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軍營與軍人家庭之間應該如何互動?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責任編輯︰張碩
2017-04-21 03:01

今天,我們要向你講述的是最近兩起軍營“網紅”事件。兩個故事都與父母到軍營探望孩子有關。不一樣的感動,觸動的其實是同一個問號︰今天,軍營與軍人家庭之間應該如何互動?

請看今日《解放軍報》文章《今天,我們如何正確“打開”軍營》——

今天,我們如何正確“打開”軍營

■王天益

今天,我們要向你講述的是最近兩起軍營“網紅”事件。兩個故事都與父母到軍營探望孩子有關——

一個是一張照片。擔負春運執勤任務的戰士在寒風中站得筆直,茫茫人海中,父母與弟弟突然出現。身在哨位、親情難敘,咫尺之間、含淚相望,戰士只能舉起右手,向親人致以軍禮……畫面就此定格。

一個是一段視頻。軍歌嘹亮,步履鏗鏘,三軍儀仗隊又一次接受檢閱。不過,此次站在檢閱台上的,既非國家元首也不是部隊首長,而是官兵的父母。睜大眼楮,遙望整齊劃一的隊列,父母難辨自己的孩子,卻清晰看見了成長。寒風送來一句請“家長同志”檢閱的口號,暖得父母們眼眶濕潤。

兒行千里母擔憂。兩則父母到軍營探親的故事傳到網絡上,引發熱議︰探親探到哨位上的畫面令人心酸而“淚奔”,主動請父母來軍營“檢閱”更是讓很多人激動而“看哭”……

不一樣的感動,觸動的其實是同一個問號︰今天,軍營與軍人家庭之間應該如何互動?

這也是個千古話題。無論是《詩經》里的“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還是唐詩中的“可憐閨里月,長在漢家營”,千百年來,營門與家門之間的距離、開闔、通達等狀況,從來都牽絆著人心。

前不久,國家國防教育辦公室部署2017年全民國防教育工作,提出將出台《中國人民解放軍軍營向社會開放辦法》,引起社會眾多關注和期盼。看網絡跟帖留言,其中,有不少人是軍屬。

今天,當我們與世界“接軌”,將軍營向社會普通大眾規範化開放的同時,如何更好地向一個個與軍營密切相關的軍人家庭開放,同樣值得關注。

在一定程度上,當軍人穿行于家門和營門之間,完成從一種身份到另一種身份的轉換時,家門里的人能否讀懂營門內的事,直接關系著營門里軍人的狀態。

什麼才是軍營的“正確打開方式”?一場“哨位探親”提醒我們思考,從家門到營門還有哪些環節需要“打通”;“請家長檢閱”收獲的點贊,啟發我們琢磨,如何讓走進營門的“家里人”更多地被“打動”……

有形的營門易打開,無形的大門難開啟——

來隊20多天後,軍娃鵬鵬戀戀不舍離開了爸爸的軍營。這一次,鵬鵬看爸爸開坦克的願望還是沒實現。已經學會上網的他不明白,為什麼電視里、網絡上有那麼多“爸爸的坦克”,自己卻不能親眼看上一眼……軍娃鵬鵬想要打開的軍營,需要先打開一扇“觀念之門”。

去年新訓中,教導員張浩發現,自打部隊通過微信公眾號推送了大量關于新訓的報道,來部隊看新兵的家長比去年少了很多。不過,公眾號留言中,家長們也提出想要了解更多的軍營情況。如何滿足這些需求,張浩仍然頭疼……張浩想要打開的軍營,需要繼續開啟“創新之門”。    

如今,便捷的交通已讓關山不再遙遠,信息網絡也使軍營變得愈發透明。我們應當看到,火熱的“軍嫂群”、涉軍自媒體背後,軍人家庭和社會民眾想要深入軍營、了解身邊那個“當兵的”的需求也在與日俱增。

當然,軍營的開放總是有限度的。正如“哨位探親”當事人所在武警部隊某中隊的指導員張宇清所認為,我們理解每一個軍人親屬走進軍營的願望,但親屬也要理解,由于職業特殊性,軍營不可能滿足其所有的“打開”願望。

時下,當一個個軍營“網紅”很快“退燒”,當引發感動的軍營個體重新在集體的背景中歸于平淡,當前一刻還淚目點贊的網友在下一個涉軍話題上“粉轉黑”……面對這些,如何建立社會大眾對軍營理性、客觀、穩定的認知,部隊各級不容忽視。

今天,找到軍營的“正確打開方式”,無論是對軍營本身,還是軍人家庭、普通社會大眾,都是一個值得思考和改進的課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