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部"到"部隊":我軍聯勤改革要跨越啥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建偉 汪學潮 劉磊 等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7-04-18 03:03

從“部”到“部隊”,不僅聯勤保障的力量體系發生了變化,而且聯勤保障的對象和任務也發生了很大變化。請看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當“老聯勤”遇到“新聯勤”

——追蹤沈陽聯勤保障中心聯勤干部王桂相的一天

■解放軍報記者 劉建偉 特約記者 汪學潮 劉 磊

王桂相

引子

新的聯勤保障中心已成立運行半年。和“老聯勤”比起來,在國防和軍隊改革中應運而生的“新聯勤”到底有哪些新變化?帶著這個問題,記者探訪沈陽聯勤保障中心,認識了一位“老聯勤”——該中心供應處副處長王桂相。

王桂相是名副其實的“老聯勤”︰從原濟南軍區空軍某場站到原濟南軍區空軍後勤部,2004年全軍“大聯勤”試點又被調到原濟南軍區聯勤部工作。經歷多個聯勤業務和領導崗位的王桂相,見證了我軍聯勤改革的發展歷程。如今,隨著聯勤保障中心的成立,王桂相又一次站在了聯勤改革的新起點上。

滴水見太陽!記者追蹤這位“老聯勤”在“新聯勤”崗位工作的一天發現,王桂相在聯保中心的所見所聞所行所感,生動地展現了“新聯勤”的新發展、新變化。

某場站緊急為戰機加油。攝影︰張穎

沒有領導管理權

服務保障更高效

上午8時,記者走進沈陽聯勤保障中心機關,發現負責軍需物資油料的部門已更名為“供應處”了。

“您好,听說你們有兩台加油機出現故障,我們中心巡修小組正好途經你部,只需補報個計劃,就可由我們來修理……”走進王桂相辦公室,他正為某新轉隸部隊主動協調油料設備維修事宜。

“還沒提需求,就主動上門服務,您這靠前意識也太強了!”記者原本半開玩笑的一句話,沒承想王桂相卻正色答道︰“自覺為官兵、為部隊服務是‘新聯勤’職能、工作方式轉變帶來的最直接變化。”

過去“老聯勤”時,軍需物資油料部是原軍區機關二級部,對所屬部隊既有業務上的領導管理權,又有物資上的支配調撥權,對下打電話既是通知又是命令。王桂相告訴記者,現在完全不一樣了,聯保中心與戰區內的軍兵種部隊是兄弟單位,行政上、業務上都沒有隸屬關系。

“從聯勤保障‘部門’到聯勤保障‘部隊’,一字之差,折射出職能任務定位的變化。”王桂相坦言︰“從過去的領導機關到現在的服務機構,一開始我們都不適應。可在聯保中心黨委引導下,我們很快找準了自身定位。那就是,告別‘糧草官’,真正把自己當成服務部隊、保障打贏的‘辦事員’。”

“副處長,你們現在服務效率真高啊!我放下電話沒多久,中心的巡修小組就到了……”采訪中,先前通話的基層部隊助理員打來電話致謝。王桂相感慨地說,聯勤保障中心突出服務保障功能,主動了解部隊需求,傾听官兵呼聲,使保障更具針對性和實效性。

說話間,王桂相接到中心所屬某油料倉庫報告︰陸軍某部後勤部軍運油料處郭助理一次性請領10噸車輛防凍液,全部給付之後庫存不足,是不是調整一下,先給付一半兒?王桂相當場回復︰全額給付!

這要在以往常常會進行核減,但現在必須按需保障,不能讓部隊多跑路。王桂相告訴記者,手中沒了管理權,靠什麼來統籌保障部隊?歸根到底就一句話,根子還要從服務保障理念上進行轉變。

過去信息不互聯

如今一網聯全軍

吃完午飯,記者發現許多機關干部都沒回宿舍午休,而是直接回到辦公室,其中就有王桂相。

一到辦公室,王桂相打開電腦,運用“軍油工程系統”簽發領油通知單。“如今請領油料,部隊直接通過網絡上報軍兵種機關,再由軍委後勤保障部綜合全軍油料倉庫情況,通過網絡審批精準撥付,效率成倍提升。”談起這些,王桂相興奮不已︰“新聯勤”最直觀的一個變化,就是打通了軍兵種和屬地化的網絡壁壘,真正實現了一網聯全軍。

