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新排長遇到老班長︰別怕、別急、別躲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黃文忠 陳永庚 劉華責任編輯︰柳晨
2017-08-30 03:05

“我跟你說過幾次了,你怎麼還是不听,到底有沒有把我這個排長放在眼里!”當著全排戰士新排長範臣敬怒批老班長李強時,整個排房的空氣都凝固了。

話一出口,範臣敬胸中積壓已久的郁悶一下子釋放了,但他心頭馬上又涌上了莫名的慌張——因為他不知道下一秒會發生什麼︰自己的話是落地有聲還是被“懟”得稀碎。讓範臣敬尷尬的局面,所幸沒有出現。

那次沖突後,範臣敬先放下了面子,主動找李強談心,兩個人的關系漸漸“破冰”,進而恢復正常。

不久,單位組織教學法考核,範臣敬心里沒底。這時,李強二話沒說,帶著他手把手地苦練了三天,最終取得了全團第三名的好成績。

“老班長是新排長不可回避的存在,有時他是你成長之路的一個坎,有時是助你前進的一座橋。”範臣敬深有體會地說,理順和老班長的關系,自己才能在基層這片沃土不斷汲取養分、成長拔節。

在南部戰區陸軍某海防旅采訪曾經的“新排長”們,像範臣敬一樣,談起自己的“官之初”,故事中總是交織著與“老班長”們的種種經歷。當“新排長”遇到“老班長”,總能踫撞出激情四射的火花,這些火花可能會“灼傷”新排長的皮膚,但更多的卻是點燃了新排長的激情,照亮他們前行的路。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報道——

在青春的畫卷里,回過頭來看,有些“較量”其實也是一道可資回味的風景。圖為該旅機槍連排長楊超在訓練休息時跟班長掰手腕。 劉 華攝

當新排長遇到老班長

■黃文忠 陳永庚 劉 華

兩輛車在同一路段行駛,超車和交會處最易剮踫,新排長與老班長相處的道路上,也同樣有不少難以避開的沖突點

盧成當新排長時,一名老班長對他的一聲吼,至今猶在耳畔,每次想起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他軍校剛畢業那會兒,對排里的工作套路還沒摸清,一邊看一邊學,排里主要還是由一名老班長負責。一次,盧成臨機安排了幾名公差,事先沒有跟這名老班長通氣。老班長得知情況後,當著全排戰士的面質問盧成︰“排里到底是你管,還是我管?”

“當時我能說啥?我說我管的話,他一撂挑子,我那時還真管不好。”盧成事後說,經過這個事,自己的威信又降低了幾分。

“新排長想樹立威信,老班長也想彰顯作用,都無可厚非,但矛盾就會在這里產生。當前,多數新排長都是從校門到營門,在部隊管理、軍事素質、作風養成等方面與部隊要求存在一定差距,需要一個適應期。”該旅一位教導員說,就在這段適應期內,有的老班長缺乏耐心或是為了突出自己“地位”,會給新排長造成一些難堪,比如在訓練場上跟排長叫板等等。

采訪中,筆者發現,部分能力素質相對較強的新排長,能夠較快地接手排里的管理工作。但他們同樣會踫到不知如何管理老班長的難題。

“糾結,忒糾結。”一名排長坦言,最怕踫上“不太听招呼”的老班長。他們能力素質強、威信也高,管吧,容易引發沖突,不管吧,那排長的話誰還會听?說話間,這名排長的眉頭擰得像麻花一樣。

“還有一些看起來不激烈,但暗流洶涌的沖突也很窩心。”旅政治工作部干事李小亮說,他當新排長時是連黨支部的委員,一涉及到立功受獎、選派學習等問題要研究時,部分老班長就會側面敲打他,暗示要照顧自己排里的人,一旦沒有達成,就會被說成“胳膊肘往外拐”,排里的戰士也會受班長的影響,覺得跟著這樣的排長干沒意思。

“難啊,我們剛到一個新環境,既要對上留下好印象,又要對下處理好關系,真的沒那麼容易。”李小亮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