駁長征研究中的歷史虛無主義觀點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盧毅責任編輯︰楊紅
2016-09-19 01:46

尊重歷史 還原真相

——駁長征研究中的歷史虛無主義觀點

■盧毅

今年是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當年的萬里長征是人類歷史上的一個偉大奇跡,譜寫了氣壯山河的革命英雄主義史詩。長征的勝利表明,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人民軍隊是一支不可戰勝的力量。紅軍指戰員在長征中表現出的對革命理想和事業的無比忠誠、堅定信念和勇往直前、堅忍不拔的英雄氣概,成為激勵共產黨人和人民軍隊“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巨大動力。然而,近年來長征研究中也出現了一些不和諧的聲音,甚至在網上以訛傳訛,極大地混淆了人們的視听,必須堅決予以澄清。

質疑“二萬五千里長征”的真實性。2003年,兩個英國年輕人——李愛德和馬普安在重走長征路後聲稱︰“長征其實不到官方長期宣傳的公里數,大約只有3700英里(約6000公里)。”此言一出,立即引起軒然大波,許多媒體包括一些知名網站紛紛轉載,別有用心者還借題發揮,大肆炒作,造成了極壞的影響。

實際上,這一說法存在著許多問題。首先,當年紅軍走的大多是小路、山路甚至是人跡罕至的地方,還因缺乏地圖走了不少冤枉路;而兩個英國人拿著GPS定位系統,走的基本是大路、直路。其次,紅軍是在頻繁的戰斗中行軍,不斷迂回和奔襲,為了調動敵人,他們不得不經常采取聲東擊西、忽南忽北、大踏步進退的戰略戰術,還要追擊敵人,來回折返;而兩個英國人則是在和平的環境下單向行進,沒有走回頭路。另外,部分中央紅軍因為張國燾搞分裂,被裹挾南下,曾三過草地,朱德就曾說︰“長征兩萬五千里,我個人卻多走了一萬里。”

1936年,紅軍總政治部在廣泛征集材料的基礎上編輯整理了《二萬五千里》一書,其中有一份附錄《紅軍第一軍團長征中經過地點及里程一覽表》,是以紅一軍團直屬隊為標準,依據命令、報告、各種日記、報紙匯集而成。根據這個一覽表的記載,紅一軍團直屬隊1934年10月16日從江西于都出發到1935年10月19日到達陝北吳起鎮,總計行程是18095里。而這只是很少打仗的直屬隊走的路程,擔負作戰任務的部隊走的無疑更長。當年訪問陝北的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在《西行漫記》一書中就寫道︰“紅軍說到它時,一般都叫‘二萬五千里長征’,從福建的最遠的地方開始,一直到遙遠的陝西西北部道路的盡頭為止,其間迂回曲折,進進退退,因此有好些部分的長征戰士所走過的路程肯定有那麼長,甚至比這更長。”至于那兩個英國人的說法,前些年有學者曾將他們與主力紅軍走的路線加以核對,發現有相當大的出入,他倆起碼少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實際上,4支紅軍部隊由于各自開始長征的起點不同,所走的里程不一樣,但走得最遠的作戰部隊行程達“二萬五千里”是不容置疑的,正如1935年毛澤東所說︰“最多的走了二萬五千里”。

認為蔣介石為紅軍長征“放水”。這幾年,有人強調蔣介石為了統一西南,將之建成抗戰的大後方,故意放紅軍突圍,並驅趕其進入雲貴川,然後中央軍趁機尾隨而入。如蔣緯國在其口述自傳中說︰“當時與其說是沒有包圍成功而被中共突圍,不如說是我們放水。”他還評論︰“以當時的情況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成功的政治戰略,我們隨著共軍進入雲貴川,使中國達成真正的統一。”海外一位女作者說︰“毫無疑問,蔣介石有意放走了紅軍主力、中共中央與毛澤東”,“蔣介石此時的戰略計劃是把四川建成將來對日本作戰的大後方,即他所說的‘復興民族之根據地’”。她甚至徑直斷言︰“蔣介石放走紅軍還有一個更秘密的純私人動機︰他要斯大林釋放在蘇聯做人質九年的兒子經國。”

不難看出,這種觀點一方面是為蔣介石“追剿”失敗辯解,另一方面的潛台詞則是認為紅軍長征之所以能成功,是由于蔣介石故意“放水”。這就貶低了紅軍的英勇善戰和毛澤東的軍事指揮。事實上,這一觀點根本不能成立。試想,如果蔣介石有意“放水”紅軍去西南,他為何在西去路上部署多道封鎖線,紅軍又為何會在湘江一戰中損失過半?如果蔣介石有意驅趕紅軍去四川,紅軍為何會北渡長江受阻,不得不四渡赤水,費盡周折地在敵人包圍圈中來回穿梭?如果蔣介石有意放走紅軍,他又為何不斷嚴令部下加緊追剿,並在日記中屢屢對未能“一網打盡”紅軍表示懊惱?顯而易見,蔣介石“放水”長征說是一種牽強附會之臆測。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