記者看到︰王桂相在電腦屏幕上輕點接收轉供油料申請模塊,確認軍委後勤保障部的相關批復後,打印相關申請憑證,對照請領憑證要求,敲擊鍵盤通知某油料倉庫發油,全程僅用了20分鐘。

“老聯勤”時期,由于過去原軍區和各軍兵種都有自己的油料供應管理平台,在原有建制下依托不同軟件平台進行作業,數據無法實現互通互聯,油料指標劃轉不能實現一卡通,基層部隊請領一次油料,需要帶著介紹信、公函等相關材料四處跑手續,一趟下來有時候得好幾天。

王桂相介紹說,“新聯勤”成立以後,軍委後勤保障部軍需能源局開發研制的“軍油工程系統”,實現了中心所供部隊在油料指標請領和分配、油料調撥提運和油料統計核算的一體化,效率得到了大幅提升。

好處還不只此。王桂相輕點調撥運輸計劃模板就可以清晰地看到,油料從某石化公司出廠到裝車,再到某油料倉庫直至進入部隊運油車的全過程,既方便調控庫存,又有助于油庫提前做好油料接收準備。

“新的聯勤保障體制實現了從‘心連’到‘芯聯’的跨越!”王桂相自豪地說,通過構建縱向貫穿各層級、橫向連接諸軍兵種的一體化網絡,部隊真正突破了制約多年的保障瓶頸。

過去聯保不聯訓

如今聯訓成常態

下午3時,供應處組織業務學習。記者從門縫一瞄,一名大校處長帶著七八名身著不同軍種服裝的同志,正聚精會神學習業務知識。

走近仔細一看,每個人手中的學習資料竟然都不盡相同。王桂相面前擺的厚厚一摞資料,既有中心所屬油料保障實體業務建設現狀、庫存物資數量,又有各軍兵種的油料保障特點和需求,甚至還有各軍兵種武器裝備戰技術性能和作戰戰法等內容。

“馬上又要參加空軍某部的聯合演習,不提前做點功課怕到時出洋相!”王桂相告訴記者,“以前聯勤只針對單一軍種進行保障,現在要面對保障區域內所有軍兵種部隊。如果不懂軍兵種常識,聯合保障就是紙上談兵。”

“要想聯戰聯保,首先必須聯合訓練。”沈陽聯勤保障中心成立後,中心黨委旗幟鮮明提出︰必須參與保障區域和方向內的聯合訓練和演習。不到半年,他們就接連參加兩次戰區大型聯合演習。

這讓“老油料”出身的王桂相感慨頗深︰以往油料保障分隊要參加演習訓練,一些軍兵種部隊以“演訓沒有安排相關課目”為由婉拒;個別單位礙于面子,在演練中也只是給他們安插“攔路保障”等簡單課目,致使油料保障部隊無法真正融入作戰體系。

“‘我訓我的、你保你的’傳統模式已大為改觀。”王桂相告訴記者,如今,聯保中心把演習作為錘煉聯合保障能力的“磨刀石”,全程參與戰區聯合訓練和軍兵種跨區演練,實現了保障部隊聯演聯訓與錘煉保障能力的有機結合。

晚上9點多,王桂相辦公室的燈還亮著。記者走進去發現,他正在擬制《軍需油料力量基本情況統計表》。翻閱這份統計表,一個奇怪的現象引起了記者注意︰部分單位已經轉隸到其他軍種,不屬于聯保中心所管轄的保障實體範圍,但仍然被王桂相詳細寫進了統計表。

“戰時聯保中心作為戰略戰役支援力量,只有平時對戰區內的所有保障資源了如指掌,戰時統一調配才能做到心中有數。”王桂相告訴記者,除此之外,他們還按照組織指揮和領導管理兩條線,快速構建上承北部戰區聯指、武漢聯勤保障基地,下達所屬獨立營以上單位的作戰值班體系,進一步完善了通指系統,暢通了通聯渠道。

過去注重平時服務,如今突出戰時保障。王桂相告訴記者,中心自組建以來,先後完成國際軍事競賽、跨區基地化訓練等大型軍事運輸和衛勤保障任務。下一步,他們將探索建立模塊化編組、野戰化建設、機動化保障標準,扎實推進應急力量達標建設,實現動得快、走得遠、保得好。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