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作家二月河︰讀一點書,讀吧!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二月河責任編輯︰劉航
2017-06-24 08:19

讀一點書,讀吧!

■二月河

這是我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得最多的話,因為是我自己走上創作道路感受最深的真實,所以大致都是順口飄出,不假思索,從來也沒有懷疑過它的正確性,只管說只管勸說而已。

但當讀者回問我一句“讀什麼書為好,有什麼樣具體的建議”這樣的話,我往往就打住了。

從我的實際感受而論,開卷有益。無論你讀什麼書,文學、史書、論述、小說、各種經典文論,只要你打開書往下細看,沒有哪本書是直接教人為非的,也沒有哪本書不教給你一些你不曾了解不甚知曉的知識。專門講異端邪說的也會在它的論述中告訴一些社會生活中我們不很明白的常識——我說的開卷有益,是說不論正確錯誤的書,但是你如能在讀書中始終把握好自己,一看就知道它在那里說什麼,哪些是對的,哪些話不可听用,哪些東西只是作者自說自話。任憑讀者采集使用,就不會為書中的異說怪論迷惑而走入歧路。

這樣說讀書還是有前提的,讀一本信一本,真的就墜入作者的創作圈套之中了。

我在少年時,讀到《萬法歸宗》《算命實易》《奇門遁甲詮釋》這些怪書,看到里邊說得花里胡哨,和我所過的現實生活距離遙遙,書中演算的推論“天干地支”所采用的方法就成了我注目的重點。有的書,比如說︰為人看相貌、批八字、相陰陽宅、人死批央之類的書,它的社會科學意義可以說是“沒有”。但它中間演論的“干支”學說對于我們閱讀正規史書有輔助作用,這就是它的“益”。讀過來,看到史書中有如類似之處也就明白了,不必在此處過于用功。年輕時曾閱讀過俞樾的《春在堂集》,里面也有些詩詞不為時人所知,“白楊春草三杯酒,天上人間兩處心。”別的東西我或許用不到,就這兩句詩就發人深省︰這也就是“益”。有的東西我在閱讀中始終也沒有弄明白。比如說︰講象數易經“算命”的,你一說你的出生年月,算命先生五指一輪,天干地支就出來了,到底他是怎樣算的?沒有書上教的公式,根本就看不懂,也就算了。我又不當算命先生,明白這些作甚?過些時還想再看看,那就再翻翻書,仍然不明白……我就原諒自己,這不是我應該懂的。曾國藩的得意弟子中過狀元,他都弄不明白,我何必?不了了之!

我們正經的師長,教我們讀《水滸傳》《三國演義》等等,長成人後閱讀《兒女英雄傳》全文,才明了文康在寫這部書時的真實想法是很陳腐的。管它呢,陳腐它陳腐去,《兒女英雄傳》的前十回還是很好的,就如《歧路燈》《蜃樓志》《江湖奇俠傳》這類書,內容盡管奇,或半部好半部不怎麼樣,讀一讀便開眼。書這樣寫,有點味道。這個味道便是你開卷的“益”,長了見識。

就這樣去讀,我覺得並沒有哪一位作者能把書寫得讓我鑽進去出不來。連《紅樓夢》我也是審視著閱讀,結合了乾隆朝的文化實際猜測它為何受到當時讀書階級的全力追捧。

讀得越多,思維便越全面越健康。更健康的人,就更不是某一種書的有害思維會把讀者輕易拉下水去了。

所以,我近來常說︰怎樣讀書?要讓青年們如同饑餓的羊到了草地上一樣貪婪地去閱讀,草地上的草,有的也有毒,貪婪地去吃也會把毒草吃進肚子里——不要緊,別的草還有的是解毒的呢!

我這輩子別的不敢吹牛,見過的讀書人不算少,見過的不讀書的人和別人差不多一樣多。讀書讀痴的人是有的,讀書讀成傻子的人一個也不曾見過。讀痴了的人是因為讀得太專,路子窄了,馬入窄巷是難回頭,放開眼走進去,巷子窄,從巷子那頭兒出去了的有的是。如果僅僅痴迷幾本書鑽牛角尖,就會誤了你的前程。如果放開了眼,你面前是一大片書的草原,怎麼會吃這種虧?我承認有一些很好的書會使人痴迷,就如《紅樓夢》是好書吧,讀進去痴了的,史書和現實中都有的。但“紅痴子”並不能算是壞人。有人引導讀書並不會變痴,更不會變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