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隊圖書室遇冷 閱讀難道真的“沒意思”?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典宏 周鈺淞 王豪 等責任編輯︰喬夢
2017-05-09 05:17

夕陽西下,靠近飯點時,新兵焦杰不見了!

最先發現這一情況的,是副班長周哲。“小值日打飯”哨音響起,擔任小值日的焦杰卻遲遲沒有出現。

依江而建的營區,在火燒雲的照耀下灑滿金黃。周哲與班長張志鋒幾乎把營區找了個遍,也沒見焦杰人影。

“報告!”集合開飯清點人數,正當班長張志鋒準備如實報告焦杰“失蹤”的事時,不想,與另外一聲“報告”重疊。

是焦杰!循聲望去,新兵焦杰手里拿著兩本書,滿懷歉意地看著值班員︰“對不起,剛在連隊圖書室看書,太投入了……”

周哲和張志鋒猛地一拍腦門︰“哎呀,唯獨圖書室沒找……”

這個小插曲發生在幾年前。當年那位待在圖書室經常忘記時間的新兵,如今已是南部戰區陸軍某旅技保連圖書室的管理員。

成為圖書管理員之後,焦杰許下一個願望︰刮一場連隊圖書室的風暴,讓“門前冷落鞍馬稀”的連隊圖書室熱鬧起來。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一起來關注連隊圖書室“遇冷”話題。

刮一場連隊圖書室的風暴

■解放軍報記者 陳典宏 特約記者 周鈺淞 通訊員 王豪

當上連隊圖書室管理員之後,焦杰決心守衛好這塊陣地。他許下一個願望︰刮一場連隊圖書室的風暴,讓“門前冷落鞍馬稀”的連隊圖書室熱鬧起來。辛臣 攝

新兵下連快2個月沒進過連隊圖書室的門——

圖書室成為被人遺忘的角落

時而眉頭緊蹙,時而單手托腮,時而嘴角輕揚,時而奮筆疾書。每當讀書的時候,焦杰就會與書中的世界融為一體,書中的每一件事、每一句話都牽動著他的喜怒哀樂。

焦杰對讀書不是一般的熱愛。在指導員眼中,這位“讀起書來雷都打不動”的戰士,是連隊圖書室管理員的不二人選。

成為圖書室管理員的焦杰很快發現,自己竟然是連隊圖書室里唯一的常客。

“新兵下連快2個月了,不少人從沒進過連隊圖書室的門,就連上級檢查也很少來。”窗明幾淨的圖書室,一本本寂寞的書等待著被人翻閱。看著門庭冷落的圖書室,焦杰只能無奈搖頭。

焦杰翻閱連隊的《圖書借閱登記本》發現,在一年的某個季度,連隊僅有20人次借閱過圖書。這意味著,在90天的時間里,按13周每周2天的休息日計算,在連隊百十號人的前提下,平均每天僅有0.77本書被借閱。

焦杰曾做過調查︰即便是借了書,但真正看過所借書1/3以上內容的官兵只佔17%;21%的官兵認為自己對書籍沒有興趣、沒有讀書習慣;15%的官兵反映藏書太少,找不到感興趣的書籍;44%的官兵給出的理由是訓練太忙,時間太少。

與寂寞的圖書室形成強烈對比的是另一番景象︰打球,K歌,下棋,玩手機……周末和節假日休息時間,每名官兵都有自己的歸屬,唯獨忘了圖書室這個角落。

按照上級規定,連隊圖書室的藏書必須達800本以上,報紙、雜志要達到35種以上,需要涵蓋時政、軍事、經濟、科技、文化、娛樂等各個類別。

硬件建設啥都不缺,可偏偏缺了人氣。經了解,沒有人氣的圖書室不單單只出現在焦杰的連隊,“被忽視”成了不少連隊圖書室的痛點。

同樣的一幕不僅僅發生在軍營。據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發布的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顯示,近5年來,我國人均年書籍閱讀量從未超過5本。2015年,這個數據是4.58本,2014年為4.56本,2013年為4.77本。

當然,有一些連隊的圖書室也很火熱。在連隊干部和班長的帶動下,“一個連隊一年有3名戰士考上軍校”“四成戰士拿到本科函授文憑”等神話持續上演,但這樣的星星之火卻難以燎原。

“這是一種極大的浪費。”焦杰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