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艇部隊新紀錄︰單艇首次四彈連射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茆琳 洪利峰責任編輯︰高飛
2016-06-10 03:19

北海艦隊某潛艇支隊瞄準實戰真打真練

當“陪練”打出極限紀錄

本報訊 茆琳、洪利峰報道︰5月下旬,某海域,波峰浪谷間突然傳來的一陣巨響,讓“紅軍”指揮員目瞪口呆,己方一艘大型水面艦艇,連遭4記“重創”喪失戰斗力。而隨著這次攻擊成功,“藍軍”創下潛艇部隊一項新紀錄︰單艇首次實現四彈連射!

打出新紀錄的北海艦隊某潛艇支隊321潛艇,本是這場演習的配角——“紅軍”重兵集結,空中戰鷹掠雲破霧,海面戰艦列陣穿梭,組成立體反潛體系,張開大網,獵捕潛藏水下的“藍軍”……

這一仗,究竟該怎麼打?在艇長尹慧泉指揮下,321潛艇已在深海中潛伏了近40個小時。“報告艇指,‘紅軍’成戰斗編隊快速向我艇靠近,方位××,距離××。”廣播器內傳來“敵情通報”,氣氛變得更加凝重。

“建議航向××。”結合對方運動態勢,導航台按慣例給出規避航向。“停!”尹慧泉突然扯開嗓子說︰“假如真是打仗,我們現在該怎麼辦?我們當‘陪練’可不是當‘沙袋’!”指揮艙內,大家靜了下來︰這是規避擺脫的好時機,也是一擊制敵的好時機。

“探測海床情況。”潛艇借助復雜的海底地貌,悄悄駛離原地,反客為主,快速調整艇態,進入伏擊準備。指控技師突然報告︰“1號導彈慣導平台啟動不正常,請求暫停發射程序。”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貽誤戰機,後果難料。尹慧泉果斷命令一艙準備自主發射,並立即啟動“武器系統應急檢修預案”。經過一連串的搶修之後,故障終于被排除,而此時距離發射時機已不到5分鐘。霎時,口令此起彼伏,尹慧泉雙眼緊盯手中秒表,尋找最佳攻擊時機。“3、2、1,1號發射,2號發射……”艇身猛烈震動,4枚導彈先後脫管而出,直撲目標。

“當‘藍軍’不敢真刀真槍地干,那還有何意義?321艇這次4彈連射,既檢驗了對方的體系作戰能力,又砥礪了自身能打勝仗的水平,實戰化訓練,就該這麼練。”復盤總結會上,支隊長徐志榮的話擲地有聲。近年來,這個支隊根據潛艇在未來海戰中擔負的使命任務特點,調整優化對抗訓練的手段和方法,突出反封鎖、反潛、反艦等課目的針對性研練,反復錘煉部隊的打仗本領,實現了連續11年實射導彈無失誤。

觀訓快評︰軍人眼中的敵情莫加上引號

■魏 兵

“說打真打”。部隊在對抗訓練中上演的不按套路和出人意料,讀來引人深思。這般折騰為何來?其實文中指揮員的一句話早已說清︰“假如真是打仗……”這個“假如”,把原本遙遠的時空突然拉近了,讓原本模糊的憂患變得真切了。一切都用打仗的標準來衡量,就打破了“穩穩當當”,就不能再“輕輕松松”!

對抗訓練,作為我軍一種有效的訓練形式,其實由來已久。但在一些部隊,對抗訓練卻總是在低層次徘徊,至今縈繞在我們耳邊的,不乏“紅必勝藍必敗”的慣例、“演習如演戲”的痼疾。說到底這是眼楮中沒有了敵人,給敵情加上了引號。

戰爭年代,敵人就在身邊,沒有敵情觀念,就會吃眼前虧。那麼今天,難道敵情消失了嗎?眼中的敵情帶引號,腦子里的實戰意識也會帶引號,如果有朝一日敵情真的沒有了引號,試問我們能否把戰爭也加個引號,把失敗也加個引號?

柳宗元在《敵戒》一文中說︰“皆知敵之仇,而不知為益之尤;皆知敵之害,而不知為利之大。”意思是說,人們都知道敵人是仇人,會造成很大危害,不知道敵人存在還會有示警價值。他舉例說︰“秦有六國,兢兢以強;六國既除,乃亡。”柳宗元的見解,今天仍值得軍人深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