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走心中的“孫連成”,喚醒內心的“李達康”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凌濤 張賀銘 武元晉責任編輯︰喬夢
2017-05-19 03:09

當前,“脖子以下”改革正在逐步推進,不少部隊正處在改革轉隸的過程中。“刀鋒”逐漸深入,“痛感”更加具體,宏大的改革敘事,正在落筆為“你我他”的一個個具體故事。

今天我們聆听這些故事,記錄這些故事,觸摸到的是時代大切面中的小微粒,盡管不起眼,卻依然折射著情感的溫度,蘊含著撥動心弦的力量。

多年以後我們再回首,會因為這些“你我他”的故事,而對當前這場恢宏的改革產生更加真切的理解和感受。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關注“脖子以下”改革一線見聞•轉隸中的你我他︰

回想昨天的改革,第15批赴黎巴嫩維和部隊2名老兵——

挺過同樣的陣痛迎來新生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凌濤

當真是湊巧,第15批赴黎巴嫩維和部隊建築工兵分隊政工副分隊長、南部戰區陸軍某工兵團政治處主任陳銀波萬萬沒想到,這次維和竟然踫上了一位老戰友——分隊電器維修技師、四級軍士長焦五龍,14年前他們都在炮兵某師當兵,經歷過同一段“改革陣痛”。

“真沒想到在這兒踫上了。”兩人猶如失散多年、重新相聚的親人一樣喜悅。2003年,曾立下赫赫戰功的某炮兵師奉命精簡整編為某炮兵旅,大部分單位將要重組、轉隸、移防,大部分官兵面臨分流、轉崗、復退。

“那時真覺得天都要塌了。”陳銀波說,當時他才是畢業不到一年的排長,正做著美好的“院校夢”︰一所學院面向部隊公開選拔10名基層干部回校任教,他以優異成績通過層層篩選。然而在等待調令的過程中,隨著改革步伐的到來,全師干部的調整都凍結了。

陳銀波沒想到,“進不了城”不說,自己還可能“下更遠的鄉”︰據說大部分人要分流去新組建的邊防部隊,方圓幾十公里前不挨村、後不著店。為此,他緊急采購了一大批襪子、蚊香、電池等“戰略儲備”,做了“最壞的打算”。

提起往事,焦五龍也是感慨萬千。“那會兒我急得直哭鼻子。”他哈哈笑著說,當時他入伍一年多,順利通過全營炮長專業考核,當上了班長,是單位重點培養的苗子。听說連隊要被拆散成好幾塊,所在班要分流到某工兵團,他一連幾個晚上失眠︰這雙操慣了火炮的手,咋玩得轉那把陌生的工兵鍬啊?

14年前的改革仿佛還在昨天,現在的改革已近在眼前。該分隊以南部戰區陸軍某工兵團為主體、從多支部隊抽調人員組建而成。盡管遠離祖國,但大家都清楚軍隊“脖子以下”改革這把“刀”已經揮刀出鞘,勢必影響個人進退走留。

“沒有蛻變,何談新生?軍改肯定會帶來單位升降、崗位取舍、個人去留等陣痛,但我們與其躊躇不前,不如調整心態、主動適應。”陳銀波的話是有感而發,當初在“改革陣痛”中備受煎熬的他轉隸到某工兵團後,很快融入新單位,先後在十幾個崗位歷練,多次參加重大軍事行動,榮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2次。而焦五龍也“另起爐灶”學起通信維修專業,幾年下來成為維修“大拿”,先後6次走出國門執行維和任務。

“挺過陣痛,迎接軍旅下一個花季。”焦五龍越听越興奮,忍不住和陳銀波擊了一下掌。“說得好,咱們應該把這心里話和分隊官兵也好好嘮一嘮,讓大家認識到改革只會越改越好。”陳銀波說著,與昔日戰友並肩走向會場,準備馬上組織一場“投身改革大考、建功維和戰場”專題教育活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