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將領真年輕 平均年齡29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賈永 徐壯志責任編輯︰姚遠
2016-05-04 21:26

勇敢是勇敢者的通行證

1934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由于博古、李德等人錯誤指揮而險些陷入重圍的中央紅軍,靠著紅軍將士們的空前勇敢,最後殺出了一條絕地逢生的血路。

40多天中連續突破敵人三道封鎖線後,從江西突圍出來的中央紅軍拖著疲憊之軀,奔向廣西境內的湘江。此時,已經判斷出紅軍意圖的蔣介石,憑借湘江之險,設下了第四道封鎖線——僅在興安至全州間的湘江沿岸,就密布著200多個碉堡和30萬人左右的大軍,紅軍與國民黨軍之比為1:5。

紅軍,面臨長征以來最危險的境況——倘若被阻斷在湘江東岸,那麼黨中央和她率領的這支大軍就將陷入敵人的重兵圍困。

危急關頭,年輕的紅軍將領們一馬當先——

率先渡過湘江固守腳山鋪的紅4團三面受敵,後來擔任過共和國第五任國防部長的團長耿 不顧身患瘧疾,舉起馬刀沖向敵人,團政委楊成武也率部反沖鋒,腿部中彈。這一年,耿 25歲,楊成武20歲。

數十里外的光華鋪,上演著同樣殘酷的血戰。僅3軍團10團,就頂住了敵人的1個師又1個團的進攻。戰斗最激烈的30日,團長沈述清犧牲,幾個小時後,繼任團長杜宗美又犧牲了。

戰斗最激烈的陣地,就是紅軍指揮員的崗位。曾經是紅4團戰士的老紅軍唐進新回憶,戰士們“都是跟著營團首長們的背影沖鋒的”。

整整三天三夜,紅軍將士們在南北兩面頂住了敵人潮涌般的進攻。陣地,都是在打光最後一個人之後才丟失的。最激烈的時刻,敵軍甚至端著槍沖到了1軍團軍團長林彪和政委聶榮臻的指揮部門口。

殿後的5軍團34師、3軍團6師18團被敵人阻斷在湘江西岸,大部分陣亡,34師師長陳樹湘中彈被俘後,從腹部傷口處扯斷了自己的腸子,壯烈犧牲,年僅29歲。

13位團以上干部戰死在湘江兩岸。是役後,出發時8.6萬人的中央紅軍銳減至3萬人。

長征史專家徐佔權指出,大量指揮員的犧牲,說明了戰斗的慘烈程度。更值得一提的是,這些犧牲的以及受傷的紅軍將領,幾乎全部都是在沖鋒時中彈的。

“彭總都在第一線,誰敢不上?”提起長征中的紅軍將領,老紅軍方國安首先想到的,就是紅3軍團軍團長彭德懷。

“激烈的婁山關戰斗,彭總就在前線指揮。參謀長鄧萍勸他往後撤一點,他說︰“指揮員怕死,部隊能沖鋒陷陣嗎?”

幾天之後,26歲的紅3軍團參謀長鄧萍,犧牲在了遵義城下。這位與彭德懷、滕代遠一起領導過平江起義的年輕將領,是紅軍長征中犧牲的職務最高的戰將。

方國安本人也在婁山關戰斗中眼部中彈。

“只顧著追敵人,都沒覺得痛。”方國安在遵義會議後擔任營教導員。他回憶,直到警衛員把他撲倒在地上,才知道自己負傷了。

方國安從此永遠地失去了右眼。然而,這位93歲的老人至今也不覺得這是什麼大事,“紅軍就是要打勝仗。”

在長長的看不到盡頭的長征烈士名錄上,僅營以上干部就達422人。

1935年7月,紅25軍在冒雨渡河中遭敵突襲,政委吳煥先親自率兵直插敵側後,被子彈打中胸部,這位勇敢的軍政委按住胸口繼續指揮部隊沖鋒,直至把敵人截成兩段。勝利的號角吹響時,還差1個月才滿28歲的吳煥先停止了呼吸。

軍一級將領在第一線指揮作戰,甚至身先士卒地沖鋒,即使是冷兵器時代也十分罕見。然而,在紅軍長征中,這樣的情景卻司空見慣。聶榮臻生前曾回憶,每打一仗下來,黨團員負傷之數,常常佔到傷亡數的25%,甚至50%。

