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記者兩月重走長征路找到什麼答案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孫繼煉 趙風雲 馬三成 張良責任編輯︰張碩
2016-10-20 03:16

將台堡,80年前紅軍主力在這里會師,萬里長征勝利結束。10月中旬,本報采訪組來到重走長征路的最後一站,回首征程、心潮翻滾,展望未來、激情澎湃——

行程萬里初心如磐

■本報記者 孫繼煉 趙風雲 馬三成 張 良

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將台堡會師紀念碑。本報記者 馬三成

腳印疊著腳印,初心映著初心。

80年前的于都河水,曾揚起壯行的濤聲;80年後的將台堡,依然回蕩著勝利的歡呼。

從江西于都到寧夏將台堡,從紅土地到黃土地,一路走來,兩萬五千里的追尋,兩萬五千里的感動。我們行進在當年紅軍走過的萬水千山間,走在當年紅軍的隊伍里,經歷了又一次靈魂的洗禮,完成了又一次精神的長征。

長征開始,“整個國家走上了征程”;長征勝利,整個中國穿越了迷霧。今天,我們走進將台堡,在當年紅軍將士漫天遍野的歡呼聲中,叩問我們的初心,思考我們的征程。

將台堡會師,宣告長征勝利結束,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工農紅軍成功實現戰略轉移——

爬過雪山和草地,中國革命從此“天高雲淡”

只有親身走過長征路的人,才能真正走進精神的星辰大海。重走長征,我們一直在思考︰長征對紅軍最大的考驗是什麼?是饑餓,是漫長,還是犧牲?

當我們走進將台堡,仰望寂然聳立的紅軍會師紀念碑時,一個感受愈發清晰︰當年紅軍面臨的最大考驗,是不知向何方走,更不知終點在哪里。

長征之初的湘江戰役中,負責斷後的34師官兵全部犧牲。他們最後一次師黨委會記錄上只有兩條,其中第二條是︰如果誰還能活著出去,3個月後井岡山上再見。因為當時的紅軍官兵,包括一些高級干部都不知道長征要走到哪里去。在他們心目中,只有一個家,就是井岡山……是啊,當年九死一生的紅軍,有誰能想到長征會在一座小小的古堡畫上句號,就像將台堡不知道會有一支紅色的隊伍歷盡千辛萬苦奔它而來一樣……

據《中國人民解放軍戰史》記載︰1934年8月,紅六軍團9700多人離開湘贛根據地;兩個月後,紅一方面軍撤離中央蘇區;3個月後,紅二十五軍2900多人告別鄂豫皖邊區;7個月後,紅四方面軍舍棄了川陝根據地;15個月後,紅二、紅六軍團1.7萬人離開了湘鄂川黔根據地。

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心境?一步步撤離,一步步回頭,脫離了根據地的紅軍,就像離家的孩子,從此山迢迢、水長長,踏上了前途未卜的征程……

走上會師紀念碑前的台階,寧夏西吉縣人武部政委劉文平告訴我們這樣一個細節︰那天半夜時分,紅二方面軍的同志在急行軍中突然听到“準備與中央紅軍會合”時,立刻歡呼起來︰“到家了!”“就要見到毛主席了!”黑夜的微光中,兩個方面軍的同志拋下了武器,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漫漫長征路,終于有個落腳的地方了,終于有一口窯洞,有一個土炕,有一張放置油燈的桌子了! 

就在十個月前,剛剛到達陝北的毛澤東做了《論反對日本帝國主義的策略》的報告。在瓦窯堡那個寒冷而明朗的冬天,毛澤東注視著跟他一起走完長征的戰士們,欣喜而自信地說道︰“長征一完結,新局面就開始。” 

事實也正如毛澤東所做的預言。將台堡會師兩個月後,西安事變發生,內戰停止;3個月後,中共中央領導機關進駐延安,從此寶塔山成為中國革命的聖地;11個月後,國共實現第二次合作,中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正式形成。

紀念碑前有一個小廣場,解說員告訴我們,當年這是一處空地,紅軍慶祝勝利會師的聯歡會就在這里舉行。我們登上將台堡的古牆,目光越過六盤山,遙想著當年紅軍一步步尋路而來的迷茫與堅定。

不知往哪里去,卻依然義無反顧——這是怎樣一支隊伍,如此死心塌地追隨著前方的旗幟;這是怎樣一種信仰,讓他們在一次次絕處逢生中更加篤信堅定。而我們今天的長征,與當年紅軍長征最大的不同是,今天我們有方向、有目標,正無比清醒地行進在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新征程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