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教士薄復禮眼中的紅軍和長征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孫曉青 張姍姍 張麗責任編輯︰陳婕
2016-10-14 05:01

4    害怕紅軍的是蔣介石。面對在湘鄂川黔漸成氣候的紅二、紅六軍團,蔣介石既指揮重兵圍追堵截中央紅軍,又從1935年2月開始,大舉“圍剿”紅二、紅六軍團。至當年9月,國民黨軍竟糾集130多個團的兵力對付這支長江以南的紅色孤軍。為了從根本上擺脫敵人, 11月19日,賀龍、任弼時下達突圍命令,紅二、紅六軍團主力當晚從桑植出發,開始艱苦卓絕的長征。

1936年4月11日,部隊轉戰途中逼近昆明。蕭克告訴薄復禮,紅軍決定立刻釋放他。此前,蕭克曾向他宣講過紅軍的政策,並說︰“你是瑞士公民,瑞士不是帝國主義國家,同中國沒有訂立不平等條約,也沒有在中國設立租界,所以,我們決定很快釋放你。”當時,薄復禮將信將疑,誰知紅軍果然兌現了諾言。當晚,工作人員發給他10塊銀元作路費,叮囑他要等到天亮。

第二天清晨,薄復禮起床後發現,紅軍已經連夜轉移了。

被紅軍釋放後,薄復禮將自己的這段經歷寫成《神靈之手》一書在英國出版,比較客觀地介紹了他看到的紅軍。後來,薄復禮定居曼徹斯特,晚年曾接受英國帝國戰爭博物館工作人員的專訪,留下了這段珍貴的錄音。

5  傳奇人物的傳奇經歷最能吸引人。2016年7月19日,在英國曼徹斯特城赫爾姆區的一座教堂里,凌婧和攝制組見證了一場關于薄復禮與中國紅軍特殊交往的講座。

講座的主持人是錢百斯神父。他說︰勃沙特(薄復禮)認為,紅軍中很多將領和士兵虔誠地信仰共產主義,就像他信仰基督一樣,盡管觀念很不同,但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都是有信仰的人。

紅六軍團在西進途中,幾度陷入敵軍的包圍,先後犧牲了兩個團長。尤其是甘溪一仗打得格外慘烈,擔任後衛的紅18師第52團幾乎傷亡殆盡,師長龍雲在突圍中受傷被俘,始終堅貞不屈,最終因傷病交加死于囚禁中。

此戰發生在薄復禮被扣留初期。這讓他感受到,紅軍雖然與艱苦和危險相伴,但並不悲觀,始終保持著積極樂觀的情緒。

薄復禮在錄音中說︰“他們有來復槍,通常還在腰間別著一把刀,有的還配備左輪手槍。最明顯的是他們的軍帽,自己做的,大的帽檐做遮擋,帶著一顆紅星。軍裝非常簡單,有口袋,一種綠色。”

有人曾問薄復禮︰你認為紅軍不是土匪而是一支正規的軍隊,是否意味著他們紀律嚴明?

薄復禮肯定地回答︰“是的。他們的紀律非常嚴明,組織非常有序。他們不準吸食鴉片。吸食鴉片在那個省份非常普遍。他們規定在窮人、教徒尤其是婦女面前,舉止要得體。吃別人東西要付錢,借東西會打欠條,如果打碎了東西,他們會照價賠償。”

他還說︰“在這里,我們同樣也看到紅軍的業余活動,大家圍坐在一起,這時連長往往自願出來組織唱歌或進行摔跤比賽。每次表演後,大家都爆發出陣陣笑聲。”

在他看來,紅軍那種令人驚異的熱情,對新世界的追求和希望,對自己信仰的執著是前所未聞的。他說︰他們的熱情是真誠的,令人驚奇的。他們相信自己所從事的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他們正年輕,為了他們的事業正英勇奮斗,充滿了青春的活力和革命的激情。

顯然,作為一名西方傳教士,薄復禮對于紅軍的尊重,並非認同紅軍的信仰,而是贊賞紅軍對信仰的忠誠。

很多年後,蕭克將軍看到《神靈之手》的中譯本後,感慨地說︰“薄復禮先生是被我們關押過的,但他不念舊惡,這種胸懷和態度令人敬佩,這種人也值得交往。”


    薄復禮所著的《神靈之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