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軍功章的故事︰這輩子,沒白活!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胥得意 等責任編輯︰康哲
2017-08-13 01:09

我的 也是你的

■羅肖寧

我家有兩枚三等功獎章,一枚是我的,一枚是顏哥的。

我常說這兩枚三等功獎章里有一枚半都是我的,顏哥不服氣,可他也無法反駁。原因無他,因為我的三等功是在認識他之前榮立的,而他的三等功卻是在認識我之後收獲的。

我和顏哥算得上是正兒八經的革命同志轉戀愛同盟︰相識于辦公室,相知于辦公室,相戀于辦公室,最後更是在工作崗位上修成正果轉正結婚。期間我倆之低調,甚至到結婚時支隊里還有許多戰友同志一臉懵懂︰“你倆啥時候就弄到扯證了?”

這也算是機緣巧合。那時,我和顏哥同時調入支隊宣傳股,加班熬夜是家常便飯。我們兩個適婚男女都沒空出去物色對象,數來數去相處時間最長的年輕異性也就剩彼此了,最後怎能不水到渠成?但對于這樣一個水到渠成的婚戀過程,說實話我還是有不滿的。你想啊,別人談戀愛是花前月下、你儂我儂,我倆卻是開會討論、相攜加班,連看電影吃飯的次數都屈指可數。這種戀愛實在是太過正直,正直得我都不好意思提出啥浪漫要求。

可另一方面,我又甚感欣慰。因為本來就是革命同志,我倆在婚戀過程中自然沒那麼多傷春悲秋和矯情別扭,反而是一心想著怎樣才能更好地讓大家認可我們的工作。

結婚之後,我因相關規定調離了宣傳崗位。雖然人已不在崗,但仍會時常和顏哥策劃報道題目、討論寫作手法。他加班時間遠比我多,照顧1歲多的閨女幾乎我都包圓兒了,辛勞程度在我看來實在不輸他的加班。顏哥工作起來就廢寢忘食,和他一起工作時我欣賞他的專注,但生活中我卻很是氣惱他的忘性大。他總會忘記告訴我他要加班,常常在閨女眼巴巴等他回家等了一兩個小時、我忍無可忍給他打電話時,他才會尷尬一笑表示自己又忘了請示匯報,讓人直恨得牙癢癢。但恨過之後,我很快就會釋然。誰讓我是個軍嫂,又是個軍人,理解萬歲!

讓我驕傲和欣慰的是,顏哥已經兩次被評為總隊“新聞報道先進個人”,因工作成績突出,很快榮立了三等功。

“怎麼都覺得我吃虧了。”說起那一枚半軍功章,顏哥總感覺煩惱。

“那你想怎麼樣?”我扭頭看他,表情無辜。

“這樣,以後我多抽出時間照顧閨女,你在崗位上努力工作,爭取再掙一枚軍功章也分我一半。”

“那敢情好啊!”我笑道。

這就是我們的生活,沒有太多的風花雪月和物質饋贈,卻同樣過得幸福快樂。我們為自己的軍人身份驕傲,為彼此獲得的榮譽自豪,也為能夠成為對方的堅強支柱感到無比榮幸。

借顏哥吉言,要是我真的能再次立功,那他就終于可以湊成一枚完整的軍功章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