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走紅”的《軍營演說家》究竟能走多遠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彭田 李曉杰 等責任編輯︰喬夢
2017-05-19 04:11

用官兵自己的故事 引發心靈共鳴

■彭田

幼兒園老師在教育小朋友們要不爭、謙讓時,他們不會反復跟小朋友講生澀的大道理,而是輔以繪聲繪色的“小黑羊小白羊過獨木橋”“孔融讓梨”等故事,但往往是這些富有趣味、淺顯易懂的小故事,會深深地烙在小朋友的腦海里。

不論年齡怎麼增長,人都是愛听故事的,部隊官兵也不例外。而把官兵思想政治教育和講故事結合起來,其實一直是我軍的好傳統。在解放戰爭年代,我軍員額大幅擴充,大量新戰士急需提高思想覺悟,但現實是一沒有足夠的政治工作干部,二沒有坐下來好好講課的條件。于是在戰斗之余,我軍普通官兵走上“講台”,結合自身和家庭經歷,控訴舊社會之苦,在講述中堅定投身革命的意志,引發戰友們的思考與共鳴。

曾幾何時,灌輸式的教育成了部隊教育的主流,思想政治教育也漸漸被貼上晦澀、千篇一律的標簽。要改變現狀首先要摒棄老套路,思想政治教育不是政治工作干部一個人的事,同樣需要發動群眾、依靠群眾,讓官兵們參與進來當主角,充分發揮他們自我教育、相互教育的作用。

昔有“訴苦運動”立志,今有《軍營演說家》明理。南部戰區陸軍某旅舉辦的《軍營演說家》只是一個載體、一種形式,它為我們提供了一種改變教育的形式。但不論我們要用什麼載體去求變,成功的要訣都一樣——講好官兵故事,引發心靈共鳴。

 

演講節選

月薪多少,你才會為國而戰

■財務科助理員 程茂森

隨著改革的深入推進,“漲不漲工資”也成了大家關注的話題之一,也不斷有人咨詢,當然,我的回答有點千篇一律︰“確實不知情。”

在我看來,漲不漲工資沒有必要掛在嘴邊,工資待遇好了,肯定是好事,但要是工資不漲,我們就不好好工作了?那麼,問題就來了——月薪多少,你才會為國而戰?

被問及這個問題,戰友們的回答出乎意料,有的說:真到那一天,先上了再說;有的說:這算什麼問題;有的說:就是不給錢也得上啊;最後有個戰友精闢總結:天空飄來5個字,不是錢的事。

朱日和演兵場上,大晚上吃著黃沙拌飯,穿著一個月沒洗的衣服窩在單兵帳篷,突然一聲槍響,大家嗷嗷叫著就沖出去抓“藍軍”了。抗震救災現場,余震不斷、險情連連,大家隨時都有生命危險,但仍然不眠不休奮戰一線,每救出一名幸存者,都欣喜若狂。國際競賽場上,我們的隊員不顧身體傷痛的折磨、魔鬼訓練的煎熬,敢于亮劍,為國家和軍隊爭得了榮譽。

在任務面前、責任面前、榮譽面前,我們當代軍人從來沒有提過任何一個與錢有關的字眼。為國而戰,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因為我們守護的是身後的家人,守護的是自己的祖國,守護的是心中的信仰,我們有責任、有義務、有使命。當戰爭來臨,我們都會毫不猶豫做到若有戰,必沖鋒!為國而戰,我們永遠在路上!

談一談軍人血性

■一營教導員 連瑤

王建川生前是我營步兵三連戰士,關于他,大家印象最深的是血性,對于細節卻知之不深。今天我想帶大家一起走近王建川,談一談如何做一名血性軍人。 

前不久,幾名參戰老兵回營連看望,一位負過戰傷的老兵在王建川烈士遺像前駐足良久,他回憶︰“王建川當時是一個有點內向、甚至是不太顯眼的新兵,但是訓練非常刻苦,到了戰場上顯出了旺盛斗志。”是啊,軍人的血性不僅體現在戰場上臨危不懼,始終保持沖鋒姿態和慷慨激昂、視死如歸的戰斗精神,更來源于訓練場上“掉皮掉肉不掉隊,流血流汗不流淚”的訓練激情。 

對于血性,最直接的感受就是勇猛頑強、奮戰沙場。我營步兵一連中士代全銀,在朱日和演習場上,戰斗動作果敢剛毅,在班里“存活”時間最長,還“擊斃”5名藍軍士兵,被導演部點名表揚。血性不僅于此,堅定的信念、堅強的毅力也必不可少。我營步兵三連下士胡濤,他在參加紀念抗戰勝利大閱兵期間,再苦再難再累也不言放棄,最終昂首闊步走過天安門,光榮接受祖國和人民的檢閱。 

戰友們,也許現在的你默默無聞,也許你訓練很苦很累,但這正是使命、職責對軍人的考驗。血性到底是什麼?我認為最通俗的解釋是︰你能做到,我也能做到;你干得好、我要干得更好;你能力素質強,我比你還要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