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導尖兵︰導彈試驗專家陳德明

來源︰軍報記者作者︰陳小菁 鄒維榮 等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6-07-25 00:16

陳德明(右一)與團隊成員進行某任務彈道定軌預報分析(資料照片)。圖片來源︰新華社

創新驅動,實現導彈試驗重大技術突破,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他用鷹一般的眼楮掃視未來戰場

基地歷史展覽館內,“大漠雄風”4個大字遒勁有力;一枚枚雄姿挺拔的導彈模型,見證著大漠靶場軍人鑄劍圖強的使命擔當。

能戰方能止戰。基地負責試驗鑒定的這些導彈武器,在裝備部隊後能否快速形成戰斗力、制勝未來戰場,靶場試驗鑒定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挺立大漠望大洋,身在靶場觀戰場。長期從事導彈武器試驗鑒定工作的陳德明時常警醒自己︰“作為一名軍人,戰場上要敢于沖鋒,科研場上要敢于攻堅,踫到問題‘躲著走’,無異于戰場上的逃兵。”

當年海灣戰爭爆發時,“愛國者”導彈攔截“飛毛腿”導彈的畫面,深印在陳德明腦海中。那時,西方國家在導彈武器技術領域一直領跑世界,其重大關鍵技術甚至比我國領先許多年。

決定到基地工作時,陳德明曾在日記本上寫下這麼一句話︰“做科研一定要緊盯前沿,搶佔戰略‘制高點’,做出領先世界的成果來。唯有自主創新,才能殺出一條‘血路’!如果總是踩著別人的腳印走,以我國的基礎條件,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這些年,他始終用鷹一般的眼楮掃視未來戰場,盯住科技前沿,把一個個“不可能”變為“可能”,在完成一次次急難攻堅任務中,走出了一條導彈武器試驗鑒定的創新之路。

一次任務中,陳德明發現︰導彈武器“1次試驗只能驗證1個目標”,且“1個導彈型號需進行多次試驗”,鑒定周期長、投入經費多。經過縝密分析研究,他大膽建議“在1次試驗中同時驗證多個目標”。結果,這一建議卻遭到國內知名專家的反對,大家擔心“一箭多雕”可能變成“雞飛蛋打”。

面對質疑,他反復推演拿出精準數據,使得這一方案得到專家認可。新型試驗方案應運而生,不僅為部隊節約了大量試驗經費,還加快了導彈武器列裝部隊的進程。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上世紀90年代,作為軍事斗爭準備的“殺手 ”武器,某型導彈進入定型試驗階段,急需裝備部隊。這時,一個重大考驗擺在陳德明眼前︰

要完成該類導彈的鑒定定型,通常需要進行9次成功試驗,但當時,基地只有4枚試驗彈,而且導彈發射陣地與效應靶場之間的距離遠遠小于導彈射程——這就好比讓人在手槍射擊場考核鑒定狙擊步槍的遠距離射擊精度,再好的槍手也要犯難。一些專家認為,“這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超常任務須用“超常規”手段。經過不斷改進創新試驗方法,陳德明帶領團隊實現重大技術突破,在最短時間內拿出了導彈精度科學評定指標,保證了該型導彈第一時間完成試驗、裝備部隊。

10年後,基地新建了滿足導彈射程要求的效應靶場。該型導彈又先後進行了數十次試驗、訓練和演習飛行。統計結果表明︰當初的導彈估算結果與實射數據高度吻合。一位老專家不禁贊嘆︰“你們真了不起,創造了導彈武器試驗鑒定的奇跡!”

在常人眼中,導彈專家勾畫的不過是一紙之圖。但在他們筆下,一筆一畫莫不與戰場相連。

一年仲夏,某型戰略導彈飛行試驗失利,彈頭解體,遠遠飛離預定目標區。這是該型導彈列裝前的一次關鍵試驗,對裝備部隊起著決定性作用。倘若找不到彈頭,就無法分析故障原因,拿不到寶貴的實驗數據。

當時,一些專家先後給出了幾十個殘骸落點坐標,分布範圍達上萬平方公里。基地每天組織官兵深入“生命禁區”,展開“大漠尋針”式的搜索,卻始終一無所獲……一籌莫展之際,陳德明向上級主動請纓︰“我來試試!”

在分析了導彈飛行視頻後,陳德明憑借扎實的理論功底和實踐磨礪,經過7天7夜的反復建模計算,最終把落點定位在15平方公里的區域內。很快,搜索一線傳來消息︰“彈頭找到了……”

有人說,設計是一門充滿遺憾的藝術。然而,作為戎衣在身的“導彈試驗設計師”,陳德明卻說,“決不能讓‘導彈作品’留有遺憾”。他執行過數百發導彈武器飛行試驗任務,牽頭攻克10余項核心技術難題,致力于用創新來“消除遺憾”。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