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小組會變成“一言堂”,領導成“麥霸”怎麼破?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王居首 張暢 戴強責任編輯︰喬夢
2017-05-09 05:01

“會議室集合,開會!”在連隊,這個聲音再尋常不過了。《內務條令》規定的日常制度中,第一節就是“行政會議”;黨支部七項組織生活制度中,第一項就是“會議制度”,足見會議的地位。不論黨小組會、班排學習討論會和班務會“三小會”,還是支委會、支部黨員大會、連務會和軍人大會“四大會”,它們串起了連隊工作的方方面面。

會議,會商的是難題,會聚的是思想,不僅是一項制度,更是一種方法。然而,一些單位的會議卻變了味,失去了應有功效。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記者探營”欄目就帶大家走進基層連隊,逐一觀察和剖析“三小會”“四大會”。

李子杰繪

黨小組會“官味”太濃怎麼破

■王居首 張暢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戴強

5月初,記者來到東部戰區陸軍“臨汾旅”四營機槍連采訪,榮譽牆上一面“先進黨支部”獎牌,像是一位解說員,無聲地訴說著連隊黨支部建設取得的成績。

旁邊的指導員姚志成說,這榮譽背後可是記錄著自己在黨小組會上的一段“黑歷史”︰那時候就因為他主持的黨小組會“官味”太濃、“黨味”太淡,他這個黨支部書記竟被一位新黨員“懟”了兩次。

姚志成坦言,上任不久,他到第二黨小組參加小組討論,傳達完黨支部會議精神,就針對下一階段訓練形勢進行發言。新官上任,姚志成事無巨細,揪著一個問題反復強調,加上二排前幾天5公里考核成績不夠理想,他又講評半天。小組成員們拿著筆刷刷記錄,眼看都到飯點了,其他成員還一句話沒說。

“書記同志,黨小組會上我們身份不是平等的嗎?你一個人成了麥霸,我們都沒機會說話,還怎麼討論?”會議結束後,新黨員馬正文禁不住“懟”了一句。

一時間,氣氛尷尬起來。姚志成沒有介意,而是開始認真反思︰黨小組會怎麼變成了自己的“一言堂”?拍了下腦袋,姚志成提醒自己下次一定注意。

轉眼到了第二次開黨小組會的時間。會前,姚志成翻看筆記本上列的議題,提醒自己不能將行政身份帶上會議。可能當時工作頭緒確實多,等大家發言完,姚志成又開講了︰新兵下連了,思想工作要跟上……手榴彈實投開始了,訓練要抓緊,安全要抓好……不經意間,他洋洋灑灑一口氣布置了5件事兒,還挨個強調一番。

“書記同志,黨小組會不是排務會,我們是不是有些偏離主題了?”趁姚志成喘口氣的工夫,馬正文輕聲提醒道。

“不好意思,我確實不自覺地偏離了議題。”第二次被馬正文“懟”,姚指導員趕緊“剎車”,不僅感謝馬正文這位90後黨員敢說敢講,及時為自己“拉袖子”,還邀請大家以後共同監督自己。

之後的一次黨員大會,姚志成向大家講起自己兩次被“懟”的故事,並帶領大家反思︰為什麼黨小組會開成了“講評會”和“部署會”?然後,他們對照條令條例,采取現場模擬、觀摩等方法,進一步細化和規範黨小組會流程、議題、發言等。從此,該連黨小組會味道漸漸變了,“官味”淡了,“黨味”濃了,會下咬耳朵的少了,會上拉袖子的多了。

采訪第二天,又趕上姚志成到第二黨小組參會,他率先自我批評,然後其他成員紛紛向他“開炮”,這次換作姚志成拿著筆刷刷記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