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長征首次大捷為何發生在婁山關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石瑞寧 徐葉青責任編輯︰劉航
2016-08-24 03:02

婁山關戰斗,中央紅軍長征以來獲得的首次大捷。初秋,本報采訪組來到婁山關戰斗舊址追尋紅軍足跡——

“敢啃硬骨頭”,方能闖關奪隘所向披靡

■本報記者 石瑞寧 徐葉青

今日婁山關。 程門宏攝

從貴州桐梓沿川黔公路出發,遙遙便可望見一座高大的金色浮雕屹立在山腳。浮雕上,戰旗飄揚,紅軍將士躍馬橫槍,前僕後繼……我們知道,婁山關到了。

婁山關,北據巴蜀,南扼黔桂,為黔北咽喉。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是兵家必爭之地。

在婁山關西側的小尖山上,兩根並立巨柱組成的紅軍戰斗紀念碑莊嚴威武,默默地講述著當年那場激烈的戰斗——

1935年2月25日凌晨,紅三軍團在軍團長彭德懷的率領下,采取正面攻擊和兩翼包圍的迂回戰術,向婁山關挺進,與敵軍爭奪關口。敵人憑險據守,紅軍猛烈攻擊,一舉拿下婁山關,殲滅黔軍4個團。

“婁山關戰斗是中央紅軍長征以來打的第一個大勝仗,沉重地打擊了敵人的囂張氣焰,充分顯示出遵義會議調整軍事主要領導人後,紅軍在毛澤東軍事思想指導下發揮出的巨大威力。”79歲的解說員肖開基激動地說。

此前,由于受“左傾冒險主義”影響,紅軍節節敗退。遵義會議,確立了毛澤東同志在黨中央和紅軍的領導地位。紅軍在戰略指導上徹底放棄了消極防御的路線,轉而實行積極防御的軍事指導方針,即著眼打破強敵的圍追堵截,寓戰略防御于戰役進攻之中,以戰役攻勢爭取戰略防御主動。

從消極到積極,在強敵環伺中忽而猛沖猛殺,忽而聲東擊西,紅軍就像獲得了新的生命,一改之前“處處受制于敵”“走也走不動,打也打不好”的被動處境。

勝利面前,紅軍將士認清了這樣一個事實︰以毛澤東為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找到了前進的正確方向,探索出了革命發展的正確道路,是使我軍立于不敗之地的根本保證。只要我們堅定不移地沿著這條路走,即使再多艱險、要啃再多的硬骨頭都不怕!

時代的腳步,總在不斷跨越艱難險阻中愈發堅實。

婁山關上,昔日紅軍戰斗過的塹壕、彈坑早已披上了一層厚厚的綠裝。在公路四通八達的今天,我們已經很難用眼楮判斷婁山關“萬峰插天,中通一線”的險要。作為軍事重地的角色,婁山關已經淡出人們的視線,但它在紅軍革命史上的里程碑意義卻永遠不會磨滅。

“攻下婁山關,揭開遵義大捷的序幕,展示了遵義會議的曙光。”婁山關紅軍戰斗遺址陳列館副館長黃偉介紹說,“這場勝利,離不開正確的軍事指導和將士的浴血奮戰。”

《紅星》一篇社論這樣寫道︰這一勝利是在黨中央局擴大會(遵義會議),反對單純防御路線,采取了正確的軍事領導之後的勝利……這說明了︰只要有正確的軍事領導,只要不怕疲勞,勇敢作戰,我們就能消滅與戰敗任何的敵人。

理想穿越時空,精神輝映未來。80年後的今天,歷史翻開了新的一頁。一條“政治建軍、改革強軍、依法治軍”的科學大道正在我們面前展開。

改革的雁陣已經形成,振翅前行依然任重道遠。迢迢征途,我們如何在改革強軍的新長征中闖關奪隘,奪取勝利?

習主席號令如山︰“越是難度大,越要堅定意志、勇往直前,決不能瞻前顧後、畏首畏尾。只要全軍統一意志,敢于啃硬骨頭,敢于涉險灘,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

革命戰爭年代,廣大指戰員“刀山敢上、火海敢闖”,我軍由小到大、由弱到強,無堅不摧、無敵不克。面對強軍征程中的一個又一個險灘壁壘、頑癥痼疾、棘手難題,同樣需要甘灑熱血的犧牲精神,同樣需要攻堅克難的“敢死隊”,打通落實的“最後一公里”。

“西風烈,長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馬蹄聲碎,喇叭聲咽。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從頭越,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婁山關下,山壁間巨幅碑石上鐫刻的《憶秦娥•婁山關》,大氣磅礡,金光奪目。迎著獵獵晨風,肖開基老人情不自禁地高聲誦讀。慷慨激昂的聲音在山谷回蕩。

婁山關,猶如一抹雨後的彩虹,散發出耀眼的歷史光芒。當年,紅軍從這里出發,一路披荊斬棘,攻堅克險,從苦難走向輝煌。今天,人民軍隊在強軍目標引領下,必定能闖過一個個“婁山關”,肩負著民族復興的偉業闊步前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