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期新“長征”,軍事專家怎麼看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邵龍飛責任編輯︰張碩
2016-10-21 06:09

擦亮初心,走好新的長征路

——軍事科學院軍事研究專家關泠、陳東恆談新時期長征精神傳承

■本報記者 邵龍飛

記者︰美國暢銷書《人類1000年》,將紅軍長征列為千年來人類社會發生的對人類文明產生巨大影響的100件大事之一。長征精神穿越時空、激勵無數人的精神密碼是什麼?

關泠︰長征精神之所以跨越時空、廣為傳頌、影響久遠,長征道路之所以成為許多人探尋追訪的聖地,最根本的是它集中展示了堅如磐石的理想信念、百折不撓的英雄氣概和敢于勝利的革命風範,是以愛國主義為核心的民族精神的生動體現,是激勵人們團結奮進的強大精神力量,是人類不朽的精神豐碑。

經過80年歷史的淘漉與沉澱,人們更加深刻地認識到長征對我國前途命運、民族精神,乃至世界文明的深遠影響。我們黨和國家之所以歷經磨難而不衰、飽嘗艱辛而不屈、千錘百煉愈加堅強,靠的就是這種強大精神力量。

記者︰現在時代變了,條件變了,長征精神是否過時了?

關泠︰這個問題讓我想起長征中紅軍戰士護衛女同志分娩的事。在一次激烈戰斗中,為了保護女戰士陳慧清生孩子,紅軍指戰員憑著“一定要打出一個生孩子時間”的拼命精神,與敵血戰死守幾小時,硬是等孩子生下來,因為他們堅信自己的流血犧牲“就是為了這些孩子”。如此高尚的精神怎麼會過時?

美國作家哈里森•索爾茲伯里說,長征過去是激動人心的,現在仍然會引起世界各國人民的欽佩和激情,並將永遠流傳于世。一個民族、一個政黨、一支軍隊能有一段歷史、一種精神被一再重溫、一再追隨,無疑是一種自豪和榮耀。

記者︰隨著環境條件變化,長征精神的傳承面臨哪些挑戰?

陳東恆︰隨著環境條件的變化,一些人淡忘了長征精神,有的理想信念缺失,經不住誘惑考驗,甚至走上違法犯罪道路;甘于犧牲、不怕苦累、一往無前的英雄氣概有所淡化,遇到挫折就悲觀失望、怨天尤人,關鍵時刻站不出來、急難險重任務中豁不出去;有的與顧全大局、嚴守紀律、親密團結、艱苦奮斗的高尚品德漸行漸遠,脫離群眾、以權謀私,甚至損害黨、國家和群眾利益。這些都與長征精神格格不入,必須堅決克服。

記者︰如何理解新的歷史條件下我們新的長征?

陳東恆︰9月23日,習主席在參觀“英雄史詩 不朽豐碑——紀念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主題展覽”時強調,我們要繼續在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新長征路上萬眾一心、頑強拼搏、奮勇前進。這“兩個實現”,就是我們新的長征。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黨相繼提出“兩個實現”的偉大目標,這一目標凝聚了近代以來中華民族的夙願,體現了中華民族和中國人民的整體利益。我們要堅決服從和服務于這個國家和民族的宏偉目標和最高利益,信心百倍、堅定不移地走好新的長征。

記者︰新形勢下,如何傳承弘揚長征精神?

陳東恆︰現年96歲的貴州省遵義市老紅軍李光,數十年如一日捐資助學,很重要的是源自他長征途中的一次慘痛經歷。時任營長的他接到上級夜間下達的“拂曉前撤退”的命令,因不懂“拂曉”的含義,天亮才集合撤退,致使貽誤時機造成不小損失。血的教訓使他認識到教育的重要性。幾十年來,他不但自己捐錢捐物資助學校,還帶動外孫做教師,繼續行進在長征路上。

長征不只是艱辛的跋涉,更是精神的凝聚、思想的成長、行動的追隨。今天我們傳承長征精神,並不是要再次用腳去丈量那漫長的征程,而是要用心去學習和感悟長征精神,用長征精神去豐富和壯大我們的內心世界,蕩滌心中的暮氣,增強戰勝困難的勇氣,提高干事創業的底氣,做有靈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軍人,從身邊事做起,為實現強軍目標、建設世界一流軍隊添磚加瓦。

當前,我軍正處于改革重塑的攻堅期、深水區,前進道路上還有許多新的“大河”“雪山”“草地”需要跨越。我們要敢于犧牲奉獻、敢于擔當作為,敢于排除萬難、敢于爭取勝利,不忘初心、繼續前進,走好我們這一代人的長征路。

(《解放軍報》2016年10月21日 18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