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將領真年輕 平均年齡29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賈永 徐壯志責任編輯︰姚遠
2016-05-04 21:26

失敗靠什麼絕地逢生

3萬疲憊的紅軍遇到了40萬強敵,而這,還不是剛剛重掌紅軍指揮權的毛澤東所面臨的最大困難。

3個多月的連續作戰,長征出發時紅軍士兵平均每人50多發的子彈已基本打完——紅軍已快“打不起”仗了。

更嚴重的是,湘江戰役失敗的陰影籠罩在紅軍頭上,嚴重影響了紅軍的士氣。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在土城作戰不利的情況下,毛澤東寫下了他軍事生涯中最得意的一筆——四渡赤水。

紅軍一渡赤水,向古藺、敘永地區前進。當蔣介石判斷紅軍將要北渡長江,匆匆在長江南岸布置了幾十個團阻攔時,紅軍卻掉頭二渡赤水,打了敵人一個措手不及。5天之內,紅軍取桐梓、奪婁山關、重佔遵義城,殲滅王家烈8個團和吳奇偉縱隊兩個師。

這是紅軍長征以來最大的一次勝利,給紅軍贏得了長征中第一次大的槍支彈藥補充。

三渡赤水,紅軍再次擺出北渡長江的姿態。待蔣介石的重兵再次被調至川南時,紅軍卻又一次調頭向東,間不容發地從敵軍的間隙中穿過,第四次渡過赤水,爾後南渡烏江,兵鋒直指貴陽。

守軍僅一個團的貴陽城亂作一團,坐鎮指揮的蔣介石慌忙中急調滇軍入黔。沒想到紅軍只是虛晃一槍,乘虛進軍雲南,以7條小船順利渡過金沙江,就此跳出幾十萬大軍的包圍圈。

25年後的1960年,當來訪的二戰名將蒙哥馬利贊譽毛澤東指揮的解放戰爭三大戰役時,毛澤東說,四渡赤水才是他的得意之筆。

對毛澤東軍事思想有著專門研究的國防大學教授徐焰認為,四渡赤水徹底改變了第五次反“圍剿”以來被動挨打的局面,奪取了戰略轉移中的主動權,顯示了毛澤東高超的軍事指揮藝術。

作為領袖的毛澤東能夠挽狂瀾于既倒,年輕的紅軍戰將也早錘煉出了在絕地中求得勝利的指揮技藝。

1936年2月底至3月底,賀龍率紅2、6軍團在川滇黔交界處的烏蒙山區,與10余倍于己的敵人周旋。

“天天跑,天天打,有時候敵人追著我們打,有時候我們轉著轉著就轉到了敵人後面。”老紅軍陳浩回憶說,3大主力會師時,出發時1.7萬人的紅二方面軍,還有1.4萬多人。毛澤東盛贊他們“沒有折本”。

“毛主席還說︰“二、六軍團在烏蒙山打轉轉,不要說敵人,連我們也被你們轉昏了頭。硬是轉出來了嘛!”

今天,流經川西崇山峻嶺間的大渡河,已經和長征緊緊地聯系在了一起。

1863年,就是在大渡河畔,太平軍名將石達開兵敗喪生。7000名太平軍慘死在清軍刀下。72年後,蔣介石在大渡河布下20萬大軍,企圖讓僅剩兩萬人的中央紅軍做“石達開第二”。

紅軍總參謀長劉伯承親臨河邊,指揮紅1團強渡。

憑著從敵人手中奪來的一條小船,後來成為共和國中將的孫繼先率17勇士在急流彈雨中奇跡般強渡成功。

然而,水急船少,大批紅軍無法迅速渡過。紅2師4團接到命令︰迅速奪佔北面的瀘定橋,從橋上過江。

紅4團創造了一天冒雨行軍240里的紀錄,奪取了瀘定橋。91歲的老紅軍唐進新至今記得那驚心動魄的一天,“每踫到敵人,就留下一部分人打仗,其他人繼續行軍。”

即使以毛澤東的豪情,在寫到瀘定橋時也用了“大渡橋橫鐵索寒”這樣的字眼。面對高懸于奔騰江水之上的被抽掉了橋板的鐵索,英雄的紅軍在敵人的彈雨和大火中,踩著晃動的鐵索沖了過去。

勝利的那個傍晚,劉伯承面對著鐵索說︰將來革命成功了,要在這里豎個碑,記下紅軍戰士的不朽功勛!

