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年代的連隊衛生員,還能“超神”嗎?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梁澤田責任編輯︰柳晨
2017-03-30 03:07

基層建設有很多“特色菜”,也有不少“家常飯”,連隊“八大員”就是這樣一道官兵們看似熟悉卻又陌生的“家常飯”。前期征集線索時,“八大員”的話題引起了非常熱烈的關注,對這道“家常飯”,大家都有話要講。所以,從今天開始,本版推出連隊“八大員”現狀系列調查,每組調查從“八大員”中各選取一員,透過人物的非典型故事折射這個崗位的“常見病”、新問題,共同探討“八大員”在新形勢下的作用發揮,敬請關注。

請看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報道——

救護訓練中,衛生員梁澤田正在對“受傷”的戰士進行“搶救”。向 軍攝

今天的連隊衛生員,還能“超神”嗎?

■某旅裝步一連衛生員 梁澤田

戰爭片里,經常會看到這樣的場景︰衛生員在炮火紛飛中來回穿梭,將身受重傷的戰友從“死神”手上拉回來。但是,和平年代,沒有槍林彈雨作“背景”,我們衛生員能不能像英雄聯盟游戲里的“超神”一樣,練就戰場“絕技”?說實話,我走上衛生員這個崗位也有3年了,可直到今年我才真正找到感覺。

2014年,我被任命為連隊衛生員,在這之前,我們只要有傷病,就被告知去旅醫院。

上崗後,我這個衛生員也是“有名無實”,因為衛生室我只能用一半,其余都留給文書辦公了;專業技術就更別提了,除了拿著噴壺消毒、測試體溫,別的什麼都不會。不是我不想學,而是衛生員的專業訓練本來就組織的少,而且訓練好壞也沒人過問。

直到去年的一次演習,這種狀況才得以改觀。當時我們連擔負左翼攻擊任務,眼看就要突破“敵”最後一道防線,上級突然臨機導調︰部隊遭“敵”空襲,多名官兵受傷,命令連隊衛生員立即趕赴指定地域進行戰場救護。

命令下達後,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只能邊問路邊前進,到達目的地時已經耽擱了不少時間。因為過度緊張,我同時按住了一名戰士氣管兩側的頸動脈,差點兒讓他休克……最終,因戰斗減員過多,連隊沒能按時完成任務。

演習結束,旅機關專門派人找我談話。我心想壞了,給我們連抹了黑,肯定要被一頓--。誰承想他們卻誠懇地向我詢問起連隊衛生員的難處、需要得到什麼幫助、有什麼意見……我“竹筒倒豆子”,一股腦把我的“遭遇”全告訴了他們。

一周後,我接到通知,參加旅里組織的“連隊衛生員集訓”。那次集訓,我不僅學到了如何操作听診器、血壓計等簡單醫療器械,還學會了判定方位、識圖用圖等軍事技能。後來,旅里給我們配齊醫療器械,優化衛生室配套設施,緊接著就讓我們去旅醫院跟班實習,連隊工作則由醫院指派一名班長負責。期間,我們還多次听取駐地醫院專家的授課。

原以為可以“畢業”了,結果回連隊一上陣就遇到了“開門黑”。部隊野外駐訓時,一天晚上突降大雨,戰士郭軍為了不讓裝備被雨水浸泡,在雨中奮戰了5個小時,落下了風濕病。雖然我給他開了藥片,但藥效甚微,一到雨天他就疼痛難忍。軍醫張棟了解情況後告訴我,治療這類頑疾中醫的效果更好。郭軍在醫院經過針灸、拔罐等治療,病情逐漸好轉。

這件事引起了旅領導的關注︰培養合格的衛生員不是朝夕之功,光靠臨時突擊培訓還不夠,得建立常態幫帶機制。沒過多久,旅里就出台了一項措施——給每個營配一名軍醫,與連隊衛生員建立“掛鉤幫帶”機制,一同負責全營的衛生工作。現在,我們衛生員不僅有了《訓練周計劃》,而且旅里還會定期舉行醫療知識技能考核和比武競賽,對考核成績差的衛生員勒令“下崗”,對履職盡責好的個人給予表彰通報。

前不久,旅里組織了一場救護演練︰接到任務後,我們憑借地圖迅速到達指定地域,一路匍匐接近傷員,判明情況,對他進行止血、包扎、固定、搬運,整個處理過程不到10分鐘。我終于“畢業”了。

(何孝林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