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退伍軍人走了,村民們卻說他一直活著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朱宏博 周仁 雷聲責任編輯︰楊紅
2017-03-18 02:14

一名退伍軍人的力量有多大?今天的《解放軍報》要聞版刊登文章聚焦一位為扶貧事業獻出生命的退伍軍人王新法。王新法退伍不褪色,為精準扶貧敢擔當、得民心、肯實干、有智慧,想百姓之想,謀百姓之福,成為扶貧戰線上一道靚麗風景,也是千萬老兵恪守軍人宗旨的一個標桿。

王新法(左二)與村民一起拉家常。 李 飛攝

扶貧路上回響著你的沖鋒號

——戰友追憶為扶貧事業獻出生命的退伍軍人王新法

■解放軍報記者 朱宏博 特約記者 周仁 通訊員 雷聲

渫水嗚咽,東峰俯首。今年2月,眼看著薛家村的茶園就要采收了,王新法老班長,你卻突然在這扶貧的戰場上累倒了。

時至今日,咱“與民共富軍人團隊”的戰友們仍不願相信這個事實,一遍遍地問︰“啥時候開工?大家伙還要和那個64歲的老頭子吼起號子打起夯呢!”

村里老百姓舍不得你,他們都說,你這個名譽村長永遠不會離開。是的,我們依稀看見了你一路沖鋒的身影。

4年前,你從石家莊來到湖南省石門縣這個窮山村,張口就說要搞義務扶貧。村民們一听就笑了︰“世上哪有這種人?耍樣子作秀吧。”你一身迷彩服,笑起來憨憨的,怎麼看都不像個有錢能扶貧的“老總”。不管別人咋想,你說要“請烈士回家”。當你把24年攢下的工資64萬元全部拿出來時,村民們愣了︰“王總要動真格的了。”就在許多人還驚疑未定之時,你就帶人拿著砍柴刀上了六塔山,硬是一刀刀劈出了一條通往山頂的路,用決心和毅力打碎了一切質疑。後來,更多的村民們加入進來,只用一個星期就繡好了68面五星紅旗,1個半月就清理了319畝荒山,讓68名紅軍烈士在六塔山上安了“家”。第二年,村委換屆,你從王總變成了“名譽村長”。

從那以後,你扶貧的腳步邁得更加堅實有力了。村頭有河卻沒有橋,娃娃們上學都要赤腳水過,一旦遇到發大水,還得動用鏟車來回接送。是你,一連20天,沒日沒夜,動員附近群眾義務出工、出料,只用了3.3萬元就把預計造價18.8萬元的橋給造好了。村西南邊有個山路十八彎,半山腰的四五戶人家從祖輩起就一直在走翻山路。是你,冒著風險抱著鑽頭,帶人鑿出了一個連接大山內外的隧道,方便村民出入。村里有茶園上千畝,是村民的命根子,但是茶葉質量不高賣不到好價錢。是你,許諾村民只要不給茶葉打農藥,就以每畝5000元的保底價去收購……

4年里,你就像一個能量漩渦,把越來越多的老兵吸進了義務扶貧的隊伍當中,5個,10個,140多個,慢慢地,這片大山里就有了一支扶貧的“與民共富軍人團隊”。咱們到底干了多少活,誰也說不上個準數來。不過,有人粗略統計了一下,那是一個長長的數字清單︰路修了10公里,橋架了6座,山道炸出了5公里,還把水泥路鋪到了30多戶村民的家門口,村里平均每個老百姓一年能裝進口袋6000多元……

老班長,你真的還在!你一點一滴為民著想的真情還縈繞在百姓的心頭。上次,你出去開會,吃完飯,便開始打包那些飯菜。有人說︰“這個村長真會過。”你說︰“俺村的五保戶還從沒有吃過這麼好的菜。”那天,村民覃事瓊突然昏厥倒在了路邊。家人想找車送她去醫院,可有人覺得她快不行了,怕晦氣不願干。你說︰“棺材我都躺進去量尺寸,這怕啥?”接著就自己開車把她拉去醫院了。

老班長,你真的還在!你一言一行忠誠于黨的恪守感動了越來越多的人。最近村里來了很多人,他們都說想看到一個真實的你。咱們的骨干成員謝參謀就領著他們來到了你的“指揮部”︰一間泛著潮氣的土木屋,青瓦縫里能看到天,外屋的老木床上放著你冬天睡覺要戴的棉耳罩,里屋的牆角還靠著你用樹 打磨成的別致茶幾。有人不解地問︰究竟是什麼力量能讓你樂在其中不離不棄?謝參謀就拿出了你的一封家信,給他們讀了一段。你這樣寫道︰“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找到比共產黨更值得信仰的信仰……”听著,听著,大家眼楮就紅了。

有人說你帶頭搞扶貧,靠的就是死磕硬拼。其實,他們看到的只是表象,又何曾看到你智慧善謀的內秀呢?去年底,薛家村的經濟搞上去了,你就指揮大家開始向安溝這個自然村進軍。一上來,你並沒有貿然“攻城拔寨”,而是結合村情民意和村支部的意圖,精準制訂了一個“三步走”的脫貧攻堅計劃︰一修學校,二架高橋,三建礦泉水站。修學校時,大家伙建議推倒重建,你卻把眼光放在了更遠處,主張只翻修,而且要修舊如舊。因為老學校是個“古董”建築,將來旅游開發可能成為一個景。修高橋時,你一做預算,犯了難,考慮工程技術要求,請專家畫圖紙加人工材料得投入80多萬元!後來還是你想到了個好辦法︰修一座不行,就修兩座投資少的——一座是漫水橋,過40噸以上的拉礦車,一座是石板水泥橋,過人通小車。結果兩座橋的造價還不到原來一座橋的三分之一。

老班長啊老班長!你就是在修高橋的任務部署會上突發了心肌梗塞,留下了一張未畫完的橋梁圖紙。村民們曉得你很難,修橋沒有錢,就甘願把房子拿出來作抵押去貸款。修橋的20萬元貸款馬上就要批下來了,但你卻永遠走了!出殯那天,全村男女老少都來了,漫山遍野全是人,他們一聲聲地哭喊著︰“王村長,你是咱們土家人的好村長!”山路彎彎情深深,村中老人都來為你“送亮”,那是土家人的長輩去世後才行的風俗禮遇。

老班長,你手機的鬧鐘聲是部隊的起床號,來電鈴聲是戰場上的沖鋒號。這麼多年,你從未好好地歇息過。到了天堂那邊,你就把手機關掉,洗洗風塵歇歇腳吧。事業未竟,但後繼有人。你的女兒、曾老師、謝參謀……他們都在你的墓前起了誓︰富民興邦,精忠報國!

老班長,這兩天,北京來了個記者“小戰友”,他說想把你寫“活”。我們大家伙就對他說︰你還一直活著。听,青山綠水間的扶貧路上還在回響著你的沖鋒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