在這些紅軍指揮員眼中,把指揮位置設在遠離槍炮威脅的後方,是一種難以接受的恥辱。1950年10月,當美國遠東軍最高司令官麥克阿瑟在距前線1000多公里的日本東京“第一大廈”里樂觀地等待著“感恩節”,等待著那個他盲目確定的美國士兵們得勝班師的時刻到來時,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正乘著一輛蘇制吉普車單車奔馳在硝煙彌漫的戰場——實際上,他已深入到敵後,剛與李承晚部1團擦肩而過——然而他又奇跡般地轉了出來。

世界上,幾乎沒有那個國家的軍事指揮官會在大敵當前時,自己先于士兵深入變幻莫測的戰場,把自己的部隊和指揮部甩在後面。但,早在長征路上就“橫刀立馬”的彭大將軍敢,他麾下那批從長征路上、從抗日敵後戰場上走出來的志願軍將領也敢。

長征途中,在毛澤東重掌指揮權的第一場戰斗——土城之戰,紅軍總司令朱德親自上一線指揮。後來與朱德一起成為共和國元帥的彭德懷、林彪、劉伯承、羅榮桓、聶榮臻、葉劍英也都出現在激戰的陣地上。

根據冒著風險得來的情報,彭德懷把原定的陣地防御戰改為在運動戰中尋機殲敵,打了一個被國際軍事界譽為“世界戰爭史上少有的遭遇戰”,也打了麥克阿瑟一個措手不及。這位享譽西方軍政兩界的美國“軍神”,在與比他小18歲的彭德懷的較量中一再失手,不得不以黯然的方式結束了自己曾經輝煌的軍事生涯。

抗美援朝勝利兩年後,1300多位將領組成了新中國的開國將帥方陣,他們的身上,幾乎都有來自戰火一線的光榮印痕——戰傷。有人斷言,這是世界上戰傷最多的將帥方陣。而他們中,九成以上經歷過長征的洗禮。

長征路上,紅2軍團5師師長賀炳炎右臂中彈,只剩下一點皮連著肩膀。沒有截肢工具,醫生找來一把木工鋸。將軍擔心使用嗎啡會影響自己日後指揮作戰,命令衛生員把自己捆在門板上,讓醫生動手。僅僅6天後,這位勇悍的紅軍將領又出現在了陣地上。

紅5軍1師師長彭紹輝在反“圍剿”戰斗中失去左臂。這位從秋收起義就跟隨毛澤東的戰將,以驚人的毅力學會了獨臂騎射。出院後,周恩來特批他回到了紅軍的戰斗行列。長征出發時,他擔任少共國際師師長。

紅四方面軍10師副師長王近山僅頭頂上就有三塊傷疤。其中一塊深到了他在後來的生活中始終不敢用力搓揉的地步——那是他抱著敵人滾下山崖的英勇壯舉留下的標記。一次戰斗負傷被抬下陣地,他竟用槍脅迫挑夫把他再次抬上前線,從此,“王瘋子”就成了這位打起仗來勢若瘋虎的將領的雅號。曾在長征中當過王近山警衛員的老紅軍韓先良說,王近山打仗不要命廣為人知,連毛主席都說他“敢打沒有命令的仗”。

在遵義會議上力推毛澤東領導黨和紅軍的王稼祥,帶著重傷走完了長征。1933年4月的第四次反“圍剿”中,一塊彈片穿過他的臀部進入腸子之後,便一直用一根橡皮管將膿液排出體外。到達陝北後,美國籍醫生馬海德檢查他的傷口後驚嘆︰這麼重的傷,居然能長征過來,要有多麼頑強的意志啊!

余秋里,獨臂;晏福生,獨臂;鐘赤兵,獨腿……沒有人能夠具體統計出一代長征戰將到底負過多少次傷,更沒有人能夠統計出,直到一代長征戰將辭世,身上仍有多少彈片未被取出。毛澤東曾說︰“中國從古到今,有幾個獨臂將軍?舊時代是沒有的,只有我們紅軍部隊,才能培養出這樣的獨特人才!”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