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重塑,“老大哥”如何找準“新坐標”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嚴珊責任編輯︰楊紅
2016-05-30 02:08

我們怎樣破繭重生

——“新體制、新職能、新使命”大討論實錄

轉型重塑,“老大哥”如何找準“新坐標”

■本報記者 嚴 珊

卷首語

一聲“陸軍老大哥”,讓人生出幾多感慨與遐思。

“老大哥”,意味著厚重的歷史、浴血的榮光,也代表著信任與托付。英國的蒙哥馬利元帥曾警告西方世界,千萬不要與中國軍隊在地面上交火。抗美援朝戰爭中,我軍使美國陸軍遭到建軍史上最大的敗績,也使號稱“戰神”的麥克阿瑟斷送了一世英名。

然而,“老大哥”也會引起另一種擔憂︰面對戰爭形態的深刻變化,“老大哥”還能保持雄風依舊嗎?

戰爭不停地在變臉。從陸地到太空,從鋼鐵到 片,從“上疆場彼此挽弓月”到“不見硝煙的角逐”,一個又一個軍種或兵種橫空出世,昔日的“小兄弟”在戰場上獨領風騷。“老大哥”,還會安坐“第一把交椅”嗎?

時進我進!陸軍絕對不會躺在昨天的功勞簿上,不會把傳統當包袱,更不會做蘇聯話劇《前線》中那個守舊、守常、守成的戈爾洛夫。盡管這是一次艱難的轉身,但卻是由“大陸軍”向“強陸軍”的華麗轉身;盡管這是一次痛苦的轉型,但卻是由“區域防衛型向全域作戰型轉變”的浴火重生。

就像一只繭中的蛹,不沖破繭殼,她就永遠不可能自由飛翔。我們深信,經過從觀念到體制、從制度到人員的全方位重塑,昨天的“老大哥”一定會找準新坐標,成長為一支強大的現代化新型陸軍,在轉型重塑中實現鳳凰涅--。

換羽騰飛,“善攻者”動于“九天上”

新聞故事

“突防航線和機降區域選擇都不太合理,需重新研討論證……”深夜,東部戰區陸軍某陸航旅旅長盛建忠思量再三,撥通了某摩步旅指揮員的電話。

當晚,機關參謀送來了一份機降協同演練方案,盛建忠一眼就看出了方案中的問題。

“隨著編制體制調整,部隊實戰化訓練的氛圍越來越濃,平時練兵就應較真踫硬、馬虎不得!”盛建忠至今還記得,兩年前,該旅應邀出動4架直升機參加兄弟單位聯合演練,機降分隊前腳剛著地,後腳就被“敵”裝甲力量“包了餃子”,全軍覆沒。

復盤會上,兄弟單位矛頭直指陸航︰預定機降地域明明都能看見“敵”裝甲車輛,飛行員還是按部就班實施機降。飛行員滿臉委屈︰一直以來,他們受領任務只被告知飛幾架、何時飛、飛往哪,根本不知道協同單位指揮員的作戰意圖。

痛定思痛!此事令盛建忠深刻領悟到︰融入聯合,實現陸航由輔助支援向主戰主用轉型發展,必須剔除“你打你的、我飛我的”陳舊觀念。

體制重塑,也是自我重塑的開始。如今,無論是挺進大漠還是遠涉深藍,無論是日常飛行還是聯合演練,盛建忠都要和官兵探討合成指揮員作戰意圖、陸航與其他軍兵種指揮與協同等問題。只要一有機會,他就會組織部隊與防空兵、電子對抗部隊展開互為條件對抗,與海軍指揮艦、空軍預警機進行指揮協同,與炮兵、殲擊航空兵組織聯合火力突擊訓練……

“由地面指示目標,引導直升機進行火力打擊。”前不久,該旅組織夜間海上實彈射擊,盛建忠提出一個大膽設想。組織空地引導打擊訓練,引導時機、引導手段、火力安全界等把握難度大,加之海上氣象多變,稍有不慎,容易發生事故。對此,他帶領團隊研究攻關,摸索出激光照射、數據通信、語音通信、目標指示等多種引導打擊手段。

是夜,夜黑如墨。3個特戰引導組輪番引導武裝直升機,10個海上目標均被精準摧毀。

為啥這麼拼?盛建忠回答得慷慨激昂︰“陸航是飛起來的陸軍,我們唯有練就過硬本領,才能在‘換羽新生’中履行好新使命!”

主人公說

盛建忠︰這幾年,我軍陸航部隊建設形勢喜人︰編制規模不斷擴大,新機型新彈種相繼研發列裝,以陸航力量為主的全域機動、立體攻防、垂直登陸等新戰法不斷涌現,改變了陸軍傳統的作戰樣式。

喜中參憂的是,雖然演訓中陸航身影隨處可見,可被用于裝點門面、吸引眼球、博得彩頭等現象沒有杜絕。有的部隊把陸航來了當“聯合”,有機降就算“立體”,導致任務參加不少,能力提升卻不明顯,距離融入聯合作戰體系還有不小差距。

適應新體制、履行新使命,各級指揮員必須帶頭破除守舊觀念、守常思維、守成思想,樹立不轉不行、轉慢了也不行的理念;從實戰需要出發,從難從嚴訓練部隊,千方百計縮短“機場”與“戰場”的距離;主動適應陸軍由“低速扁平”向“高效立體”轉變要求,提升“精確作戰、立體作戰、全域作戰、多能作戰、持續作戰”核心軍事能力。

記者觀察

信息化時代,戰爭的立體性、多維性日趨突出,陸地、海上、天空、電磁空間同時交織進行,“爬行化”的陸軍難以全面融入戰爭,“飛起來”成為陸軍發展的必然趨勢。 

海灣戰爭中,1個阿帕奇武裝直升機營曾在2小時內摧毀200多輛對方坦克;伊拉克戰爭中,直升機與坦克的交戰損失比為1:20。

面對來自頭頂的致命威脅,世界軍事強國紛紛將陸軍戰斗力建設重心上移,發展陸軍飛行化部隊,立體化的陸軍力量體系和作戰行動正逐步形成。 

時下,我陸軍空中作戰力量與世界軍事強國相比尚有差距。要想在未來陸戰中爭得主動、贏得先機,必須大力加強陸軍飛行化建設,快速發展以陸航為主體的“空中輕騎兵”,搶佔低空、超低空戰場空間,實現由“平面陸軍”向“立體陸軍”的轉型跨越。

(本報記者 代烽、特約記者 李勇、通訊員 尹虎采寫)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