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身後事,我們今天還應做什麼?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建偉 鄧慶穎 趙雷責任編輯︰劉航
2017-07-13 04:03

本周關注

“明天,又是喜志的生日了……”每年7月11日,何亮總是希望這一天長些、再長些,她是多麼不想面對明天啊。

2010年7月12日,是丈夫關喜志38歲生日。那天夜里,關喜志接到抗洪搶險命令匆匆離去前,笑著跟她說“等我回來”。沒想到,這一等竟是永別。17天後,關喜志犧牲在抗洪一線。

至今她清楚記得,最後一次給丈夫過生日的情景︰窗外蛙聲輕鳴,丈夫忙了一天後回到家屬院,推開門進來後,屋里亮起了生日蠟燭。她和女兒端出準備好的生日蛋糕,給了丈夫一個大大的驚喜。

“他平時工作忙,記不住自己的生日。”一想起這事,何亮忍不住淚落衣襟︰和丈夫一起這麼多年,倆人聚少離多,她只給丈夫過了4個生日。可丈夫特別關注自己的生日!從認識那天起,何亮每年生日都會得到關喜志的祝福。

何亮忘不了自己30歲生日那天,丈夫把親朋好友聚到一起,團團圓圓,有說有笑,熱熱鬧鬧地給她過了一個生日。如今每每想起那一幕,何亮還忍不住奢望︰要是自己能給丈夫這樣過一次生日,該多好啊!

英雄已矣!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心願,如今永遠不可能實現了。听到這,記者眼眶一熱,其實何止是生日,抗洪英雄關喜志犧牲6年後,他的身影在人們的記憶中已日漸模糊。

前些日子,看到新聞上紀念維和烈士申亮亮的報道,何亮不禁又想起了丈夫︰關喜志生前是申亮亮的老營長,倆人在一起摸爬滾打多年。申亮亮犧牲一年來,他的英雄事跡依然是媒體關注的熱點,互聯網上有關“申亮亮”的搜索已達47萬多條。何亮說,當年丈夫犧牲後的一段時間里,也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可隨著時光推移,已漸漸淡出人們的視野。

听了這話,記者不禁感慨萬千︰幾年後,申亮亮也會像關喜志一樣淡出大家的視野嗎?當“申亮亮”逐漸成為過去,烈士的親人能否持續被關注?烈士身後事,我們今天還應做什麼?請看今天《解放軍報》的報道。

再問英雄身後事

——關于部分軍烈屬生活現狀的調查與思考

■記者 劉建偉 通訊員 鄧慶穎 趙 雷

等“熱潮”一退,真的安靜下來時,生活卻變得有些苦澀

一手抱著女兒,一手拎著兩個摞起來的飯盒,伸頭看看前面排得長長的隊,何亮顧不得擦擦額頭上豆大的汗珠,一臉疲憊。

這些天流感肆虐,女兒高燒,她趕緊帶著女兒到某醫院就診。等她趕到急診,發現看病的人排成了長龍,半天也輪不到自己。

又渴又餓,抱著孩子的手漸漸酸麻……

本是生活中的瑣事,卻讓何亮感到特別無助。自從6年前丈夫關喜志在抗洪搶險中犧牲,她就感到一個女人持家特別不容易。就拿現在來說,母親因病在醫院打針,父親在一邊照顧,還等著自己送飯。摸著女兒的烈屬證,何亮不禁暗想︰要是能給烈士家屬單獨設立一個窗口就好了!

去年,女飛行員余旭犧牲後,余旭的父親面對接踵而至的采訪和慰問時說︰謝謝,你們別來了,我們現在就想安靜地生活。

這句話讓何亮五味雜陳——丈夫犧牲時,作為英雄的妻子,她要面對一撥又一撥記者采訪、一批又一批軍地領導慰問,還要跟隨事跡報告團作報告……那段時間,她也和余旭的家人一樣,最大的期盼就是︰想安安靜靜地生活。

可等“熱潮”一退,真的安靜下來時,生活卻變得有些苦澀︰一開始,小區的鄰居們都知道她丈夫是烈士,生活中遇到難事瑣事,大家都會搭把手。可自從她為了方便孩子上學搬家後,身邊就沒人知道她丈夫是抗洪烈士了。上班、買菜、洗衣、做飯、換煤氣、修家電、送小孩上學、照顧老人……沒人伸伸手,家庭的生活重擔,壓得她喘不過氣來,真想一個人掰成兩個用。

操勞催人老。好幾個老鄰居見到何亮都很驚訝︰咋才幾年的光景,她就老得那麼快?

國家公祭日前一天,吉林省政府邀請何亮去參加祭奠儀式,各級慰問又一次蜂擁而至。她忽然覺得,不引起關注,誰又能幫幫我這個烈屬呢?

其實不止何亮這樣想,在和其他烈士家屬交流時,不少人談到︰我們希望安靜生活不被過度打擾,更希望不要熱一陣冷一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