家財政撥款,但由于現階段我國需要保護的遺存數量巨大,面臨著僧多粥少的局面,地方可以建立多元投資體制,吸收社會資金、多種經營方式並存,嘗試以市場運營的方式保護、開發、利用。

戰斗遺跡、武器裝備遺存有著豐富的歷史、科研、社會教育價值,其任何一部分均可衍生出經濟效益,因此只需在妥善保護的基礎上對這些遺跡、遺存進行合理的開發利用,其帶來的經濟效益是相當可觀的。按照“合理、適度、可持續”的原則,鼓勵利用戰斗遺跡開辦展覽館、博物館,旅游相關部門和單位開發、推廣具有抗戰文化特色的旅游線路、旅游服務、旅游產品;依托遺址、遺存進行藝術作品創作等等。

澳大利亞悉尼大學的中國留學生史祥龍是一名軍事愛好者,在外留學期間利用假期參觀了不少博物館。據史祥龍回憶,英國倫敦的帝國戰爭博物館里收藏、陳列了一戰、二戰後絕大部分軍事裝備、歷史文物,每件展品不僅保養良好,且都有詳盡的介紹,甚至一挺機關槍在戰爭中不同陣營間的數度易手的經歷都能被記錄下來。 

一輛二戰期間澳軍在北非繳獲的德軍軍用奔馳吉普車,不僅有繳獲的經過,甚至還記錄了這輛車先後由哪些老兵、收藏家購買收藏,如何捐獻給博物館。

展品說明是博物館以文字形式向觀眾傳遞展品信息的陳列語言,起著傳遞信息與詮釋信息的作用,是溝通展品和觀眾的橋梁,其重要性毋庸置疑。

為更好的發揮其教育價值,相關博物館、軍史館應對展品的說明進行進一步解釋。一般包括名稱、時代、質地、來源、收藏單位等內容,重要展品的說明還應附加一定長度的文字來闡述其歷史價值等信息。

在保護近現代軍事裝備遺存的過程中,可以注重利用民間收藏的力量,各級政府和相關主管部門應重視民辦博物館的發展模式,探索以購買公共服務的方法參與到這些博物館的發展中去,推動軍事裝備遺存保護的科學、持續發展。

就目前的情形來看,我國總體上缺乏接受博物館學教育的專業人才。據了解,北京大學、南開大學、吉林大學等不少國內知名高校都擁有較強的博物館學專業,未來,我們還應培養更多專業背景人才參與到軍事類博物館的建設中來,建立國內知名高校博物館學專業在相關博物館的實習機制,並加大引進專業人才的力度。

有專家指出,我國應建立專門的保護和管理機構,有針對性進行理論研究和經驗總結。外國許多國家設立的保護機構都值得我們借鑒,如英國戰場聯盟、加拿大戰場協會等。國內相關博物館機構可加強與國外同類型博物館的相互交流和學習,借鑒其先進的管理經驗。

廣東省有個南澎島,第二次鴉片戰爭後,英帝國主義為控制太平洋黃金航道,在南澎島建起了燈塔和8棟辦公生活建築,被當地人稱為“萬國樓”。

1938年,日軍佔領南澎島,將其作為封鎖中國華南沿海的據點和支撐點,樓體留下了“大日本海軍平安”“大日本帝國到此”的日文字樣。可以說,這棟樓見證了潮汕大地被蹂躪的歷史。幾十年風雨的侵蝕和人為的破壞,讓“萬國樓”曾遭受嚴重損壞。為了保護好這棟珍貴的歷史記憶,駐島官兵自覺行動起來,整合島上的歷史文物資源,收集民間零碎資料,將它建成了一個歷史展覽館。如今的“萬國樓”每年都要接待數十批參觀人員,接受愛國主義教育,這樣的局面讓人欣慰。

走出解放軍報社南門,沿著玉淵潭公園南側的道路一直往西走,10分鐘便可以到達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博物館。

2011年,軍事博物館因擴建維修,關閉了主樓。為方便來訪者參觀,博物館內的大型武器大搬家,來到廣場臨時布展。據悉,擴建後的軍事博物館面積將擴大一倍多,屆時我軍歷史上的功勛戰車、戰機將以嶄新的風貌展現在世人面前。

站在軍事博物館的廣場前,仰望歷史的星空,一張張革命烈士的面容依舊鮮活,一個個生動的故事仍在上演。那一幕幕似乎是在告訴我們,凝固的歷史已經化作一種強大的基因和一股強大的力量,不知不覺中,我們正在感悟中華民族一路走來的厚重和滄桑,在悄無聲息中,那一股紅色的基因正在灌注到我們的血脈中,雕塑著我們的精神世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