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征中的先烈,用鮮血踐行人民軍隊宗旨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梅常偉 嚴珊責任編輯︰牛晨斐
2016-09-30 04:02

你們的業績萬古長青

—— 獻給長征中英勇獻身的先烈們

秋意漸濃時節,首都北京,“英雄史詩 不朽豐碑——紀念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主題展”觀眾如織。

展覽舉辦地——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門前,一條以“復興”命名的寬闊馬路車似川流、人潮不息。

從復興路走近“長征路”,今天的輝煌與昔日的艱苦跨越80年時空,輝映出一條寫滿光榮與夢想的紅色飄帶。

而那一抹鮮紅,是長征中英勇獻身的先烈們用熱血染成的。

回望80年前的漫漫征途,那些信念如磐、前僕後繼的身影,早已熔鑄進他們所開創的偉大事業,化為一座座不朽的豐碑。

初秋的廣西興安縣,層林疊翠,江水澄徹。

縣城西南,一座三支步槍造型的碑體高高矗立,來來往往的人們總會投去深情的目光。那是湘江戰役紅軍烈士英靈安息地的象征。

湘江一戰,中央紅軍損失慘重,由出發時的8.6萬人銳減至3萬余人。擔負後衛的紅34師和紅18團及大批失散人員被截于江東,大部戰死;紅14團團長、副團長、參謀長、政治處主任全部英勇犧牲……

此役,蔣介石企圖將紅軍全殲在湘江以東的陰謀破滅,中央紅軍主力得以保存,進而向雲、貴、川和陝西挺進。

不唯中央紅軍,也不只湘江戰役。各路紅軍長征期間,動輒就要面臨3倍、5倍乃至10倍于己的強敵的圍追堵截。

據統計,紅軍長征途中進行重要戰役戰斗近600次,僅師以上規模戰斗就有120余次,幾乎每天都有一次遭遇戰。

兵臨貴陽、威逼昆明、巧渡金沙江、爬雪山、過草地……紅軍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血的代價。

“每一戰都有大批戰友倒下,但活下來的人毫不退縮。”從贛南一直征戰到陝北的老紅軍唐進新生前回憶,“再大的犧牲,也不能阻止我們前進,因為我們有紅色理想。”

長征途中,包括紅一、紅二、紅四方面軍和紅25軍在內的4支長征大軍,出發時總人數為20.6萬,沿途補充兵力1.7萬,到長征結束僅剩數萬人,其余戰死或失散在長征途中。

先烈們宛如一塊塊奠基的路石,鋪展開中國共產黨和中國革命事業從挫折走向勝利的偉大道路……

天上有飛機轟炸,地上有強敵圍堵,孤軍遠征的紅軍極度缺乏保障,經常處于缺吃少穿、缺醫少藥的困境之中。生存,成為最首要的任務和最大的難題。官幫兵、強幫弱、大幫小、有幫無,是紅軍習以為常的事。

“每個人都爭著把生的希望留給戰友,把死的威脅留給自己。”今年99歲的老紅軍、原南京軍區司令員向守志回憶說,許多傷員任憑傷口發炎、潰爛也不醫治,為的是多省下一滴酒精、一卷繃帶給戰友……

“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們想到的都不是自己,而是所信仰的革命事業。”親身經歷這段歷史的楊成武曾說,“他們堅信‘犧牲我一個,自有後來人’,堅信中國革命一定能取得勝利。”

“作為個體,沒有比活下來更大的事;但作為紅軍戰士,他們都是無私無畏的共產主義奮斗者。”軍史專家徐焰說,許多紅軍將士雖然連姓名都沒有留下,但他們的生命,卻在活下來的戰友身上延續下來,在這支部隊不斷發展壯大的光輝事業中化為永恆。

“紅軍說他們是工農的隊伍,為了百姓而戰,每天還給我們工錢,和動不動就抓壯丁出勞役的國民黨軍完全不一樣。”今年102歲的支義青當年曾在全州縣鳳凰嘴渡口給紅軍架設過浮橋。

進入大小涼山地區的彝民區,紅軍即便遇到冷箭、冷槍襲擊,也絕不開槍,取得了彝族同胞的信任,留下“彝海結盟”的佳話,不少彝族青年還主動參加了紅軍。

“窮苦人民在和紅軍短暫接觸的過程中,都深深感到紅軍是自己的隊伍。”百歲老紅軍劉德元回憶說,“許多紅軍戰士寧願餓死、凍死,也不違反群眾紀律,還把從土豪劣紳家沒收來的糧食、衣物送給窮人。”

“紅軍戰士用鮮血和生命踐行著人民軍隊的宗旨,把革命的火種播撒在漫漫長征路上,贏得了沿線人民群眾的支持。”長征史專家徐佔權說,正因為匯聚起軍民魚水情深的不竭偉力,紅軍才能不斷從勝利走向勝利。

今天,即將迎來90歲生日的人民軍隊正在進行新的長征。先烈們用生命履行的諾言——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依然是這支軍隊創造新的更大業績的動力之源。

(本報北京9月29日電)

(《解放軍報》2016年09月30日 01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