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軍功章的故事︰這輩子,沒白活!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胥得意 等責任編輯︰康哲
2017-08-13 01:09

每枚軍功章都寫滿軍人鮮為人知的故事。有舍生忘死的沖鋒,有英勇殺敵的威名,有保家衛國的功勛,還有殫精竭慮的思量……它綴滿英雄戰績,也閃耀軍人榮耀。

軍屬不易,軍人亦不易。他們總把常人難以忍受的忍受成了習慣,把百姓難以堅守的堅守成了尋常,又會在某一天,讓昔年的血火戰場沉寂于歲月長河,把過去的刀劍嘶鳴收斂于褪色照片。可那個寂靜無聲的夜,回想起那曾戴在胸前、鑄滿故事與榮耀的軍功章,他們仍可驕傲地對所有人說——

這輩子,沒白活。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家門

■胥得意

新軍裝上散發出的淡淡的樟腦球味,讓蘇玉林體會到了夢想成真的感覺。從此,他就要從河北省望都縣賈村鎮西新村這個小村莊出發,邁進人民軍隊的鋼鐵方陣中。夢想的實現,讓他分明听到了血管中血液奔流的聲音。

就在邁出家門的那一剎,蘇玉林回了頭。他的目光落在那斑駁的門框上,生生被刺出了絲絲縷縷的痛感。

那副門框的油漆早已脫落,框面上凹凸不平,一側的內口呈淺弧狀殘缺著,細一看去,被火燒過的痕跡還隱隱在目。自小時候對這副門框產生興趣開始,蘇玉林就知道了這座門與家里長輩們的諸多故事。

那年,日軍像幽靈一樣侵入了冀中平原。當時任村長的蘇玉林曾祖父把堅決抵抗的精神之火在村子里“點燃”之後,他人頭的價錢開始直線上升。一天,鬼子封鎖了村莊,他們的目的直接且殘忍——要蘇玉林曾祖父的命!群眾把蘇村長藏在了棉花垛里,而多疑的鬼子用刺刀瘋狂地刺向了那里。一刀,兩刀,三刀……刺刀扎進棉花凶狠的噗噗聲,伴隨著日本兵的詛咒,一直扎在大家提到嗓子眼的心上。200多刀之後,一身臭汗的日本鬼子敗興而去,而蘇玉林曾祖父卻神奇地毫發無損。這200多刀,從此挑破了一個中國普通村莊的沉默和任人宰割。

房屋在燃燒,柴垛在燃燒,熱血也在燃燒。蘇家大門雖歷經戰火卻未被摧垮、堅固如初。它已成為一種無聲的提醒,對所有蘇家人,包括蘇玉林︰“到什麼時候也不能忘卻曾經飽受的屈辱!”

在長白山腳下的軍營里,骨骼里充滿鈣質的蘇玉林,在靶場上盡情揮縱青春。在槍口與準星的延長線盡頭,是風中微微搖晃的靶牌,而透過那靶牌,蘇玉林卻能清晰看到家中那道硬挺挺的傷痕累累的門框。家鄉距離他遙遠,而那副門框卻在眼前。他的目光一遍遍在門框上交織,甚至想要訴說。蘇玉林渴望子彈上膛,他渴望听到子彈呼嘯,他甚至想要見到子彈在落點開出鮮艷的花朵。

2010年8月。還不是秋季,但可以收獲。在那個酷暑,蘇玉林收獲了一枚閃耀著光芒的軍功章。在吉林省軍區邊海防狙擊手比武中,蘇玉林用他手中的槍一舉奪得了第一名的桂冠。軍功章上面只有汗水的痕跡,沒有血染的風采。目光透過金屬質地的軍功章,蘇玉林似乎看到了軍功章背面的故事。很多戰友只知道他的付出,他的付出是汗水是堅忍,卻沒人知道他付出的目的。他想要讓軍功章的光芒閃亮曾祖父、爺爺,還有父親渴望他成長並強壯的眼楮。

胳膊上的傷疤像是疊加在一起的松樹皮,一層摞著一層,一塊連著一塊。就在傷疤記載著成長,成為粗糙的皮膚之上的圖騰之時,蘇玉林又走進了一片更為險峻的天地。

這次,是在茫茫草原之上的一次全軍特種兵比武。從6月進駐草原開始,等待蘇玉林的是一次與傷痛並行之旅。他右腳腳踝竟然連續出現了3次扭傷,青腫的腳腕楚楚可憐,而1年前爆裂的鎖骨也一直在隱隱作痛。傷痛相對于傷疤來講,不算什麼。蘇玉林覺得傷痛只是當下體會到的感覺,而那副門框上的傷疤卻是埋在蘇家人心底永久的痛感。

比武的日子里,有太陽時,不是艷陽高照而是驕陽似火。下雨時,不是陰雨霏霏而是暴雨如注。蘇玉林和隊友一舉奪得快速狙擊、搜索排爆科目和城市反恐作戰行動綜合3塊金牌,奪得反恐偵察、精確狙擊科目和狙擊戰斗行動綜合3塊銅牌。

一等功的軍功章比早些年前的更加光彩奪目。當蘇玉林把報喜的電話打回家中時才得知,在他摧城拔寨之時,爺爺卻已在彌留之際。母親告訴他,爺爺不讓我們通知你,說你不能分心走神。蘇玉林的心中有些酸楚,會分什麼心呢,從出生他的心就和蘇家人的心拴在一起呢,能走什麼神呢,幾代蘇家人走過來了,他們的神都聚在一件事上呢。

看著“最美邊防戰士”的獎杯和一等功獎章,蘇玉林好像看見爺爺正倚在家門里沖他微笑,爺爺拉過他的手,一遍遍地撫摸著那道傷疤依舊的門框……

蘇玉林知道,爺爺不在了,可家門還挺立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