半個世紀後,大渡河畔矗立起了一座紅軍飛奪瀘定橋紀念碑。揭幕的那一天,昔日紅4團政委楊成武將軍親自前去,再一次踏上了瀘定橋。只是,當年年輕的奪橋勇士都未能隨同楊成武二次走上這座不朽的橋︰24人中有3位當場陣亡,其他人大都倒在了為民族獨立和祖國解放的征程中。

長征,所創造的奇跡,又何止強渡大渡河與飛奪瀘定橋︰一方面軍翻越山脈18座,其中5座經年被積雪覆蓋,跨過大河24條,歷經11省二萬五千里;二方面軍行程9520公里,途經10省92縣,攻佔縣城92座;四方面軍行程5000公里,3過縱深近500公里的草地。長征途中,紅軍穿越了數十年來沒有一支軍隊經過的少數民族聚居區;突破了國民黨中央軍和10個地方軍閥的圍追堵截,幾乎每天就有一次遭遇戰,平均走365華里才休息一次,日均行軍74華里……

長征雖已結束他們仍在創造歷史

1937年9月25日,兩個月前由長征路上的中央紅軍1軍團為主改編的八路軍115師,在平型關殲敵1000多人,一舉粉碎了日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率部強渡大渡河的紅1團團長楊得志和率部飛奪瀘定橋的紅4團政委楊成武,以及另一位長征中的團政委楊勇在平型關戰斗中“三‘楊’開泰”。楊勇在戰斗中臂部中槍,仍率部奮戰。

兩年後,楊成武指揮部隊在黃土嶺戰役中擊斃日軍中將阿部規秀。那一年楊成武25歲,而被日軍譽為“名將之花”的阿部規秀52歲。

23天後,由紅二方面軍為主改編的八路軍120師設伏雁門關,斃傷敵500余人,數十輛日軍汽車在沖天大火中化為灰燼。端槍沖在部隊前面的716團團長,就是後來的獨臂上將、當時24歲的賀炳炎。

又過一天,八路軍129師769團夜襲陽明堡,擊毀敵機24架,殲敵100余人。屯居山西的日寇一時失去了空中突擊力量,不得不分兵防御後方。

當時的769團的團長,是19歲就擔任紅四方面軍11師政委的陳錫聯。這位後來的開國上將一生負過四次重傷,三次子彈穿過身體。

從抗日戰爭到解放戰爭到抗美援朝,長征路上走出的一代年輕戰將,始終挺立在烽火一線;從長征中走出來的一代人,始終是這支越戰越強的紅色隊伍的核心。

長征,走出了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朱德、任弼時等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導集體成員,走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5位國家主席、代主席毛澤東、劉少奇、董必武、李先念、楊尚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10位元帥中的9位經歷過長征的考驗。

1955年授餃時,10位大將平均年齡51.7歲。55位上將平均年齡45歲左右,肖華上將只有39歲。

強渡大渡河的勇士孫繼先將軍,新中國成立後做了我軍第一個導彈試驗基地的司令員。而指揮那場戰斗的聶榮臻元帥,則成了我國尖端科技的奠基人。

長征勝利25周年的時候,聶帥親自選址,特地把我國的一處衛星發射場,建在了當年劉伯承與彝族首領小葉丹歃血為盟的大涼山中。

當一枚枚火箭從這方千百年來只有火把的地方直射雲霄的時候,全世界都看到了乳白色箭身上那醒目的標志︰長征。

創造長征恢宏史詩的人,有什麼人間奇跡不能創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