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導尖兵︰導彈試驗專家陳德明

來源︰軍報記者作者︰陳小菁 鄒維榮 等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6-07-25 00:16

誓言無聲 26載不忘初心

——記西北某基地研究員、導彈試驗專家陳德明(下)

■解放軍報記者 鄒維榮 陳小菁 通訊員 梁景創 趙金龍

大漠的風,清涼爽朗。

一身戎裝坐在我們面前的陳德明,顯得羞澀、靦腆,遠不如在計算機前談論他的導彈事業那樣有風采, 但隨著話題的深入,這位導彈試驗專家那柔軟的一面,更加震撼記者的心靈。


在陳德明的生命里,導彈武器試驗事業重于一切。李玉建 攝

“我的價值在大漠、在靶場,這里有我施展的舞台,這里有我一生最大的夢想和追求。”

——不忘初心,扎根大漠

“基地的情況怎麼樣?”“比較艱苦!”

“我學的航天動力學與飛行試驗專業,只要過去後有事干就行。”

“天天都有干不完的事,只要你想干,就可以來。”

這是基地高級工程師杜之明將軍1989年到國防科技大學參加高級研究班時和陳德明的對話。那時,陳德明即將大學畢業。

“老將軍的話深深打動著陳德明,就在那一刻,一顆游移的心歸落到了導彈這項神聖的事業上。”杜之明將軍說︰“就這麼簡單,1990年大學畢業後,陳德明放棄了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優厚待遇條件,主動來到了大漠戈壁。”

然而,26年前,當他初來基地報到時,面對大漠艱苦閉塞的工作環境,一時竟無所適從。

“主要是科研條件反差比較大,一個室60多個人,正兒八經能用的電腦就那麼一台,看著這台電腦,我心里涼了半截。”陳德明說,第一次參加任務,面對陌生的“任務窗口”,他能找到的唯一參考資料,竟然是一篇掉了好幾頁的論文。

由于環境艱苦,基地當時有一項規定,入伍大學生干部工作8年以上,就可以選擇是否離開部隊。是走還是留,陳德明坦言,“我不想等8年,既然來了,就老老實實干8年再說。”

那天,陳德明專門來到戈壁深處那不朽的軍陣——烈士陵園里靜靜地坐了大半天,和安放在那里的英靈隔空交流︰他們有將軍也有士兵,平均年齡還不到24歲,卻選擇了沙漠,選擇了奉獻,選擇了犧牲,干出了驚天動地的偉業。

而此時的陳德明,雖然還想象不出自己能為導彈事業做些什麼,但他認定這一事業足可以使所學發揮到極致,這一事業必將與共和國使命相系,與振興中華偉業相聯。想到這些,他感到無比振奮與自豪。

陳德明想通了,他給出了自己的選擇︰“我的價值在大漠、在靶場,這里有我施展的舞台,這里有我一生最大的夢想和追求。”

心若不荒涼,處處皆風景。上個世紀90年代初期,靶場擔負的任務相對較少,尤其是大型任務一兩年才執行一發。大漠的偏僻荒涼,生活的單調乏味,成為他潛心鑽研的天賜良機。學習,成為他給自己定下的第一個目標。

從“兩彈一星”專家筆記到計算機課程、統計學原著,從各種試驗圖紙、數據分析到古今哲學軍史,凡是能找來的資料書籍,他都如饑似渴地汲取營養。很快,他從一名紅牌學員成長為專業骨干。

當時某型號導彈武器定型試驗的課題擺在了基地科研人員面前。陳德明作為攻關團隊中其中一員參加課題攻關。受領導彈武器試驗系統試驗與鑒定技術研究任務的陳德明在一片空白、毫無借鑒的情況下艱難起步。

連續苦戰3年,當陳德明拿著厚厚的設計方案來到課題組時,老專家們震驚之余,紛紛投來肯定的目光︰“從理論上解決了導彈最大標準射程評定與評估等問題,填補了該型號導彈試驗與鑒定技術空白。”

經過這件事,陳德明得到了很大鍛煉。

自此,陳德明在導彈科研戰線上的道路越走越寬、越走越遠。如今,陳德明已經成為國家“863計劃”某專家組副組長,當初決定最多在這里干8年的他,在大漠一干就是26年,他已經深深根植于這片大漠。

2002年,他由一名普通科研人員被提升任命為研究室主任。2010年,中央軍委給陳德明記了一等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