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戰區陸軍首次聯訓有哪“四個一”?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歐陽治民 馬飛 肖馳宇責任編輯︰劉航
2017-02-03 02:09

問一問︰“反復的問題”是否還反復——

原體制下,“臨時搭班子、演完就散伙”,導致聯訓成果難固化。新體制下,能否告別年年檢討年年犯的循環?

聯演中,記者每天參加聯合導演部交班,發現南部戰區空軍參謀部作戰處副處長田鯤鵬每天與會。雖然來自空軍,他報告工作、受領任務與陸軍人員沒有任何不同,和陸軍參謀人員亦無握手寒暄。

“客氣寒暄,往往是因為關系生疏。成了一家人,當然不必客客氣氣。”田鯤鵬說,戰區聯合作戰指揮體制建立後,陸空同為戰區作戰力量,參加對方牽頭的聯演不再靠邀請協調,而是執行戰區下達的剛性任務,“同一任務、同為主體”讓雙方多了認同感、歸屬感,少了生分與客套。

這樣的認同感、歸屬感,在過去頗為稀缺,導致聯訓落實難,年年檢討年年無法解決。戰區陸軍參謀部訓練處副處長楊方美說,原體制下,軍區並不領導軍區空軍的訓練,陸空平時“各訓各”,到了聯演才“見見面、打打彈”。即使一年一度的“團圓飯”,也只能以發函、打電話等方式商洽,協調起來不太順暢。

那麼,是不是空軍不想聯?答案是否定的。

南部戰區空軍某指揮所副參謀長王玖對記者說,聯戰聯訓的道理大家都懂,但過去空軍部隊的訓練任務由軍種下達和考評,軍區組織的聯演聯訓屬于額外“加塞”,在自身任務重又無實質性考核監督的情況下,空軍積極性不高,以少代多甚至虛設參演,也就不奇怪了。

這樣的狀況,如同油與水的關系,好不容易倒進了一個瓶,卻溶不到一塊。改革如同化學反應,用高溫煮、用溶解劑化,讓“油”與“水”的分子結構發生劇變,促進軍種深度融合。

記者了解到,戰區聯戰體制建立後,戰區陸軍和空軍按照“一張表”展開聯合基礎訓練、專項訓練和聯合實兵演習,接受戰區監察評估。僅聯合專項訓練階段,他們就完成25個聯合訓練日、8個實飛訓練日、3次全流程模擬演練和4次全流程實彈檢驗,創造聯訓時間、課目、標準等諸多紀錄。“這在過去是不可想象的,現在不落實不行、落實不好也不行。”曾斌感慨道。

除了聯訓落實難,還有哪些問題是“反復的問題”?這些問題在新體制下是否還反復?演習執行導演何教茂認為,過去的聯演聯訓有個“病灶”︰“演完就散,明年重來”,成果難固化,許多問題年年檢討年年犯,必須借改革之勢解決這一痼疾。

挖一挖︰“問題背後的問題”是否能解決——

四梁八柱立起來了,還有哪些添磚加瓦、引水牽電的工作需要做?

聯演聯訓中,第14集團軍某旅裝步十一連連長張典涵發現,雖然同為解放軍,陸軍和空軍的思維理念和工作習慣差異還是蠻大的。

以通話為例,張典涵發現陸軍指揮員注重“氣勢”,在電台中嗓門大,常常“吼”,而空軍指揮員和飛行員語氣平和、清晰,聲音也要小得多。

就這一問題,張典涵請飛行員給空中火力引導打擊組的陸軍官兵作了交流︰以“听得清”“干擾小”為標準把握聲音語氣,讓陸空通信更加流暢默契。

不僅僅是說話,使用地圖的比例尺和標繪習慣、火力打擊清單的關注重點、協同方法及部隊傳統等,陸空都各有各的講究,各有各的特點。“原來你們是這樣啊”,成為聯演中的“高頻話語”。

追求一體聯訓,必須消除這樣的陌生感、距離感。在何教茂看來,許多問題的背後,是更深次的理念問題、文化差異,這些“問題背後的問題”才是大問題。

演習中,紅方不但擁有地面偵察力量,還擁有陸航偵察隊、無人機偵察隊和空軍偵察機,卻在實際運用中差強人意,只讓天上的“千里眼”盯著眼前的“一畝三分地”。

為什麼用不好多軍種偵察力量?來自南京炮兵學院的專家趙鑫在復盤點評中指出,聯合思維沒有成為各級的“條件反射”,數十年來形成的軍種習慣和本位思維是根本原因。

聯合人才匱乏,也是“問題背後的問題”之一。

陸空實現態勢共享後,好比“滴滴打車”,天上有幾架飛機、前面有什麼坦克、後面有多少步兵,在態勢圖上一目了然。然而,並不是所有人都看得懂、算得準、用得好這個軟件。

聯演中,有的指揮員和參謀人員面對動態多樣的陸空態勢,該重視的沒重視,不該重視的又亂重視,分析判斷目標、擬制火力打擊方案不準確不迅速的問題突出……

這問題、那問題,說到底還是人的問題。分析這些現象,各級都反映缺聯合指揮人才、缺聯合偵察人才、缺聯合技術保障骨干。復盤中,聯合作戰人才培養成為重要議題,參演人員建言獻策,提出加大實踐培養力度、走開軍種交叉代職路子、送院校培養深造等建議。

“改革把聯戰聯訓的‘四梁八柱’立起來了,還有許多添磚加瓦、引水牽電的工作要做。”何教茂感到,“問題背後的問題”,是推進聯戰聯訓道路上的“絆腳石”,搬掉一塊,就能進一步,但每搬一塊都必定艱難,甚至需要漫長時間。

(圖片攝影︰吳高明、彭 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