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探訪︰老百姓為何幫紅軍強渡烏江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石瑞寧 徐葉青責任編輯︰唐超山
2016-08-13 03:35

強渡烏江,是長征路上一次重要軍事行動,為遵義會議召開創造了條件——

依靠人民,不斷攻克前進路上新“天險”

■本報記者 石瑞寧 徐葉青

今日烏江。 劉 華攝

“軍隊打勝仗、人民是靠山”。當我們沿著烏江河畔,踏訪當年紅軍走過的土地,回望長征勝利80年來的崢嶸歲月,再次深切感悟了這一顛撲不破的真理。

烏江,自古以流急、灘多、谷深聞名于世,自西向東流經黔北,形成一道天然屏障,號稱“天險”。

“縱橫天下路,難過烏江渡。”1935年1月,這道屏障似一條奔騰的蛟龍,橫亙在剛剛經歷過湘江血戰的紅軍將士面前。此前,敵軍損毀江邊所有渡船,掃蕩河岸村落房屋,連一支木槳、甚至一塊像樣的木板也沒留下。

“面對敵人重重封鎖,紅軍能以較小的代價突破烏江天險,離不開人民群眾的擁護和支持。”與我們同行的黨史專家聶其康說,“其實,當時紅軍剛來到時,不少群眾跑到附近藏了起來。他們之前沒見過紅軍,也不知道紅軍是干啥的。國民黨士兵整天說共產黨殺人不眨眼。後來發現紅軍紀律嚴明,不拿也不損壞群眾的東西,還打土豪分財物,便堅信紅軍是窮人的部隊,都悄悄回來幫忙。當時,方圓幾十里的老百姓砍掉自家竹子,扎竹筏、搭浮橋,想盡辦法幫助紅軍渡烏江。”

劉伯承元帥曾這樣追問︰“老百姓不是命里注定要跟我們走的,為什麼不跟別人走呢?”

這是人民的選擇。甕安縣人武部政委阮順坤坦言,江山並不偏向誰,歷史也不偏向誰。誰心中裝有人民,誰就能贏得人民。那種困難的時候想到人民、順利的時候拋棄人民,沒有權力的時候重視人民、擁有權力的時候輕視人民的態度,是不可能得到人民真心擁護的。

“蛤蟆死了四腳伸,草鞋爛了四根筋。打雙草鞋送給你,保護紅軍好長征。”這是甕安千人送別紅軍時唱的民謠。當年,看到紅軍穿著破爛不堪的草鞋,甕安群眾把自己織的草鞋送給紅軍,希望紅軍穿著他們打的草鞋,“為天下的貧苦大眾翻身打出一個新天地。”

有人說,回望歷史,不只是采摘耀眼的花朵,更是去獲取熔岩一般運行奔騰的地火。

當年,紅軍渡江後,在木老坪村留下一個身患重病的戰士。當地還鄉聯保武裝進村挨家挨戶搜查時,村民堅持說是自家孩子,使他躲過了敵人的殘殺。

為紅軍渡江當向導、給紅軍當挑夫……這樣的故事,在一本名為《紅軍三過甕安》的史料書上俯拾即是,這恰好印證了一個千古不變的真理︰得民心者得天下。

這也是勝利的啟示︰一個政黨的前途命運,最終取決于人心向背;一支軍隊的勝敗榮辱,最終取決于為誰而戰。

今天的烏江,波瀾不驚,兩岸高峽及藍天白雲倒映其中,秀麗如畫。多座百萬千瓦級水電站建成,將烏江水位抬高了160米,已難覓當年的湍急。紅軍當年渡江的江界河渡口附近,立起了一塊醒目的紀念碑,但真實遺址早已被水淹沒。

今天的世界,軍事科技風起雲涌,先進武器日新月異,戰爭理念推陳出新。但是,無論將來我們的裝備達到怎樣的現代化程度,仍然必須始終緊緊依靠和發動人民群眾,把依靠人民作為我們的根本法寶,才能攻克前進路上一個又一個“天險”,奪取一次又一次勝利。

“與民共其樂者,人必憂其憂;與民同其安者,人必拯其危。”始終把人民裝在心里,人民才會把你裝在心里;把人民的利益舉過頭頂,人民才會把你舉過頭頂。

“不可否認,承平日久,少了血與火的洗禮,少數官兵對戰爭年代軍民生死與共、血肉相連的情誼缺乏切身感受。”南部戰區陸軍某旅政委胡軍直言,我軍作為執行黨的政治任務的武裝集團,任何時候都要保持人民軍隊的性質宗旨。只有在思想認識上徹底解決“來自誰、為了誰、依靠誰”的問題,才能不斷譜寫軍民魚水情的時代新篇。

大江東去,惟有沖過百折千轉之急流,方有一馬平川之壯闊。

如彩虹般“掛”在烏江上的江界河大橋,車輛川流不息。當年紅軍將士冒著生命危險,靠竹筏和簡易浮橋跨越的“天險”,如今已是“一橋飛架南北,天塹變通途”。風雲激蕩與滄桑巨變之間,永遠不變的是流淌在我們這支軍隊血脈里的獨特基因——扎根人民、依靠人民、服務人民。

(《解放軍報》2016年8月13日 01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