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兵唱搖滾,飆出軍營時尚style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湯文元 等責任編輯︰喬夢
2017-05-26 04:13

南疆戈壁,夕陽灑金。一個半米多高的沙土坡上,幾位年輕人超高的飆音,引來一群官兵火山噴發般的吶喊。

這吶喊源自一場簡陋至極的演出——台上,沒有聚光燈,沒有舞美特效,幾件樂器縮成一團,沙啞滄桑的歌聲穿過老舊的音箱直鑽人心;台下,沒有坐椅,沒有喝彩的道具,沙礫和塵土在風的攪動下,直往人臉上拍。

2017年3月25日,陸軍某特戰旅“利刃”樂隊迎來了他們的第20場演出。

像往常一樣,代濤一屁股坐在架子鼓前,腳踩踏板,深吸了口氣,突然一聲尖叫,雙手猛地向下一敲,電音和歌聲在空氣中瞬間交織踫撞,激情四射、忽近忽遠……

從第一次登台演出開始,代濤已經對這樣的角色轉換駕輕就熟︰台上,他是被粉絲簇擁的樂隊鼓手;台下,他是一名血性十足的特種兵。

在這個旅,像代濤一樣,擁有類似雙重身份的還有6個人。4年前,一支軍營搖滾樂隊把他們撮合在了一起。

當搖滾遇上特種兵,他們之間會擦出怎樣的火花?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帶來的報道︰

當搖滾遇上特種兵

■湯文元

搖滾來了

劉博是樂隊的創始人,直到現在,他依然覺得當年幸福來得太突然。

從初中開始痴迷搖滾,劉博夢想著有一天把自己的作品唱給別人听。2011年軍校畢業來到陸軍某特戰旅,劉博發現,特種兵的生活根本不像影視劇中表現的那樣豐富多彩,“業余生活單調得像張白紙”。

劉博打算制造點動靜。他背著吉他到各個連隊游說,招募樂手試圖組建樂隊。然而,劉博就像個急切要把自己嫁出去的姑娘,盡管誠意滿滿,卻遲遲難覓佳偶。

一年多以後,軍營生活的磨礪讓劉博漸漸有了特種兵的性格——膽子大了,臉皮厚了。“與其扭扭捏捏,不如直白露骨。”劉博心中那團火苗又燃了起來。這一次,他打算豁出去。

2012年冬的一個周末黃昏,寧靜的營區被一聲高亢滄桑的歌聲打破。營院中心,劉博正彈琴獨唱他創作的軍營搖滾《淬火》。他閉著眼昂著頭,手中的撥片亂舞,琴弦在他指下像迸出了火花。被他的歌聲和夸張的動作吸引,有人打開窗戶探出頭,有人走出房間向聲源靠攏,不一會兒他的身邊圍滿了觀眾。

“像有股熱流從心底直躥出腦門,想沖上去和他一起唱。”3個渴望聚光燈的年輕人像是對暗號一樣,小心翼翼地伸出食指和小拇指,做出“金屬禮”的手勢時,劉博知道,這一聲吼真的讓夢想呱呱墜地了。

于是,四營下士宋超成了貝司手,二營中士代濤成了鼓手,二營文書杜颯成了鍵盤手。樂隊有了雛形,後來又陸續吸納了3名樂手。在2013年迎新春晚會上,他們登台首秀,用原創作品《勇往直前》宣告︰搖滾來了。

南疆戈壁,陸軍某特戰旅“利刃”樂隊的出現,讓一群特種兵與搖滾不期而遇。對于樂隊成員來說,他們已經對這樣的角色轉換駕輕就熟︰台上,他們是被粉絲簇擁的搖滾“明星”;台下,他們是為戰而生的特種兵。林燦攝

搖滾給特種兵帶來了什麼

“如果堅持有顏色,那它一定是紅色;如果信念有顏色,那它一定是紅色;如果尊嚴有顏色,那它一定是紅色……”

肌肉撕裂那一刻,班長李志超永遠忘不了這幾句歌詞在頭頂縈繞回旋的痛快感覺。

2015年的夏天,部隊開展極限體能大比武,李志超帶領的無人機隊尖刀班沖到最後一關——泥地推車。體能透支加上酷暑高溫,年齡偏大的李志超早已超負荷運轉,每一次發力都在突破著身體的極限。 

他是班長,不能倒下。李志超把迷彩帽塞到嘴里,咬著牙把雙手抵在車後門上。臉上的青筋、眼里的血絲和渾身的汗水,不全力堅持下一秒他就可能倒下。車每向前一米,這幾句歌詞在他心里就吼叫了四五遍。

受鼓舞的不只李志超一人。那年冬天,“利刃”樂隊的歌聲像勝利的沖鋒號一樣從未停息——在零下40多攝氏度的戰壕里,在海拔近5000米的陣地上,在呼嘯顫抖的直升機中,那些吼叫起來讓人熱血上涌的搖滾歌詞,就像開足馬力的馬達一樣,讓該特戰旅官兵們的胸膛充滿著拼搏的引擎聲。 

那時部隊赴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駐訓,上級文工團到駐地演出。專業歌手李樂在演唱《青藏高原》時邀請“利刃”樂隊同唱,鍵盤手杜颯飆起了高音,指著身後的玉珠峰扯著嗓子唱“那就是青藏高原”。當時部隊即將打響演習收官之戰,官兵們心氣正高,竟齊刷刷站起來跟著杜颯一起喊,千人齊聲好像千軍萬馬呼嘯奔騰。

“突然感覺雪山在顫抖,還沒來得及看個究竟,就被身後襲來的聲浪推了出去。”李樂說,只有置身現場,你才會相信,一句歌詞竟有如此強大的能量。

“眼神干巴巴,動作羞答答。”長期觀察官兵體能訓練的參謀長楊磊注意到,進入訓練疲勞期的官兵提不起干勁兒,除了缺乏科學組訓,還與環境氛圍單調有關。為此,他請“利刃”樂隊制作了一套訓練配樂,沒想到一下子點燃了官兵的激情。

當營院上空回蕩著“練不垮的叫許三多,跑不死的叫特種兵”“把懦弱和眼淚槍斃在五公里起點,要麼堅強、要麼滾開”這些自帶“燃點”的歌詞,官兵們就像“打了雞血”,沖向體能訓練場“嗷嗷”叫著鉚足了勁挑戰自我。

“如果衛星能夠探測到腦電波,那麼體能訓練時段這個營區的上空一定會有一塊紅色熱圖。”當了4年廣播員的張樹榆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