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戰區陸軍首次聯訓有哪“四個一”?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歐陽治民 馬飛 肖馳宇責任編輯︰劉航
2017-02-03 02:09

延伸閱讀

演習場上再沒有“客人”

■紅方指揮員、某旅旅長 陸學美

聯演聯訓中的不實之風,可以說是“過街老鼠”,人人都喊打、年年也都打,但就是打不死。

為什麼打不死?一個重要原因,是參加聯演聯訓的不是“自己人”就是“客人”,很難動真格。

過去,軍區與陸軍合一,以“老大哥”身份牽頭組織聯演聯訓,“自導自演、自訓自評”的模式下,“裁判”都是自己人,難免會有“運動員”說情,“裁判”也難免睜只眼閉只眼,存在打“人情分”現象。

對“自己人”打假難,對“客人”打假則更難。來參演的空軍都是“請來的客人”,他們能“友情參演”已經很給面子,你能說什麼不是?即使存在表演式飛行、只飛不打或以少代多等不符合實戰的現象,也得“表揚加感謝”。

問題在哪里?體制。

軍區體制下,訓練監察工作由訓練部門兼管,沒有專門部門、專門人員負責。聯演聯訓中,訓練部門忙得焦頭爛額,哪有時間和精力來抓監察?再說也不可能監察自己和“客人”。

這次聯演,戰區訓練監察組進駐導演部、指揮所、紅藍雙方部隊,一進場就向我們發公開信,明確監督對象、監察重點、舉報電話。

監察人員全程盯著你,我們哪能念稿子、背台詞?空軍也堅持實飛實打,讓我們看到了新氣象。導演部還埋設1600余顆模擬地雷、拉設2.9萬米鐵絲網、設置1350個鋼筋水泥三角錐,最大限度地模擬實際戰場環境,倒逼著演習向“真、難、嚴、實”要求更加貼近。

此外,聯演的導調、評估、裁決人員都來自訓練機構、軍事院校,與我們紅方藍方沒有隸屬關系,戰區陸軍紀委也鐵腕查糾問題。鐵腕之下,不實演風訓風很難再有立錐之地、藏身之所。

(江平驥、記者 馬飛整理)

親歷者說

與飛行員對話可不容易

■空中火力引導組成員、第14集團軍某旅裝步十一連下士 劉 宇

以前,領導一對我們講聯合作戰,我就覺得有些多余。我們戰士只要跑得快、打得準就行了,聯與不聯和我們有多少關系?

可是,今年參加陸空聯演,讓我對“聯”有了新的認識。

作為空中火力引導組成員,我和天上的飛行員對上了話,告訴他們打什麼、打哪里、怎麼打。這些東西說起來簡單,做起來可不容易。

就說電台操作吧,我以前只要掌握兩種電台就行,現在要和空軍實現“語音通”,得另外掌握對空協同電台等三四種新型電台,還要會操作北斗手持機、數字偵察儀等裝備。

軍事地形學這門本領,過去和我們通信兵關系不大,而現在我們要引導空中火力,必須現地定位坐標、描述相對位置,涉及很多軍事地形學的知識和技能,要學的東西很多。

此外,我們還得進行偵察和反偵察訓練。你要當好戰機的“眼楮”、航彈的“引路人”,就必須穿插滲透到敵前沿,不知道怎麼隱蔽偽裝、偵察敵情,哪能行?

更讓我沒想到的是,我們還要學氣象知識。按照空軍作戰的要求,我們引導戰機時,需要通報目標區域的雲量、雲底高度、風速風向和能見度等信息,這些氣象名詞、測算方法也是蠻復雜的。

最重要的是,聯合作戰要求我們普通一兵的思維觀念必須變一變了。

電影《英雄兒女》中,王成向指揮所呼叫“向我開炮”。半個多世紀過去了,如果在聯合作戰中再次遇到王成的情況,你還會對著電台喊“向我開炮”嗎?

我至少有另一個選擇︰報告目標數據,呼喚空中火力支援,精確打擊包圍我的敵人。畢竟時代不同了,戰爭形態變了,我們的一槍一炮都因“聯”而變,一兵一卒也得為“聯”而謀啊!

(張洪瑜、特約記者 歐陽治民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