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需要什麼樣的兵教頭?他給出了答案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段江山 聶極鴻責任編輯︰喬夢
2017-05-10 04:01

任重事艱 勇敢擔當

在部隊待得越久,這種感情越強烈,就越忍不住去操心、去琢磨。

“趙彥俊是個急性子。”一營營長朱濤說,“他看到哪個人訓練有問題,比誰都急。”

2003年,全軍舉行特種兵比武,趙彥俊和幾名戰友代表原北京軍區出征。

一摸底,他們發現,潛水課目是最大短板。這把趙彥俊給急壞了。

賽前集訓,他背上氧氣罐,抱塊大石頭,一頭扎進深海。一直潛到“腦袋快炸”的深度,他才丟掉石頭上浮……

趙彥俊的莽撞受到了嚴厲批評,但他這股拼勁徹底點燃了戰友們的斗志。在潛水課目上,他們奮起直追,最終奪得全軍第二的成績。

這種急性子其實是源自骨子里的責任感。趙彥俊說︰“在部隊待得越久,這種感情越強烈,就越忍不住去操心、去琢磨。”

作為傘訓骨干,他時刻準備為戰友挺身而出。

2010年,趙彥俊和戰友在內蒙古參加演習。當時的氣象條件非常惡劣。他急匆匆地找到負責傘降課目的教員︰為避免訓練傷,應引導傘降官兵逆風落地。

“瞎改!”教員當即駁回。因為傘訓教材中明確規定必須順風落地,禁止逆風落地。

但趙彥俊不屈不撓。他分析說,教材中的安全規範是針對營以上規模的大型密集傘降行動,而特戰小組的零散傘降行動不必墨守成規。他拿來紙筆,通過一系列運算和圖示,論證了逆風落地的可行性。

演習戰機稍縱即逝。趙彥俊拍著胸膛說︰“相信我,逆風落地能行!”

最終,教員采納了建議。立下軍令狀的趙彥俊第一個試跳,驗證了逆風落地的優勢。

事後統計,在當時的氣象條件下,逆風落地確保了傘降官兵零損傷。其他采取順風落地方式的傘降單位,均出現了受傷現象。

如今,根據天氣條件和任務特點,靈活采取順風落地和逆風落地的詳細規範,已經被寫進旅《傘降手冊》。

在宿舍,趙彥俊從櫃子里捧出兩大夾子教案。這些年,他編寫的教案摞起來有一打厚,單傘降教案就有20多份,還有潛水教案、操舟教案、戰斗射擊教案等。

他把這些教案資料視為壓箱底的“寶貝”。手里摩挲著這些“寶貝”,他一臉凝重地說︰“將來到了不得不離開的那一天,一定把這些‘寶貝’交給放心的人。”

人生得失 唯有心知

無論多大壓力,只要憑良心干工作,總是不會錯的。

在趙彥俊黑瘦的臉上,有一道疤從右眼角直劈下來,到右鼻孔才停住。

那是十多年前的一次傘降留下的。那次,突遇氣流擾動,他飄出降落場,落在一棵樹上。一根樹枝從他的右臉劃過,差點刺破眼球。

直到休假探家時,實在瞞不住了,趙彥俊才告訴妻子這件事。“說了她又擔心,何必呢?”他說。

相互“隱瞞”似乎成了他們夫妻之間獨有的默契。

由于長期背著孩子干農活做家務,王玲跟當特種兵的丈夫一樣,患了腰椎間盤突出和腰肌勞損。

這些事,王玲從不提起︰“當時隔那麼遠,說了他也只是干著急。”

異地分居的苦楚,全在夫妻這善意的“隱瞞”中。

在戰場上,趙彥俊是硬漢。可是,家一直是他心里最柔軟的地方。多少個失眠夜,他都在想自己那個溫暖的小家。

轉為三級軍士長後,趙彥俊開始為實現全家團聚的目標而奔走。這位被戰友稱為“兵王”的特種兵,記不清有多少次低聲下氣地求人。

為了把兒子的學籍轉到駐地小學,他利用有限的休假時間,在駐地和老家之間來回奔波,開具了一大摞證明材料,但兒子入學依然無望。

面對妻兒的無助,趙彥俊想找個地縫鑽進去︰“我總說自己是戰天斗地的特種兵,但那種時候,我覺得自己特別渺小。”

準備送妻兒回老家時,趙彥俊突然接到雙擁辦的電話,說學校有了著落。他高興地一把將妻兒擁進懷里。

後來他才知道,旅領導為了他兒子轉學的事親自出面協調,才把手續辦下來。

2016年夏天,趙彥俊四處借錢,終于湊夠了首付,在駐地買了一套小戶型二手房。全家這才算暫時安定下來。但買房的欠款,是趙彥俊心里的一塊石頭。

還房款並非沒有捷徑。一家企業的老板就曾以高薪為條件,邀請趙彥俊擔任保鏢,被他婉拒了。

“做人要憑良心。”他算了一筆賬︰入伍20年,在部隊從沒求過人,全靠組織的培養和信任,5次士官選晉都順利通過,還學了一身硬本領。

他掰著手指說︰“部隊從未虧待過我,無論多大壓力,只要憑良心干工作,總是不會錯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