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來人”告訴你,守土護疆是怎樣一種體驗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高杰 王雪振 張濤 等責任編輯︰康哲
2017-06-24 03:19

當不少即將走出“象牙塔”的軍校生和國防生還在對未來的工作崗位茫然彷徨時,身邊的一些同學已經鄭重地寫下志願戍邊申請書,去邊防哨所,去高山海島,去大漠雪嶺,體悟對“軍人”二字最直白又最純粹的理解,一展精忠報國、守土護疆的從軍壯志。這究竟會是一種怎樣的淬煉?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且听三位大學畢業後志願戍邊、扎根基層的“過來人”袒露心聲——

設計︰胡亞軍

在離天更近的地方,做頂天立地的軍人

邊疆雖遠,距理想很近

■新疆軍區某團裝步一營副營長 李高杰 口述 王雪振 張濤 整理

我的大學同學在微信群里一直互動得很頻繁,可任大家聊得再熱鬧,我還是一如既往地“潛水”。因為我知道,一旦我在群里“冒泡”,一定會引來同學們問長問短,大家都想知道當年那個另類的同學現在過得怎麼樣。

“大家都在想著如何出國鍍金、掙錢養家,你卻去當了兵,一次不行還要去第二次,真是‘神’一樣的存在!”同學們對我兩次入伍的評價,我記憶猶新。

我明白,這種“過譽”甚或揶揄的背後,其實更多的是不解。畢竟,當年我從農村剛跳進清華大學土木工程系的“龍門”,卻在入學兩個月後“頭腦一熱”,在校園里的征兵咨詢台前報名參了軍。當了兩年兵回來繼續學業,我又在大四那年申請特批成為一名國防生,並在畢業後志願戍邊,來到了喀喇昆侖山下的軍營。這其中的任何一段經歷,對于正常人來說,都絕不“正常”。

可我從沒覺得自己和常人有何不同。如果有,可能就是我身上多了些理想主義、多了點男兒熱血。再或者,還有父母對我的信任。也許是考上清華大學前,學習成績優異的我從沒有偏離他們眼中正確的人生航向,父母一直都支持我的選擇,即便是剛上大學後第一次報名參軍,負責征兵的干部怕我後悔讓我問問父母的意見時,電話那頭的父母也一致同意。

“兩年後就回來了。”父母那時可能也認為我只是想體驗一下當兵的感覺,沒想到我是“一入軍門情似海”。

第一次入伍時,我在駐天津武警某部偵察連服役,班長看我是大學生,有意鍛煉我,五公里必須跑第一,內務標準比別人高一個檔次……兩年里,我入了黨,被評為“優秀士兵”,榮立一次三等功。退伍那天,班長抱著我說︰“你是我帶過最好的兵。”而我早已哭得稀里嘩啦。

有位作家說過,一個人在一個地方生活、工作過,就把生命的一部分留在了那里。因而他的生命里,就有了那個地方的色彩。于我而言,那是份濃重又熱烈的綠色。重返清華園後,課業之余我先後擔任過學校奧運志願者軍訓負責人、新中國成立60周年慶典大學生方陣分隊長,但我還是覺得不夠味。眼看著身邊的同學都忙著考研、出國、找工作,我心之所系的,還是那個綠色軍營。當我把申請國防生並志願赴新疆的想法告訴父母時,父親沉默了,母親聲淚俱下地說︰“娃啊,這麼多部隊為啥一定要去新疆啊?以後離家這麼遠,可咋辦啊!”面對親友的勸說,我有些猶豫。

2010年暑假,我跟隨老師去高原調研,隨之主動聯系了新疆軍區某邊防團去參觀見習,一是想看看自己還能不能適應部隊,二是想了解一下邊防官兵的生活。

我來到了海拔5390米的天文點哨所。剛到哨所,一陣大風就把我的帽子吹掉了,我趕緊小跑著追帽子,等到把帽子追上的時候,我頓覺眼前發黑、胸悶氣短,頭疼得死去活來。後來我發現,邊防官兵工作生活的艱苦,遠遠超出我的想象,極寒缺氧、紫外線輻射……同時,我也深切感受到邊防一線對人才、對知識的渴求,感動于邊防官兵的忠誠堅守。

我覺得,自己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曾經,我把“一身轉戰三千里,一劍曾當百萬師”這句詩寫下來貼在飯卡上,以便能時不時去品味歷史深處古代邊塞軍人的豪情壯志;如今,這樣的機會就擺在自己面前,我可以親身去施展自己戍邊衛國的一腔抱負,這樣的生活才更有挑戰,這樣的人生才更有意義。

在眾人充滿疑惑的目光中,我放棄了保研和出國學習的機會,大學畢業後選擇重新穿上軍裝,也沒有按照部隊的安排去機關工作,而是來到赫赫有名的“進藏英雄先遣連”,成了一名基層排長。

到了英雄的連隊,就得有英雄的樣子。為了練好裝甲三大專業,我白天在40多攝氏度的裝甲車里練操作,晚上加班學習理論。經過不懈努力,我創造了單位新任職排長當年考取裝甲三大專業等級證書的紀錄,榮立個人三等功。2013年5月,由于軍事素質過硬,我被破格提拔為所在英雄連的第25任連長。

“人生下來應該做一個民族的脊梁,應該為這個民族撐起一片天空。”在回清華園和學弟學妹們交流時,我曾這樣總結過自己對人生的追求,我從沒覺得這是大話套話。如今,我已在駐地結婚生子。我想,自己的根是扎在這里了。腳下踩得更實,身板才能挺得更直,在這個離天更近的地方,我願為祖國撐起一片天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