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傳奇︰《長征組歌》為什麼成功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婁文利責任編輯︰楊紅
2016-09-13 04:03

長征音樂——

唱響不朽傳奇

■婁文利

“十月里來秋風涼,中央紅軍遠征忙……二萬里長征到陝北,南北紅軍大會合;粉碎敵人新‘圍剿’,團結抗日救中國。”這是紅一軍團在長征途中根據民歌《孟姜女》的音調填詞而成的歌曲《長征歌》,也是我軍第一首反映紅軍長征的歌曲。此後的各個歷史時期,軍地作曲家們創作了大量長征題材的音樂作品,在紀念長征勝利80周年之際,梳理總結那些經典作品“傳得開”“留得下” 的藝術經驗,對于賡續傳承長征精神、創新發展軍旅文藝都是極有意義的。

依曲填詞是長征音樂的寶貴經驗

長征期間,為了宣傳思想、鼓舞士氣,紅軍文藝工作者根據各地民歌或戲曲曲調填詞創作了很多歌曲。代表性的有︰用學堂樂歌《竹馬》音調填詞而來的《粉碎敵人烏龜殼》《渡金沙江勝利歌》《打騎兵歌》;紅二方面軍用河北民間歌舞小戲《小放牛》的音調填詞而成的對唱歌曲《十問十答》,用風趣的問答形式回顧了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及中國革命歷史,激發了紅軍戰士的革命熱情;紅一方面軍抗日劇社的危拱之社長用安徽鳳陽花鼓調填詞成歌曲《鳳陽花鼓》︰“紅軍強,紅軍強,千難萬險無阻擋。行軍路上打老蔣,北上抗日打東洋”;紅四方面軍過草地時偶然打到一頭野犛牛,給長期野菜果腹的戰士們帶來一頓美餐的同時,也產生了一首用江西民歌填詞的歌曲《吃牛肉歌》,表現了紅軍戰士的革命樂觀主義精神;肖向榮用廣東民間曲牌《混江龍》音調填詞而作的《長征勝利歌》高度概括了長征的歷程,在1936年1月紅一軍團到達陝北後舉行的軍民聯歡大會上由紅一軍團戰士劇社演唱,產生了熱烈的反響……

依曲填詞是我軍早期軍旅歌曲創作的主要特點,雖然還不算真正意義上的原創,但來自民間的熟悉音調與反映戰斗生活的鮮活歌詞相結合,產生了巨大的感染力與號召力,在激發斗志、鼓舞士氣、提高部隊戰斗力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群眾化與民族化成就不朽經典

新中國成立之後,軍隊和地方音樂家的專業水平大大提高,創作了大量反映長征史實、歌頌長征精神的音樂作品。其中不乏影響深遠的經典之作,最有代表性的當屬《長征組歌》和丁善德的《長征交響曲》。

1965年,曾親歷長征的肖華將軍創作了反映長征偉大歷程的12首詩,交給戰友歌舞團的晨耕、生茂、唐訶和遇秋。他們選取了其中10首譜曲,創作出了《長征組歌》。半個世紀以來,《長征組歌》幾乎成為紀念長征活動中的必演曲目,並以其廣泛的社會影響和深遠的歷史意義當之無愧地入選20世紀華人經典音樂作品。

在我看來,《長征組歌》成功的原因有三︰一是思想性突出。詞作者肖華曾翻閱了大量歷史資料和回憶錄,最終從長征復雜的斗爭生活中選取了12個典型事件,藝術地展現了長征的偉大歷程,刻畫了紅軍戰士不畏艱險的革命精神和軍民魚水情深的真摯情感。這些詞作融厚重的歷史、真摯的情感、深邃的思想、崇高的情懷于一爐,既有感染人的藝術魅力,更有鼓舞人的精神力量。

二是藝術形式群眾化。從藝術創作的角度來說,讓廣大群眾“喜聞樂唱”絕非易事。這首先要在藝術形式上下功夫。創作者選取了中國百姓喜愛的歌曲體裁,加入了說唱、快板、秧歌、民間歡慶鑼鼓等群眾喜聞樂見的元素,並運用了獨唱、對唱、重唱、齊唱、男聲合唱、女聲合唱、混聲合唱、領唱加合唱等聲樂表現形式,藝術形式豐富而有章法。

三是音樂語言民族化。這是我國音樂界長期討論的問題,那些經歷了時間考驗的經典之作多是很好地解決了這個問題,《長征組歌》也不例外。從音樂素材來說,作者把紅軍歌曲與長征途經地的少數民族音樂相結合,塑造了鮮明的藝術形象。听眾也許分不清哪一句是江西民歌、哪一段是苗族山歌,但流淌其中的屬于中華民族的音樂風格卻是非常鮮明的。從配器來看,交響樂隊與民族樂隊結合也是音樂語言民族化的體現。交響樂隊的優勢在于多聲部的造型能力和氣勢磅礡的音響厚度,而民樂既是特殊的色彩點綴,更有無可替代的表現價值,而且非常符合中國听眾的審美習慣。

再來看《長征交響曲》。1958年春,在上海市委宣傳部召開的創作會議上,陳毅同志號召音樂工作者進行革命歷史題材交響樂的創作,獲得了作曲家們的熱烈響應,中國樂壇迎來了交響音樂“革命化”的熱潮,丁善德的《長征交響曲》(1962年第3屆《上海之春》首演)是其中影響最大的一部。

首先是根據內容需要選擇形式。用交響曲這種高度邏輯化的藝術形式表現紅軍長征這一宏大主題,用準確的音樂語言刻畫長征途中最典型的藝術形象,如何做到形式與內容的有機統一,是作曲家思考最多的問題。最終,丁善德選取了長征途中最典型的、也是最適合用音樂來表現的5個場景(即《踏上征途》《紅軍,各族人民的親人》《飛奪瀘定橋》《翻雪山,過草地》《勝利會師》5個樂章),並從內容出發調整形式,使音樂在合理的結構邏輯中自然發展。

其次是根據表現需要運用技巧。這首作品中引用了一些人們熟悉的旋律,如革命歷史歌曲《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哈達獻給毛主席》《吃牛肉歌》《風吹竹葉》和《大紅公雞》《苦難歌》等來自長征途經地區的民歌。一方面,這些旋律能引導听眾產生聯想,有利于準確理解抽象的音樂形象,也拉近了听眾與交響曲這種“陽春白雪”的音樂體裁的距離;另一方面,器樂化、交響化的處理,使這些旋律“糅合”而非“拼貼”到音樂整體中,體現出較高的藝術水平。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