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有態度的軍工廠!造防空導彈拿手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賴瑜鴻 李振剛 陳艷娜責任編輯︰康哲
2017-06-16 03:06

近年來,我國單兵便攜式防空導彈發展迅速,憑借穩定的技術性能和優異的實戰表現,在國際上受到廣泛關注。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某總體總裝廠,是國內主要生產單兵便攜式防空導彈的軍工企業之一。跟著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一起走訪這座軍工廠,探尋新型防空導彈一飛沖天背後不為人知的研制歷程。

“利劍”出鞘 一“劍”封喉

——看一家有態度的企業如何打造共和國防空導彈

■解放軍報記者 賴瑜鴻 通訊員 李振剛 陳艷娜

造中國最好的單兵防空導彈

2002年8月的一天,車臣地區,起飛不久的俄羅斯米-26直升機成了活靶子,被武裝分子發射的一枚導彈突然命中,墜毀後迅速變成巨大的火球,120多名俄軍士兵喪生。這枚威力巨大的導彈,正是SA-7單兵便攜式防空導彈。多場局部戰爭表明,集體積小、重量輕、隱蔽性好等優點于一身的單兵便攜式防空導彈,已成為打擊低空飛行目標的有效武器。

近年來,我國單兵便攜式防空導彈發展迅速,憑借穩定的技術性能和優異的實戰表現,在國際上受到廣泛關注。去年8月,在俄羅斯舉辦的“國際軍事比賽-2016”中,中國代表隊使用國產某新型便攜式防空導彈奪得7個參賽國中綜合總評第二名的好成績。

中國航天科工集團某總體總裝廠,是國內主要生產單兵便攜式防空導彈的軍工企業之一。近日,記者走訪這座軍工廠,探尋新型防空導彈一飛沖天背後不為人知的研制歷程。

跨代研制,第三代產品“應運而生”

形態各異的導彈樣品、分門別類的影像圖片、精彩翔實的資料介紹……在該廠的展覽館內,記者有幸見到了我國單兵便攜式防空導彈的“大家族”。

“單兵便攜式防空導彈自誕生以來,已經發展了三代。”廠長唐衛國介紹,目前他們生產的導彈屬于最新的第三代產品。然而,在歷代防空導彈展示區里,記者卻沒有發現第二代產品的蹤影。“由于第一代產品落後于國外同行,第一代產品停產後我們直接跨代研制出第三代。”唐衛國解釋說。

“相比前期產品,第三代的主要特點是具備了抗紅外誘餌干擾能力。”唐衛國說,他們研制的國產單兵便攜式防空導彈采用先進的抗干擾技術,能有效對抗多個紅外干擾物。

听完唐廠長的介紹,記者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近距離感受它的風采。穿戴好防靜電服和鞋帽,記者來到了部裝車間制導艙試驗室,只見導引頭綜合測試平台在高速運轉,發出刺耳的聲響。導引頭,正在模擬各種復雜條件下對“目標”進行跟蹤捕獲。

“這是我們自主研發的綜合測試平台,能夠有效提高防空導彈的精確制導能力。”唐衛國解釋說,它能模擬復雜的強干擾戰場環境,檢驗導彈的抗干擾和打擊摧毀能力,確保導引頭各項性能參數達標。

跨代研制,說起來輕松,做起來很艱難。回想第三代產品攻關的艱苦歲月,負責產品工藝設計的副總工程師顏松(化名)談起了某關鍵部件尾線設計制造的一段經歷——

尾線是防空導彈捕獲目標和實施攻擊的信息通道。從外觀上看,就是幾根超細的金屬線,而細細觀察會發現,尾線都裹著一層薄薄的“外衣”,他們稱之為“尾線穿衣”,目的是實現信息傳輸的及時、穩定和準確。因此“外衣”的材質,必須滿足“既要細,又要結實;既要抗高溫,又要耐低溫”等諸多苛刻條件。顏松和同事們根據設計要求,經過反復測試,選定了新疆的紗和重慶的棉。為了讓新疆的紗“貼身”穿在發絲般細的金屬線上,讓重慶的棉裹緊尾線整體,達到緊致密閉的效果,他們艱苦攻關,最終成功研究出恰當的方法。

“武器裝備的核心技術是買不來的,唯一途徑就是自主創新。”顏松坦言,航天科工人身上都有一股不服輸的精神,經過十多年的艱苦攻關,他們相繼攻克了跨代研制過程中諸多技術難題,第三代單兵便攜式防空導彈一次性通過試驗檢驗。隨後,該型防空導彈裝備陸軍部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