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響箭”特種部隊女兵︰對面的男孩兒不敢來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責任編輯︰姚遠
2017-05-10 00:08

在軍營中有這樣一群年輕人,他們與別人有著不一樣的青春寫照︰在烈日下流汗,在草地上匍匐,在山路上負重,在彈雨中穿梭……他們的青春或許不夠多彩,但絕對出彩;或許不夠安逸,但絕對安心。

5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考察中國政法大學時說,立志是一切開始的前提,青年要立志做大事,不要立志做大官。投身軍營,報效祖國,就是年輕人應當立志追求的大事。作為新一代的有志青年,能在自己最美好的年華穿上最迷人的軍裝,為自己的青春刻下難以磨滅的印記,多年之後,再回首,當會覺得不枉此生。

在征兵宣傳火熱進行之際,讓我們走進中部戰區陸軍某特戰旅——代號“響箭”的特種部隊,看一看這里的年輕人是怎樣度過他們的青春年華。

征兵宣傳季,走進“響箭”特種部隊去感受——

軍營中別樣的青春

特戰隊員全副武裝參加“誰是終極英雄”PK大賽。閆星星攝

“響箭”人生︰要當就當最“狠”的兵

■中國國防報記者 張筱悅 魯文帝

“這是個進得來、出不去的地兒。”如今說起這句話,榮軍都不禁發笑。

11年前在“響箭”服役的榮軍因表現優異被送去學車,回來後卻被重新分配到了一個保障部門,與之前相比這是一個相對“舒服”的崗位,但他卻心有不舍。“那時候,看著原來的戰友們打拼、訓練,就覺得眼楮發熱,羨慕得不得了。”後來,實在按捺不住內心的期待,榮軍壯起膽子找到以前的連長,表達了自己想要回來的願望。讓他沒想到的是,上級得知他的意願後很順利地就安排他回來。他百思不得其解,戰友的一句玩笑話點破了他︰“你傻啊,一般人怕苦,躲都來不及,你卻主動送上門,上級當然答應了。”沒想到這一呆,榮軍就再也舍不得離開。

像榮軍這樣“傻”的人在這里還有很多。女子特戰連六班班長周琴,21歲時來到“響箭”部隊。當時,她從其他部隊通過選拔來到這里。回憶起剛來時的情景,周琴告訴記者︰“當時我們一起來的有9個人,被一輛車拉進大院,行進至大門口時就感覺和我們原來呆過的部隊不一樣,莊重、威嚴,隱隱覺得有些‘恐怖’。”然而,接下來的訓練真應了周琴的感覺。強度大,訓練苦,幾天下來,這些“新兵”已經感受到了壓力。“下樓的時候腿都是抖的,而且不能打彎,必須扶著扶手倒著往下走。”周琴說著,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腿。除了高強度的訓練,身為女兵的她們還時常和男兵進行切磋比試。“切磋時他們會讓著你們嗎?”“從來不會。”說完,周琴笑了。當問及這麼苦為什麼還要留下時,這個個子不高長相樸實的小姑娘卻說,“當時就想,既然來當兵,就要當最狠的兵。”

特種兵的“狠”除了因為苦,還有危險。三營營長于志學在帶新兵訓練時就有過這樣一次經歷。當時,他帶領的新兵進行手榴彈投擲訓練,由于緊張,新兵何闖握著手榴彈的手一直在抖。“看他這麼緊張,我就擔心會出事,所以開始警覺起來。”果然,不出于志學所料,他眼看著何闖握著手榴彈的手揮了出去,但手榴彈卻垂直落下,在腳下冒起一縷煙。說時遲那時快,于志學抱起何闖撲倒在旁邊的沙坑里,剛倒下,手榴彈就在身旁炸開了。起身後,何闖驚得說不出話來。“你知道你的手榴彈沒扔出去嗎?”對方沒有說話,搖了搖頭。于志學見狀,拍了拍他,“沒事,再投一次。”事後回憶起此次經歷,于志學說︰“我當時必須要讓他再投一次,不然的話這事就會給他留下心理陰影,可能以後他都不敢再踫手榴彈了。”

特種兵一直是軍隊里的尖兵,除了過硬的身體素質還要有強大的毅力,在別人眼里他們似乎無所不能。“但其實,他們也只是孩子,和其他同齡的年輕人一樣,愛說,愛笑,會累,會怕。”說起自己帶過的兵于志學打開了話匣子,“有一天晚上,在他們睡著後我去察看,就見一個新兵緊緊抱著被子,喊著夢話︰‘班長救我,救我!’我當時就笑了,這小子,他是把抱著的被子當傘包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